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瓶邪】都是闷油瓶的锅(上)

**【原著背景生子,注意避雷!!!!】

**丧病的我不需要拯救

**OOC

**OK??????↓↓↓↓↓↓↓

 

(上)

胖子发现从某一日起,吴邪就莫名有些焦躁,具体表现为,屁股好似长了刺,怎么都坐不安稳。

他们两个在村子近旁一处连着小瀑布的水潭边钓鱼,胖子的桶里已经装了两条,吴邪就只见饵料少了半桶。张起灵同志则是又去巡山了,并没有和他们一起。

吴邪坐在小马扎上动个不停,搞得胖子也有些烦躁,忍不住就要骂他:“我说天真,你动个什么劲儿啊!”

吴邪耳尖发红,回嘴过去:“这凳子坐着不舒服,还不许人动啊!”

胖子:“我看你小子是屁股痒痒!胖爷我屁股比你大那么多,怎么不觉着不爽?”

吴邪没法说,吭哧两声闷头忍了。

后来二人提着桶扛着钓竿回家,一前一后走在山路上时,胖子脑中灵光一闪。

“天真,我说,你不会是……被小哥办了吧?”

吴邪:“……你不说出来没人当你是哑巴!”

胖子也不觉得意外,拍着肚子走上前去,边踏步还边吟上了诗:“老夫聊发少年狂啊——左牵狗——右抓鸡——”

可他身后的吴邪却并不觉得自己发了什么“少年狂”,要发也是闷油瓶。他们在一起是自然而然的事吧,偏偏那老小子跟老树开花一般,每天晚上做个没完,一点也不像他外表看着的那样禁欲。

百年老处男啊……吴邪捶了捶后腰,惹不起,惹不起。他的腰本来就不怎么好,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了。

其实张起灵也不是不疼惜人,他算是相当有自制力了,每晚坚决只做一次,每次不超过一小时,用的姿势也都是考虑了吴邪的身体状况,有顾忌的。但这种事情,受方说锅是攻方的,那就是攻方的,不能讲道理。

这天,吴邪没收获,胖子钓了两条巴掌大的小鱼,收获最大的就是闷不吭声的张起灵,巡山路上随手捡了只野鸡。于是晚饭就是鱼汤煮面条,配杏仁炒鸡丁。

掌勺的是王大厨。

大厨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自己先给自己捧场,呼噜下去就是两大碗。张起灵逛了一天,可能也饿了,同样是两碗。

吴邪左右一看,想着自己也不能输,但碗一凑到嘴边,就怎么也下不了口,总觉得腥过了头,熏得他想吐。他挑了两根面条咬进嘴里,嚼了许久才咽,勉勉强强的样子看得王大厨心头冒火。

胖子就不爽了:“吴邪,你不爱吃就别吃,喜欢吃什么自己做,厨房里材料多得是。”

吴邪也皱起脸:“不是,挺好吃的。胖子,今天是你杀鱼杀鸡的吧?”

胖子:“怎的?”

吴邪:“是不是血没放干净,好大一股腥味。”

胖子就奇了:“嘿!我和小哥都吃得挺好,怎么到你这儿就腥得下不了口了?该不会是老毛病犯了吧!”

吴邪前些年伤了肠胃,碰了荤腥就会反胃,但这几个月精神放松,渐渐养好了一些,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种不适反应了。

张起灵听胖子这么说,就重视起来,碗筷都撂下了,注意着吴邪的反应。

吴邪一琢磨,觉得有可能,养肠胃是持久战,有反复也正常,遂决定隔日去卫生所看看,拿点药吃一吃。

 

**

雨村卫生所里有执照的医生就只有一个,还有一个没执照的。吴邪他们去的不巧,有执照的年轻西医轮休去了县城见女朋友,值班的就剩那个没执照的中医老郎中。

中医就中医吧,大不了费二道功夫再去县里看一次。

吴邪叫醒打着盹的郎中,把手腕子主动搁在脉枕上。

郎中眼神不好,一边摸住脉,一边把老花镜取出来戴上,戴完也没抬头,让吴邪换了只手,然后又边摸脉边在处方笺上写,嘴里还念念有词:“嗯,有些虚,现在还只有一个多月,在危险期里呢,要补。男人一起来了吗?家里什么条件?我看给你开什么药材。”

吴邪云里雾里。

胖子听见“危险期”三个字就急了,拍在老郎中的桌子上忙问:“他到底什么毛病,怎么还有危险期了!老头儿你可看仔细点儿,咱们家有钱,药材你就紧最好最得用的开!”

