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入戏(2)

(2)

“啊——————!小哥救我!”吴邪手挽着道具树藤,被威亚带着摔下来,砸在一堆泡沫石块里。

导演一推眼镜,淡淡地说:“卡,不行,重来。”

这一幕只有吴邪出声,但实际上有两个人演,吴邪从上面摔下来,同时张起灵要被威亚拉着从一边绕到另一边,然后帅帅的落地。吊威亚很难受,吴邪仅仅从上往下,威亚只起一个安全拉索的作用,比起张起灵要被扯上扯下左右晃荡好受得多。他故意使坏,就是要让张起灵那小子吃点苦头。

导演没发现吴邪的小心思,只对着张起灵说:“你要注意吴邪的节奏,和他落地只能差半步,不能接到,也不能成了故意不接的样子。那种想救他却怎么都来不及的感觉,注意把握。”

张起灵上身赤裸,满头大汗,他看着一旁喝水的吴邪,按着肩膀活动了一下关节,发出咔咔响声。

吴邪:“……”

于是接下来的重拍十分顺利。

剧本里对角色的台词没有具体限制,但对有些细节要求细致,全是为了之后的铺垫。比如男二次次去救男一,不是慢了一步,就是自己身负重伤,几乎以命换命。

导演徐磊就在监视器后面发出诡异奸笑——唯独他给吴邪这个男一的剧本,只有前半部分。

在吴邪的剧本中,男一渐渐成长,男二却总在装逼,仗着武力值特高救过男一数次,背后疑似有故事,但是闷油瓶子就是不说清楚,频频惹得男一炸毛……总结起来就是,比较符合当下的卖腐角色,GAY里GAY气,除了人设就是个花瓶。这种的他见得多了,很多戏里都会有这么个角色,用来捧新人的,既能掩盖演技,又能大量圈低龄花痴脑残粉。

前半部分的女一是美籍华人宁,在海外能算个三线,国内还是新面孔,但演技十分爆炸。导演特别喜欢她,一有空便会拉着她讲戏,有时候却又不像是讲戏。王胖子也时不时会被导演叫过去加入聊天,每每回来,就又会对吴邪递来复杂眼神。

吴邪:“????”

《盗墓笔记》是大男人戏,武戏居多,文戏很少,场景基本靠绿幕。这对新人演员来说很不错,不容易暴露演技不佳的实质。反正近百场武戏拍下来,吴邪是没觉得张起灵演技牛逼到哪里的。他和张起灵,戏里是过了命却不敢亲近的交情,戏外却连对视都别扭。

武戏完了再文戏,第一场,就是要借着武戏最后一场的造型拍下来的男一崩溃的场景。

吴邪蓬头垢面,蜷缩着身体侧躺在火堆旁,胖子看着他,叹了口气,说:“小吴,再等下去,咱们得陪着小哥一块儿死了。”

吴邪声音很小,表情呆愣愣的:“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会死,他不会死的,他怎么会死……”

影帝的演技自然没得说,王胖子几乎要被吴邪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绝望气息压得喘不过气,他烦躁而懊恼地胡乱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抄手就把吃空了的饭盒摔进了火堆里。而地上的吴邪仍在小声嗫嚅着:“不可能的,闷油瓶不会死的,闷油瓶是不会死的……”

导演没有喊停,悄声让移动机位多拍几个角度,用于后期取材。但吴邪的助理王盟却看出了不对劲,急忙找了副导演说话,副导演表情一变,又去找导演,这才结束了这一场。

王胖子赶紧把吴邪从地上拉扯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土,扳着吴邪的肩让他转身,面向场边张起灵的方向,指过去给吴邪看:“小吴,你看看,小哥没事儿,在那边吃泡面看剧本呢。”

那边的张起灵莫名其妙地转头过来,看见吴邪的表情也愣了,他皱了眉,迟疑了半秒,把手边的泡面碗举了举,用口型问:想吃?

因着这种强大的撕裂感,吴邪才终于从角色里脱身,心里吐槽了一句吃个屁,然后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对胖子说:“行了,我没事,就是有点入戏。”

胖子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吴大影帝,您这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好啊?”

吴邪不以为意,笑着说:“我靠着它得了影帝,干嘛要好?等我蝉联三次,封了神再说吧。”

说起吴邪入戏这个事,圈子里隐隐有些流言。

吴邪的演技是靠天赋,他不是科班出身,原专业与娱乐圈八竿子打不着,但自从被挖,便平步青云,演什么都入木三分,外型也好,可塑性强,不像有些明星长相太过于凌厉突出,反而被限制戏路。而吴邪的天赋,就是入戏。他演了谁,就成了谁,不管与他搭戏的人怎么样,反正他就是那个角色了。普通的人设角色,这当然没问题,但麻烦的是,有些极端角色也会把吴邪自身的心理状态带偏,这就十分危险了。

这次的《盗墓笔记》,男一就是这么一个情绪波动极大的角色,所以吴邪才带了庞大到夸张的助理团队,就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

当然了,他也可以不接这种剧本,但是这样的话,就注定要与影帝失之交臂。

这个本子,吴邪虽然不知道自己手上的只有前面一半,但看完后,仍断定会大爆。

这一场戏结束,导演让所有人休息一小时,男一男二重新化妆造型,准备拍摄两个人最初相遇的一幕。

吴邪年纪没有戏里设定的那么年轻,但是他面相显年轻,反而是刚二十来岁的张起灵,一套淡妆下来,就浑身散发出蔼蔼暮气。两个人从化妆间一出来,遇上个面对面,张起灵没怎么样,吴邪先一甩头,哼了一声。

张起灵:“……”

他背着道具,慢慢走到自己将要出场的站位,等吴邪跑过来,才慢慢走出去。

摄影导演很会抓镜头,指挥悬臂从侧上方一路旋转俯拍过来,再在两个人侧身相擦而过时,极近距离特写两个人的表情,并且分了两个角度,吴邪这面虚化张起灵,张起灵这面虚化吴邪。

副导演站在导演身边看着监视器,心中咯噔一跳,转头,发现徐导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广告:

场贩:cp20两天,列车号和桂花在菇山社摊位寄售,本人第一天会去,但是估计找不到我,因为我在扫本大军里。

通贩:《列车号PX817》 (《嫁不出去》+《夺神》+《把持不住》)

《桂花酥饼》 (《菜逼直播主》《小金主》等短篇)

#


评论 ( 39 )
热度 ( 474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