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咸鱼传(10)

【预售广告哦~】

《列车号PX817》(三设定合集)

《桂花酥饼》(短篇集)

《同居+相易物语》(二刷)

===================================


(10)

不出吴邪所料,这条临时地道并没有深入太远,因为通道的尽头是一处天然溶洞。这个天然溶洞内部狭窄而崎岖,四壁都是突兀嶙峋的岩石,顶上倒悬着尖椎状的石钟乳,地上则是大大小小琐碎分布的小水洼。将手电对着洞窟深处照射过去,竟然一次照不到边,细长的光束最后消失在了不知多远处的黑暗里。

“这应该不是人能挖出来的,”吴邪又看了看顶部的钟乳石,“从钟乳石的长度看,这个洞至少存在超过三万年,如果能够从这里达到公主冢,就说明那冢很可能是顺地形修建的,人工痕迹可能会很有限。少民技艺受限,墓穴里很少会有非常精密的机关设置。”

张起灵没有插话,只是默默地上前了一步,第一个踏入溶洞中。

张富贵就在后面撇嘴:“你知道什么。是汉族人就可以看不起少数民族吗?那你听说过蛊吗?”

吴邪:“听说过又怎样,早就失传了的玩意儿。”

张富贵:“那是你听说的失传,是不是真的失传鬼知道。寨老以前告诉过我,邻山坳四十年前有个小寨,寨老是个婆婆,连汉名和户口都没有,也不说汉语不会写字,但是她一个八十多岁的婆子能当寨老,就是因为她会‘玩虫’。”

吴邪眼神闪了闪:“那要依你这么说,现在还能有人养蛊,我们这次如果运气不好遇上了,不是就要在劫难逃必死无疑?你也是听人说的,没见过。没有亲眼见过的事情,就不要轻易相信。人只能信自己的眼睛,不过——”他顿了顿,“有些时候,就连自己的眼睛也不能相信。”

“邪儿!”

吴邪刚说完,走在前面的张起灵突然回身揽住他的腰,带着他加快速度向前跑。

张富贵也是在下一瞬间发现了不对,他看了四周,瞳孔都猛然一缩,大吼:“跑啊!虫子怎么说来就来!这东西绿了吧唧的一看就不是好货啊!”

从溶洞四面八方突然出现了大群的虫子,外形上接近巨型蚂蚁,但是尾部长有蚂蚁没有的铗状尾钳,在黑暗环境中通身发出隐约绿光,个头大的也不过三厘米,触须和肢节也都很纤细,除了颜色比较诡异,其他的倒是没什么特别。

张富贵跟着张起灵的脚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抽空回头看身后,发现那群虫子被甩出一段距离后就渐渐散去了,并没有紧追着他们不放:“行了行了,别跑了……呼呼……坤、坤哥你咋跑得这么快,邪儿也跑得挺……额……”

他转头看向吴邪,发现这人正在揉自己的腰腹。

吴邪:“我没跑,我被你坤哥提着双脚都离地了。”

张起灵:“……”

张富贵干笑了一声,转移话题:“那是个啥虫?看着好像有毒啊。”

“蠼螋①,没毒。”张起灵轻声说。

张富贵就纳闷了:“没毒?那我们跑什么?浪费体力啊!”

张起灵就轻轻看了吴邪一眼。

吴邪干咳一声:“普通的是没毒,但是绿色的就不好说了,总之下地的时候遇到这么些不明物种,能避则避才最保险。蠼螋具有趋光性,估计是前面有人也走了这么一路,先把这群虫子引了出来,轮到我们路过,虫子都还没有全部回巢,所以哪怕我们的手电光就这么点大,也能引来这么多。看来那群人和我们相距不远。”

之前就听见吴邪说什么“那群人”“捷足先登”,张富贵心里模模糊糊明白了一些,但并不十分清楚。不过他自小生长在这片土地,对山里的事物有些忌讳。老人常说野山里去不得,因为有鬼,张富贵就想,是不是有鬼不好说,但是有危险是肯定的。

“山里会有天坑洞,”张富贵跟着吴邪边走边说,他还是没有放弃劝说这两个人返程,“天坑洞里什么玩意儿都会有,我们这里的山洞都是连着的,再往里头走,还不知道会碰上什么东西,像前头那个没毒的还好,要是碰到有毒的,不等你跑到卫生所就蹬腿了。”

最前头的张起灵:“错了。”

张富贵:“我说错什么了?”