那郎中掀了眼皮看了看面前的胖子,问:“是你啊?”

胖子也迷糊了。

张起灵这时候才轻轻推开挡在他前面的胖子,走到前头,一手按在吴邪肩上,说:“是我。”

老郎中眯着眼看了张起灵一会儿,慢吞吞地说:“头三后三要禁房事了,家里多准备点核桃,凉性的东西都不能入口,禁劳累惊吓。有钱啊,那好办嘞,去县医院的药房抓上好的老参,不能多,炖在肉汤里,吃两天了再过来我这里看。”

张起灵点了点头,说:“家里有参,百年以上的,行不行?”

那郎中就摇头:“哪里能用百年的参,一丁点亏虚吃个十几二十年的还多了,孕妇忌凉忌热,可别仗着有钱乱来啊!”

吴邪:“……”他可算是明白过来了,赶紧拉了郎中一把,让他好好看看自己的性别,“医生!你可别瞎说了!看看清楚,我是男的!”

“我是老花眼,不是老年痴呆。”郎中摘下眼镜,冲吴邪的方向翻了个白眼,“我摸了你这么久的脉,还摸不出男女来么?”

吴邪:“……”

郎中把处方笺撕下来,慢慢对折了推给张起灵:“我们福建这个地方,老早就兴结契,男人下崽见怪不怪。我爷我爹还有我自己年轻时候,都遇见过,慌什么。”

吴邪:“……”感情被说怀孕的不是你,你当然不慌。

他转头去看胖子,发现胖子已经出去不知给谁打电话了,而闷油瓶竟然还珍之重之地把那药方收进了口袋里。

等胖子打完电话,吴邪问:“你给谁打电话?”

胖子:“给解大花。咱们明天还是直接去协和看看。”

吴邪:“……”

 

**

协和最后没去成,因为吴邪才只从村里坐车到县城,就晕车晕得昏天黑地,吓死个人。

解雨臣临时又改了行程,带着北京那几个老老小小飞过来,到的时候,吴邪已经被安排进县医院的病房里住下了。

小县城的公立医院是没有所谓的VIP间的,胖子给主治医师塞了不少钱,才给吴邪安排了一个还无人入住的双人间,也就算是单人病房了。

秀秀挽着解雨臣的胳膊走进来,看见吴邪挂着点滴躺在床上,本来还想笑的,这下又有些担心了:“邪哥,你没事儿吧?”

吴邪苦着脸摇头。

苏万拨着药水瓶看了一圈,告诉黑瞎子:“就葡萄糖,没别的了。”

黑瞎子一咧嘴,张起灵先看过来,把他的话压下去:“他现在不方便用药。”

黑瞎子:“哦——”

吴邪的脸又拉长了半寸。

胖子架着二郎腿坐在另一张病床上,用吴邪一个下午检查出来的单子扇小风,笑得还挺真诚的:“没大毛病,查出来的时间早,就是他年龄偏大,得多花点儿心思照顾。不过有娃儿他爹在,肯定没问题,大家伙儿别愁眉苦脸的,都高兴高兴,医生说了,天真现在得保持心情愉快,咱们别给他拖了后腿。”

黑瞎子第一个给面子,笑得和胖子一样的真诚。解雨臣和秀秀呢,就委婉一些,还知道转过脸挡着嘴。苏万一屁股坐在胖子旁边,借了吴邪的检查单看。后头因为买水果和牛奶迟了两步的黎簇和王盟,则不约而同抖起了手,在吴邪的肚子上来回扫视。

吴邪恼羞成怒,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肚子上,冲王盟和黎簇骂:“看什么看!当自己眼珠子是X光啊!”

黎簇感慨:“牛逼啊,张大神,还有这技能呢!”

 

 

#怀孕期间最好不要吃补药,普通的膳食均衡就可以了,吴邪是身体有些亏空,才稍微补一补,也不能过头。PS:亏空不是因为开车开太多,要纯洁,不要污#

#原本还以为能一发短短的就搞定呢→_→#

#通贩:《列车号PX817》 (《嫁不出去》+《夺神》+《把持不住》)#

评论 ( 67 )
热度 ( 1363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