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嫁不出去(三五)

三五

(205)

吴邪是打算瞒着他张爷爷带着哑巴张跑路的。吴老狗跟他说的话,他来回分析了好几遍,总觉得有些漏洞,并没有全信。他半夜偷跑来找哑巴张,是打算直接拉了哑巴张离开,留胖子在杭州多拖几个小时的时间。

哑巴张一听这计划就摇头:“不行。”

吴邪:“为什么?张爷爷明显是有坑埋在前面,我们不绕过去,还非得走过去往下跳啊!其实给小哥你交个底,我已经得到了一张地图,上面坐标不多,有吉林、青海、广西……”

哑巴张这下脸色变了,他伸手抓住吴邪的胳膊,厉声问他:“你从哪里得来的!快毁掉!千万别让人发现!”

吴邪终于得意地笑起来,把哑巴张握着他手臂的手拿起来握住:“我一诈,你就都说了,果然这几个地方有问题。吉林已经去过了,你现在又要去青海,是不是从青海回来,你就要去广西?”

哑巴张沉默。

胖子在一边摸着下巴:“看不出来,小天真现在也能套出小哥的话了。这是小哥色令智昏了?”

 

(206)

吴邪最后还是得逞了,他拉着哑巴张从窗户翻出来,抬头就看见自己爷爷坐在三楼的窗台边,正好看到自己。吴邪对吴老狗笑了一下,然后比了个大拇指。

吴老狗就朝他挥了挥手。

这趟临时跑路那是比前面几次都要仓促,吴邪连睡衣都没换,打了车先去通宵营业的商场买衣服。哑巴张又被吴邪拉着去逛街,有了经验,而且深夜里人也稀少,比上一次自然很多。

吴邪选衣服很快,不过他有一点不好,就是喜欢一次买很多,最后还是哑巴张说时间不够,才堪堪停手。只给他自己和哑巴张各买了四身。

直接就在商场把衣服换了,然后拖着新买的拉杆箱直奔机场,坐最近离开杭州的航班离开。不管目的地如何,总之先离开杭州,之后再飞格尔木。

 

(207)

哑巴张在飞机升空稳定后借口去厕所,给黑瞎子打了电话。

黑瞎子大半夜被吵醒,非常烦躁,一出口先骂了两句,然后才问:“什么急事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

哑巴张:“吴邪似乎摸到那里了,你尽快安排人到格尔木来把我带走。”他说得是“把我带走”,就是要黑瞎子安排个黑锅给别人背。

黑瞎子和他合作这么多年,哪里还能不懂哑巴张的意思,嘲笑他:“这么怕媳妇儿生气?那你不这么干不就省事,何必呢。”

哑巴张:“我不做,就没人去做。张家这次想回来,你父亲也跟我说他很想你。”

黑瞎子呵呵一笑:“我爹就算了,回去也就是整天逼婚,不如在外边自在。行吧,那族长大人有没有背黑锅的人选?”

哑巴张正色道:“密斯特裘手下的人,那个叫阿宁的女人。”

黑瞎子:“又是她,哈哈哈哈,这女的真是可怜,一直被蒙在鼓里吃亏。好,我马上联系,具体时间我再具体通知你吧。”

 

(208)

霍玲和齐羽是认识哑巴张的,那是约莫二十年前的事。他们一群小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瞒着家里组了团去走一批货,结果是个陷阱,一群人全被包了饺子困在公海。当时如果没有哑巴张,老九门已经没了。也正是因为亲眼见识过哑巴张的厉害,才会对哑巴张非常忌惮。

作为一个艺术气息浓厚的女omega,霍玲曾经用“浴血麒麟”这个词来形容小哑巴张。那时还是个小少年的哑巴张,身量都没有完全长成,带着他们这一群人里还有几个成年人,手里拖了一把一米多长的黑金刀,一身都是血,也不知多少是他自己的多少是敌人的,遇见挡路的直接就是砍,那气势说得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霍玲中二时期还很是仰慕了一番。

不过此人杀气太重,霍玲长大成熟之后就知道自己啃不起这块硬骨头。

没想到居然被吴小邪拿下了。

霍玲捂着嘴笑,领着哑巴张和吴邪走去那个为他们准备好的单人病房:“先休息一下,等化验室换班的时候我们再去做化验,可不敢把我们小邪的事交给别人,玲姨亲自负责。”

吴邪拉着哑巴张嘻嘻哈哈地笑:“好啊好啊!谢谢玲姨!羽叔呢?怎么没看见?”

霍玲:“他啊,他听说你带对象过来,高兴得不得了,去给你联系馆子,准备等会儿带你们吃顿好的。”

 

(209)

吴邪跟着霍玲去缴费处打单,哑巴张一个人坐在病房,手机一响,马上就起身往医院外走,连行李都没拿。

齐羽正好从外面进来,和哑巴张碰了个面对面。他一看哑巴张这架势,就知道不是去买包烟而已,但是他也懒得出手拦,不过在擦肩而过时,似笑非笑说了一句:“就这么走,小邪呢?”

哑巴张停了一瞬,然后径自离开。

医院门外这时突然降下来一架直升机,阿宁从上面跳下来,直接跑过来把哑巴张绑了,就往机舱里拉。

这动静不让吴邪知道也不可能了。

 

(210)

吴邪站在医院大门口,从后腰掏出一把手枪,也不管会不会被旁人看见报警,枪口正对着阿宁:“放开他。”

阿宁把哑巴张挡在自己身前,谅吴邪也不敢开枪:“不是我不放人,这是我的工作,背后的老板要他,我也没有办法,小吴先生,回见。”说着往后一缩,就要关舱门起飞。

吴邪冷眼看着,突然跑进医院大楼,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霍玲的办公室。霍玲办公室正对着大街,他从办公室角落的柜子里取出一把轻式反坦克火箭筒,从窗口伸出去瞄准了直升机的螺旋桨。目前直升机的高度很低,反正这里就近就能抢救,吴邪有把握把哑巴张活着抢回来。

然而就在吴邪开炮的一瞬间,一只手挡在炮口。

吴邪转头,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衣,带了一个老式黑色蛤蟆墨镜的男人,那男人脸上挂着怪笑,说起话来也听着特别不正经。

“小嫂子,不用这么夸张吧,这么一炮打下去,医药费不说,飞机咱们赔不起啊。再说回来,小嫂子你手上这玩意儿怎么来的,这么屌,我看着都怕啊!”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吴邪能用的武器有手枪、反坦克火箭筒、大召唤术·闷油瓶救我#

#强调!本文不会死人!民那桑安心西路!#

评论 ( 41 )
热度 ( 264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