在场已经不会有人回答他了。

三人前方不过十来米远的地方,有两伙人正相互端着枪对峙,一方全是发色浅淡各异的外国人,一方则是统一穿了黑色冲锋衣,两边均是人高马大,各人脸上的表情也都很冷凝。角落里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矮胖子正在匍匐在地上喘粗气,脸皮白得像纸,他朝吴邪三人这边看了过来,然后就突兀地大笑起来。

“呵、哈哈哈……总算是、看到真人了……吴小佛爷,动作不慢啊?”

张富贵就听到他身前的“张邪”也轻笑了一声,然后就要往那边走,他赶紧拉住“张邪”,却被“张邪”轻轻地甩开了。

吴邪拍了拍张富贵的肩,朝黎簇走过去,他慢慢解开外套扣子,把手伸进内袋里,从中取出一把掌心大的小手枪,拿在手中掂了掂。

“郑先生,你都已经成了这幅模样了,何必呢?”

那胖子的眼睛在吴邪和张起灵两人之间来回巡视,语气里全是难以抑制的狂热:“你说何必呢?是个人都想得到!哦,呵呵……呼呼……小佛爷当然不懂我们这些凡人想些什么,毕竟你已经——!”

砰地一声,一个子弹打在郑老大耳边半厘米的位置,炸裂的碎石在他脸上划出几条血印子。

黎簇大吼:“给我闭上你的臭嘴!老大!我现在就帮你送这垃圾上西天见老佛爷!”说着就把枪口对准了郑老大的额头。

只是随着黎簇突然调转枪口的动作,两方人马的形势也发生了瞬变,那帮外国人全部把枪口对向了黎簇一个人,不难相信如果黎簇真的开了这一枪,下一个眨眼他也要被射成筛子。

“别激动,别激动啊。”吴邪摆了摆手,“鸭梨,你别因为论文的事就这么着急上火。不过这么一件小事,怎么就开始喊打喊杀了。来来,大家都别紧张,放松放松啊。小哥?”

“小哥”这两个字一出口,对面的枪口又换了方向——全部都瞄准了从后面走出来的张起灵的脑袋。

吴邪:“小哥,你刚刚说我错了,我错在哪儿?”

张起灵指向众人身后交错堆放的矮木桩堆,淡淡地说:“年份。那个石钟乳的形成时间不超过五百年,这个溶洞冢是人造的。”

“怎么可能?我不服。”吴邪马上质疑,“五百年,钟乳石绝不可能有那种规模,小哥你说话得有依据,信口胡来可不行啊。”

张起灵就无奈地看了耍赖不服气的吴邪一眼,回头把张富贵叫过来,然后问他:“你之前说的‘傩婆子’,是什么?”

张富贵被这一系列的变故搞得有点懵神,冷不丁被张起灵这么一问,也不及细想,张口就来:“那是我们这边从小就会听老人讲的鬼故事……”

傩婆本身是福神,和傩公一道保佑寨民平安。张富贵所说的“傩婆子”却不是福神,而是一个传说中的少女。

“她是土司的二女儿,在家里不受待见,出嫁的时候也不听话,硬是要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外族人。那外族人不懂规矩,又有些本事,上刀山下油锅过天堑都走过一遍,就把傩娘娶走了。”

但是此方少民的婚嫁习俗非常诡秘,外族人不明就里,被土司派去捣乱的人坑骗了。

“接亲回煞②的时候,放了死公鸡血,结果结婚没有半个月,新娘就被自家的先祖煞死了,死的时候,模样特别吓人,说是和那只死公鸡像得很。然后新郎就发了疯,又是个会功夫的,找上了丈人家——”张富贵咽了口唾沫,说话声小了下去,“杀了土司全家。”


#①读作qusou,一种对人没什么大危害的虫子#

#②土家族婚嫁习俗中的一环,要在新娘进门前杀一只活鸡,用血将跟随新娘从娘家来的先祖鬼魂请返#

#你们可以猜猜那个发疯的外族人是哪族的_(:з」∠)_#


评论 ( 30 )
热度 ( 349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