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嫁不出去(四)

(19)

吴邪一边走一边问:“潘子,你在这里,那我三叔是不是也在?”

潘子:“是啊,三爷就是闻到小三爷你的味道,所以才要我来找找,果然就找到了。”他说着回头不赞同地看了吴邪一眼,“小三爷,别怪潘子我多嘴,你这么一个人跑出来多危险啊!要是这次没遇见这胖子小哥,只怕就出大事了!”

胖子在一旁嘿嘿嘿:“多亏胖爷我鼻子灵光,及时英雄救美,才保得咱们天真毫发无伤!”

吴邪没等胖子说完,就打了个打喷嚏,然后吸了吸鼻子,不屑地说:“就你,也就勉强算个狗熊吧。”

“哎!小天真!咱们不兴这么过河拆桥的啊!”

“小三爷说得对,你这样充其量也就是个狗熊了!”

“嘿!”

哑巴张被吵得都听不见机括声了,终于出声说了一句:“别吵,安静。”

吴邪马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然后弯着眼对哑巴张笑了笑。

 

(20)

走了不知多久,吴邪两条腿酸得不行,看旁边三个男人,还一个个都健步如飞的样子,有些气闷自己omega的体质。他以前从来不把自己的体质看得多特别,也和其他男生一样玩闹,不过他一直不怎么特意运动,所以也看不出什么大区别。

Omega体质比其他两种性别都弱,这是不争的事实。

连胖子都只脑门上出了些汗。吴邪越看越火,干脆往石壁上一靠,顿身坐了下去。

潘子看吴邪那样,就关心道:“小三爷,是累了吗?”

吴邪不想说话,就闷声点头。

胖子看吴邪脸色不好,用手肘捅了捅哑巴张,在他耳边悄悄说:“心情不好,你去哄哄。”

哑巴张回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胖子啧了一声:“小哥你怎么这么木!天真就喜欢你!去说两个笑话哄哄他,一准就高兴了!”

哑巴张:“为什么?”

胖子就回哑巴张一个怜悯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

注孤生啊。

 

(21)

吴邪终于歇了口气,从背包里取出水喝了一口,然后垂下了头。他真的很累,而且觉得自己体温有些上升。

至今为止25年多了,吴邪都没有真正发育成熟,他的信息素总是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范围内,从未暴涨过。不过医生说过,他的信息素水平很高,一但到了日子,估计就是直接注射抑制剂都不管用。

为了保险起见,吴邪掏出了一瓶抑制剂,扭开瓶盖,倒了两粒在手心。刚准备吃下去,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搭在了自己肩头。

吴邪扭头一看,只看到一只类人的绿色手掌握住了自己的肩,他瞬间就觉得不好,刚要喊,就看见胖子和潘子都以一种非常惊恐的表情看着自己。

“卧槽!天真!”

“小三爷——”

只瞬间,吴邪就被这鬼手抓着从一个石缝拖走了。

哑巴张立刻起身,把外衣一脱,全身咔咔吧吧响了一阵,在另外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拎着刀从石缝钻了进去。

(22)

潘子:“妈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小三爷怎么就一下子就被抓走了!”

胖子:“九头蛇柏!传说中的鬼树!他娘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墓主得是有多牛逼!尼玛我刚才看见天真是打算吃药的,还没吃就被抓了,会不会半路出事?”

“我靠死胖子你别乱说!这里除了那个小哥,我两都是乾人,小三爷要是出了事,我两个不得直接去死!”

胖子也着急,但是他性子就是嘴贱:“那你别动,放着我来。”

潘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隔了半天才回答胖子:“你看刚才小哥他跑的那速度,你真有信心去抢?”

胖子狠狠啐了一口:“妈的!抢媳妇儿抢不过一个常人,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唉……小哥他怎么就是个常人呢……可惜啊……”

 

(23)

吴邪被鬼树藤缠着,四肢大敞吊在半空中。从这个位置往下看,能看到这个石洞中间有个大棺床,并排两具尸体。由于距离原因,看不清楚具体是个什么样。

被吊在半空的滋味那叫个难受。吴邪只觉得脑袋充血,头晕眼花,四肢发麻,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正在这时,听得上面传来一声刀锋相撞声。吴邪抬头一看,就看到哑巴张裸着上身,单手握着刀插在石壁上借力,另一手伸长了去够离他最近的一根藤蔓。

吴邪惊喜得大喊:“小哥!”

哑巴张够到藤蔓,在自己手臂上缠了五六圈,然后把刀从石壁上抽出来,两腿猛地在石壁上一蹬,就荡了过来。他在空中不断改换藤蔓借力,几次摆荡腾挪,终于靠近了吴邪。

哑巴张:“别出声,”他用刀两三下就斩断困住吴邪双脚的树藤,然后用脚勾住自己的那根藤蔓,探身握住吴邪左手的那根树藤,“抱紧我。”

吴邪下意识就用脚夹住哑巴张的腰,突然觉得自己右手也一松。哑巴张又把吴邪右手上的树藤斩断了。吴邪就又用右手紧紧抱住哑巴张的脖子。

哑巴张往下挪了挪,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说:“现在离地面还有六米,抱紧我,不会有事。”

吴邪:“嗯!”

然后哑巴张最后一刀,斩断了吴邪左手上的藤蔓。

两个人就由半空中摔了下去。

 

(24)

吴三省刚走进主墓室,就看见自家宝贝侄子被个男人抱在怀里。

哑巴张还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吴邪双手双脚都紧紧地缠着他,把脸深深地埋在他颈窝,结结巴巴开口问:“小哥,好了吗?”

哑巴张就这么保持着身上挂着一个大活人的姿势站起身,说:“好了。”

吴邪睁开眼,正好就和吴三省对上视线。

吴三省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胖子和潘子终于姗姗来迟,看见吴邪安全无事,纷纷大松一口气。

潘子:“看吧,我就说你个死胖子抢不赢人咯。”

胖子笑着挥了挥手:“嗨,他既无意我便休,有什么好说的。咱们小哥人才多好,配上天真也挺好。”

吴三省满额青筋:“好个屁!配个屁!吴邪!你还不快从那个野男人身上下来!看看你!哪里还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所以男omega到底是大家闺秀还是大家公子?三叔亲身体验,自家养了25年的白菜要被别家的猪拱了#

评论 ( 60 )
热度 ( 559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