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咸鱼传(43)

(3)

那是一种音调很怪异的声音,具体形容,就好像是个学中文从不及格的老外在说话,也不清晰,非常飘,这让张富贵无法确定自己听到的就是正确的信息,说不好有关键词就断在了他听不见的那些停顿中。

张富贵尽量完整地转述自己听到的内容:“有山、大川于渊、极、流与北、海鳌、断、浪隐蛟吞……”

张起灵只自己听着,并没有告诉同船的人张富贵说了些什么,但后面几条船上的伙计都是边听边做了记录,以防漏掉或是遗忘。

“他说这声音的音调很奇怪,应该是古语,音调和现在大不一样,正常。”

“内容是说那个吧,看起来没错,但这是谁说的?总不能是山自己发出来的声音。”

“不会是张海客吧,他会古语。”

“可能性很小,...

咸鱼传(42)

(2)

好几年以前,张富贵辗转在南方沿海的几个大城市打工,也是见过海的。

海没什么稀奇,就是很大的水面,天晴的时候颜色浅点儿,阴雨的时候颜色深点儿。惯常的风大,空气中弥漫着又苦又腥又咸的复杂味道,大浪拍来声势浩荡,小浪就在岸上积一堆雪花样的沫子。

只不过,眼前的这片海非比寻常。

风是大的,天色阴沉无比,水色也被压得很暗,但就是没浪。可要知道,海是无风都要掀三尺浪的,完全没浪的话,绝对是有大问题。

目之所及的最远处,张富贵看见了区别与海水的颜色,形状很飘忽,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点儿像是船。而他听到的奇怪的声音,则是在不停的转换方向,让人难以确定声源方位。

张富贵心想,难不成是海王爷...

半熟(下)

(下)

闷油瓶失忆后,一切都结束了。

吴邪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说个实话,沿途的风景都是很美的,入夏之后草木繁茂,阳光也没有半点吝啬,但就是照不进吴邪心里。他还是怕,后怕得厉害,后脑勺阵阵发冷,指尖时不时就要颤动一下。

吴邪就想着,算啦,就这么算了吧,反正什么都没了。

如此过了几个月。

这期间,他又恢复成了那个在西湖畔开小店的小老板,白日里全是悠闲,除了出门看湖,就是进店看书,没有旁的事做。他将经历写成笔记,收纳在卧室床头的小柜里,每天睡前翻着看看,然后就不停地做着与之相关的梦。但醒了之后,梦里的一切就都忘了,丁点儿想不起来。

可是闷油瓶总还是要出院的。

去往北...

半熟(中)

(中)

闷油瓶擅自离队的习惯实在是太讨人厌了!

吴邪发现,相处时间越多,就越能发现闷油瓶的缺点。这人身上简直密密麻麻,布满了吴邪讨厌的点,让他一见到,就有点想起鸡皮疙瘩。


格尔木疗养院的地下。

吴邪被闷油瓶抱得太紧了,心如鼓擂,但隐约听到了重音,也不知道是从谁的胸膛里发出来的。他又有一瞬间失去了思维能力,大脑里空空如也,这一瞬间过后,才恢复了反应能力,莫名其妙的有些高兴,又莫名其妙的有些生气。

闷油瓶没空跟吴邪闲扯,他不愿意让吴邪跟着,但吴邪一定要跟,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挡门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嗤笑了一声,回头一看,却没见有人说话,那就应该还是没什么意见的。

有意见的...

【瓶邪】半熟(上)

**突然想起还从来没写过暧昧期,恋爱的暧昧阶段真的很磨人啊,光是想象就觉得着急,非常想要直接拍九块钱在桌上

**原著背景,挑了感觉上比较合适的点插进去,有BUG是必然的,就不要太较真了

**OOC

**ok?

 

(上)

吴邪第一次看见闷油瓶的笑容,是在西沙。而闷油瓶之所以会笑起来,是因为他。

他觉得闷油瓶还是更适合板着脸,别笑,因为一笑他就浑身不对劲,好像哪里痒痒,偏又找不着痒处,莫名的难受极了。

后来几个月,忙忙碌碌的,乱七八糟的事多,也没空让吴邪想东想西。

偶尔空闲下来,他和王盟一起在铺子里,王盟要么是在打游戏,要么是在睡觉,他就看看拓本。看着看着,眼神就放空...

