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定风波(合)

【合。】

张起灵恢复了一些意识,感觉身下晃动不停,睁开眼,便看到吴邪抱着他的刀,低着头正在打盹。

他二人现下正置于一辆马车车厢中,从外面隐约传来驱赶牲畜的吆喝声,勉力撑起身,掀开遮帘一看,天色还只蒙蒙亮。离他昏迷并没有过去太久。

车轮压过一块石头,突如其来的颠簸把吴邪颠醒了,他打了个抖,睁眼便和已经醒来的张起灵大眼对上小眼。

“你醒了!”吴邪似乎是想要靠近过来,看张起灵是否已经无恙,又碍于他怀里那把宝刀过于沉重,一时间并没能起得来身,“小哥你没事吧?”

“无事。”张起灵说无事便真的是无事,他修习的内力极其特殊,能够化解百毒,之前昏迷不过是因中毒后未及时运功化解所致。

可小公子吴邪并不知这其中关节,他说:“我知你定是中了蛇毒,但我并不通歧黄之术,只得依着话本里说的,帮你把毒吸出来一些,现在看来确实有用。也算我们运气不错,正好碰上这队行商,商队的王老板是个好人,答应将我们带进玉门关。”

张起灵无言,听了小公子的话,这才觉得腰部左后侧一处皮肉有些隐痛——那大概就是被吴邪吸出过毒液的地方。他闭上眼,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妥当,干脆就任吴邪继续误会下去。

乘马车自然是比他们去时步行来得要快,待到天色大亮,商队就临至玉门关口。

王老板为人仗义,也足够胆大,竟是一路都未曾询问过吴邪二人的身份经历,到了关口,也只是帮着吴邪把那柄重逾数百斤的刀抬下了车,留下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便又领着车队继续朝东南边走了。

张起灵耗费功力化解了体内的蛇毒,脸色并不十分好,吴邪也将他看作一员伤患,搀扶着他的手臂,看着置于脚边的神兵有些为难。

“小哥,你的刀实在太重,我扶得住你的人,却提不动你的刀,如何是好?”

张起灵就说:“不用管它,你也不用管我。”

吴邪:“我如何能弃你于不顾!你当我是将读过的圣贤书都喂了狗么!”

张起灵不愿与他分辩,他原也就不善分辨,只道:“证物已经到手,你的事我已完成,可就此别过。”之后就该是小公子去将证物送回,而他继续游历,从此江湖不见。

不曾想吴邪一口拒绝:“不可!我是绝做不出这等过河拆桥之事的!”他低头望了地上那刀,便扶着张起灵走入城中,“小哥的刀左右也是不能被旁人轻易拿动的,我们先进城请好回京的马车,然后再返回来取刀。小哥放心,我带你去寻找名医,定能将你体内的蛇毒驱个干净!”

这样一番话说完,张起灵已经被吴邪扶着走了几丈远,他回头一看,跟了自己十多年从不离身的刀孤零零躺在地上,眼见着相隔渐远。不禁在心下暗忖,或许当初应跟小公子解释清楚,也好过如今,说或不说都不妥当。

吴邪此次出关,实则是奉了官家心意,他三叔移山将军手掌几十万大军的兵权,朝堂中多遭眼红之人攻歼,被冤入狱之后,边关无将镇守,官家也急上眉头,但又碍于权术制衡,不能直接为吴三省开脱,才派了仅有功名而无实职的吴邪出去,取铁证为吴三省平反。因而返程中途经的驿所皆大行方便,勤快更换马匹车架,同是短短三日,就抵达了京城。

城中接应的人早有准备,吴邪进城后,很快便将证物呈到了官家的桌案上。

大事既成,吴邪也不耽搁,又拖着张起灵去了算子楼。

接待他们的依旧是瞎子楼主。这人分明目不能视,却在张起灵踏入门槛的瞬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没想到啊没想到,怎的?哑巴你为何与小公子一同来到我这小破地儿?真真是稀客,让小楼蓬荜生辉啊!”

吴邪无暇深究这话中深意,依旧是从襟内取出一叠银号票单,拍在瞎子楼主的棋盘上:“楼主,我这次向你问天下第一神医的消息。”

“天下第一神医?”楼主捋了捋鬓边散发,将银票拿起来数了数,“又是十五万两,小公子果真财大气粗,短短半月便在我这小楼里投了整整三十万两白银,外加一千两黄金和出自汪藏海之手的绝世玉佩。小公子,恕瞎子我多嘴,敢问你要找神医作甚?”

“小哥为我受了伤,中了蛮族驱蛇女的蛇毒,我当然是要为他寻医解毒的。”

楼主顿时面露古怪,敲了敲手中的烟竿。

张起灵还是不发一语。

那瞎子楼主也就明白这人是对吴邪有所隐瞒,不再多说,只将银票退还回去:“小公子无需破费,这蛇毒瞎子就能解,只需要每日饮一壶西子湖水泡的雨前龙井,食一碟蜜糖莲藕,连续不断,三个月后毒物自清。”

吴邪不疑有他,默默记下:“这样听来好办,我家正住在临安城西子湖畔,家中茶叶莲藕蜜糖也多有富余。小哥,那就请你去我家中休养三个月吧。”

天下第一高手:“……”

天下第一的包打听——算子楼主人心间眼齐黑最后笑道:“合该如此,张大侠对小公子有恩,须得好好报答一番才是啊!”

要知道,这临安吴氏的小公子,可是刚刚登上算子楼名单的天下第一美人,哑巴,瞎子我就只能助你到此了。

 

【后日谈。】

休养了三月又三月,烟雨江南的风光实在是醉人。

景不醉人,酒不醉人,茶自然也不能醉人。

人醉人。

某日吴邪抱了一匹绣有麒麟祥瑞暗纹的黑色丝缎,来到张起灵跟前:“小哥你看,我思索了一月,又叫伙计寻找了一月有余,终于找到能配得上你那宝刀的布料了!”

张起灵还有些不明所以。

吴邪继续说道:“当时为了拦马,小哥裹刀的布帛损坏了,我就一直想着日后要赔还于你。小哥你快看看,这缎如何?”

“……”张起灵沉吟一会儿,本想直说,他用来裹刀的皆是粗布,概因他内力刚猛,每用刀时就会将裹布震毁……但见吴邪这副兴致盎然的模样,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就如当初他解释不了,自己其实不畏蛇毒的真相。

最后也不过是接过了丝缎,仔细在黑金刀上缠裹了一遍,然后又把吴邪头上的翡翠簪夺了:“加上这个。”

吴邪:“怎么又要我的发簪!”发髻散开,他只能自己用手握在胸前。

张起灵回:“你披发,好看。”


【终。】


#老张不怕中毒,而小吴吸出来的其实就是老张的血而已= =#

#让胖爷露了半张脸#

#瞎子神助攻#

评论 ( 37 )
热度 ( 430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