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跨年接力/第十七棒】【瓶邪】《梦镜》(一发完)

**祝大家鸡年大吉(……)!我的本命年到了,求保佑!

**过年不吃肉那不是不人道!这是跨年接力活动的第一三五七……十七棒!下一棒是在半小时后也就19:30哦!(小声告诉大家一个简便方法就是订阅tag诶嘿嘿)

**脑洞高速旋转,离心力把节操和逻辑都甩掉,只有OOC常伴左右……

**虽然看起来很魔幻但是,是原著背景!就是瞎几把编的内容特多!

**OK????????

 

《梦镜》

 

越靠近年关,气温越发低下来,雨村不见雪,但清晨时候可见房檐上悬挂着冰凌。

吴邪邀了胖子一同过春节,两个人搞了一辆小货车,叮铃哐啷的开出去买年货,也不知道是买到了哪里,足足走了半个月有余。不仅留下张起灵一个人在家喝腊八粥,小年夜也丝毫没有要回来的音讯。

好在张起灵这个人,确实习惯了孤独。他一个人住在雨村,早上早起喂鸡,晚上看完新闻便早早睡下,还是有些惬意。只睡前会躺在床上玩一会儿手机。

微博微信都是吴邪给他弄的,联系人并不多,但关注度不知为何总是很高,张起灵随意发一张日出的手抖高糊照,也能有百八十个赞,评论留言尽是些奇奇怪怪的话,他自己不甚理解,就拿去要吴邪帮他解释翻译。

“全是拍你马屁的。大意就是,‘啊!张大神好厉害好帅好有内涵!有机会一起发财’这样,大同小异。”

吴邪解释时,还特意把嗓子掐起来,花痴语气学了个十成十。

王胖子就在旁边笑话:“天真,你快去厨房里看看。”

吴邪:“看什么?碗早就收拾好了。”

王胖子:“去看看是不是哪儿来的野猫把醋坛子掀翻了,哎哟哟哟,胖爷我突然就闻到好大一股酸味儿,哈哈哈哈哈哈!”

张起灵:“……”

他们三个人聊天,常是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张起灵夹在中间偏也不突兀。他看着吴邪和胖子斗嘴,你来我往荤素不忌,便时时挂着一抹清淡的笑在嘴角。被吴邪说是笑点越来越低。

张起灵在摇椅上躺了一会儿,便起身去卧室拿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电话接起得很快,但是那头并没有马上对他说话,而是跟旁人说什么“别吵了,你们族长的电话”。

于是张起灵问:“谁?”

吴邪说:“张千军万马和小张哥。”

张起灵:“……”他不再多言,多少也明白了吴邪为什么外出这么久,都没个电话回来的原因。

原本是打算躺在摇椅上,认认真真打一个时长超过半小时的电话,现在也没办法继续,只好再次起身,又把手机放回卧室床头。

路过洗手间,张起灵用余光从洗脸镜中扫到了自己的身影。他停下来,转身走到镜子前,看着里面那个男人,极缓慢地眨了眨眼,之后就离开了。

看样子,吴邪还不会很快回来,但他说了要在这边过年,年夜饭的菜色就要再多想想。

日落过后,气温再降,几近零下。

张起灵拨灭了炭火,用早早就烧好的热水泡了会儿脚,就去床上躺着了。他并不特别怕冷,只是因为吴邪不能受冻,所以被子又厚又重,盖上之后翻身都得花点力气。

微信一打开,一整面都是要给他送福卡的消息,他也不拒绝,默默接收后,转手就送给了吴邪。朋友圈已经被打牌或者唱K的小视频霸占,往下翻许久都不见别的消息。只好点开吴邪的私信,发了一个句号过去。

左上角立刻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吴邪先是回了一个“么么哒”的表情图片,紧接着就发了一个网络购票的截图过来。

张起灵看了截图上显示的时间,慢慢从表情包里挑了一个用小翅膀比着OK手势的小鸡仔的图片,发了过去。

聊完差不多已经是一小时后。期间半小时都是吴邪给他发各种新式的流行表情图片。张起灵摸着微微发烫的手机背面,看电量也少了大半格,于是把手机安稳放去了床对面的桌面上,还接上了充电线,再回到床上正式准备睡觉。

睡眠曾经是张起灵最常进行的娱乐活动之一,他睡觉时基本不会做梦,觉深觉浅也全凭自己控制。现如今住在雨村,睡觉时只需照顾吴邪有没有打被子,倒是比起以前好眠了许多。但他依旧没有做过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张起灵习惯放空大脑,无思无想,自然就不会做梦了。

但是这晚他做了梦。



全文只能点我了^ ^(今天的颜文字也得是笑脸!)


#新的一年,吃好喝好~#

评论 ( 63 )
热度 ( 691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