【瓶邪论坛体】都说我男人死了,我不信,怎么办?在线等,急

**感觉11111fo就是终极了,应该不会再有后篇啦

**无责任无逻辑论坛体,认真你就输了

**OOC!

**ok?


《都说我男人死了,我不信,怎么办?在线等,急》

DM论坛→无节操灌水

主题:都说我男人死了,我不信,怎么办?在线等,急


如题。

已经好几天了,我正在想办法找人。


№0 ☆☆☆naive留言☆☆☆ 


前排占座吃瓜


№1 ☆☆☆= =留言☆☆☆ 


这次又是什么套路?


№2 ☆☆☆= =留...

大逃杀(下)

(下)

37小时。

由Berserker随手一块石头,击杀了倒数第四位存活者,同时也是第二个被击杀死亡的御主——解子扬倒下的时候,睁大了眼睛,看着怎么都赶不过来的潘子,暗道一句,果然,召唤出Lancer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在吴家人手里。

御主退场,从者失去了魔力支撑,也渐渐消散。

潘子看向Berserker,然后就愣了。

这人他认识。

从者非人类,在非召唤的时间中,都以灵格的形式存在于英灵王座中。但当从者本身到达某个境界,就可以进入实质的极乐世界中。能够进入这个世界的英雄寥寥无几,而不远方的Berserker就是其中一位。

张起灵是英灵里远近闻名的闲者。

没有错,闲、者...

【瓶邪段子】外号

**接重启124章,三叔取外号太厉害了


某日胖子看到了一则关于扫黄的新闻,突然就与吴邪说:“吴邪,你还记得那时候我们找的那个鸭吧?”

吴邪忙着吃梨,闻言稀里糊涂。

胖子手舞足蹈地比划:“就那个,红毛,老二还专门儿取了名儿的!”

吴邪这才想起来,恍然大悟道:“哦——!我说你说的什么有名字的鸭子,还想着隔壁大妈养鸭什么时候取名字了。怎么?他怎么了吗?”

胖子:“你说,他老二叫个什么、什么红……”

“红顶水仙。”

“哦对,红顶水仙!吴邪,你说,”胖子瞄了瞄厨房,“要是……得叫个什么?”

吴邪脸色一变,伸着脖子去看厨房门口,没什么动静,也不见人出来。

“他、他还能叫什么……你小心...

大逃杀(中)

(中)

解子扬把打空了弹匣的步枪摔在地上,咬着绷带的一头给自己包扎伤口,他一路来没有遇到太多人,但就是微妙的倒霉着,不是身陷爆炸区,就是物资紧张。

偏偏Lancer又是那么一个人,解子扬不敢将身家性命交给从者,挣扎得越发艰难。

潘子不能离御主太远,但又被下了言灵咒令不许靠得太近,只好保持一个能够及时回援的距离,在御主周身的区域徘徊。解子扬这个人心性不如何,但魔力却很充足,而且尤其擅长投影魔术(以自身魔力凭空造物),给潘子使用的冷兵器都很不错。

到第二日正午,机械女声再次全区全员播报,存活人数已经低至15人。

解子扬没有跟潘子交谈,但御从之间魔力公用,感应有一定的相同,死在他手上的散兵...

【瓶邪】大逃杀(上)

**真实绝地求生+圣杯战争paro,一直想写但又没写的梗

**名词解释:【圣杯】万能愿望机,【御主】召唤师,【从者】被召唤英雄,【圣遗物】用于召唤特定从者的媒介,【职阶】决定从者属性,【补魔】御从通过交换体液的方式为从者补充能量,其他的就不解释了吧

**惯例OOC,虽然是双节的贺文,但是怎么背景有点沉重的样子……哎管他的,就这么瞎写了

**ok?????


(上)

吴邪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然后再次检查了一遍房间,门窗紧闭,窗帘也拉得严实,连卫生间的排水口和换气孔,都被临时封上了。

离安全区域缩小还有五分钟。

吴邪取出准备已久的圣遗物——黑金古刀,放在床中央,然后念出...

1 / 62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