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把持不住(7·上)

印调地址点这里

========================================

(7)

【脑子不好使,身子总不是会撒谎的。】

在定主卓玛的帐篷外,吴邪拉着张起灵的手不让他走,有些生气地说:“你不准走!你要在我身边,不然容易出事。”

张起灵被吴邪扯住,也就跑不掉了。他不能拒绝自己sub的撒娇,于是只能很无奈地说:“我的事很复杂,你管好自己就好,别管我。”

“不,你要说清楚,我才能答应。”吴邪还是不同意,执着道,“我知道你被我召唤了就不能拒绝,你要是擅自跑了,我也有办法把你叫回来!我不可能总是这样子被你们蒙在鼓里!我三叔……我三叔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两个的事?这里头到底是什么人在搅事?”

Dom最忌讳被sub挑战权威,吴邪这番话已经是一种威胁挑衅了。

张起灵冷下脸色,回身走上前,单手捏住吴邪的脸蛋,冷冷地说:“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Sub不应该管太多,你该待在家里。”他看着吴邪眼神里有些慌张不安,又心软下来,松开手,用拇指拂过吴邪的唇角,轻轻地说,“这都是为了保护你。”

吴邪抿了抿嘴,不甘地回道:“我根本不想要你们的保护!”说完想起来面前这人是自己的dom,又没了底气,只搅着手上张起灵的手指,嘟囔,“我又不是普通的sub……我可是你的番,胖子说了,亿万分之一的概率才会有一个。”

张起灵淡淡的笑了一下,反手把吴邪不停捣乱的手指握在掌心,然后抬起右手,用他那两根颀长的手指拨弄了一下吴邪耳边的碎发,认真地说:“除了张起灵这个名字,我什么也没有。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甚至以前,我觉得就算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吴邪连忙摇头,皱起眉头:“怎么可能?你要是消失,我一定会发现的!”

“对,”张起灵用一种很深邃的眼神看着吴邪,“所以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你绝对不会出事。”

吴邪知道闷油瓶所说的“站在身边”并不是指物理意义上的站在一起,但是听到他这样保证了一句,心里也算是安定了一些。他继续追问道:“那……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之前为什么要进那个奇怪的青铜门?”

张起灵:“这是我的事,跟你无关,不要问了。”他看吴邪的表情又像是要发脾气了,想了想,还是说,“我不过是做了前人做过的事。”

“那……那个门里头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终极。”张起灵拍了拍吴邪肩头的沙粒,又摸了摸他的耳朵,说了句跟没说一样的话,“一切万物的终极。”

吴邪:“……切。”

那王胖子曾对吴邪说过,他觉得闷油瓶宠他宠得太过,宝贝得什么似的。现在有哪个sub能这么随随便便跟自己的主人发脾气耍横的?吴邪自己不以为意,还笑话胖子是封建残余。殊不知胖子说的才是对的。

要知道Dom总是高人一等。像张起灵这样的,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是一相处就能感觉到,他总是把自己摆在一个高于旁人的位置上,自己思考,自己决断,不受他人的指挥控制。他愿意配合团队行动是因为他觉得需要合作,而到他认为不需要的时候,也自然是干脆就走,不会多说二话。这人是个强支配者,就算被他一身沉闷安静的气质掩盖了一些,这个特质也不可能完全消失。

吴邪如今已经有了和闷油瓶在一起时就听他的话的意识,只要和他在一起,冒险就好像是在腰上绑了牢固无比的安全绳的蹦极,就算惊险刺激得令人血脉贲张,也不会有丝毫的负面情绪。没有恐惧害怕,没有悲伤绝望。

只不过张起灵下了斗便行踪飘忽,也就拉扯着吴邪的心绪起起伏伏。

蛇沼里头发生的一切都让吴邪感到无所适从。无论是留下一封全是些似是而非只言片语的信的吴三省,还是突然之间就从活人变成一具尸体的阿宁。

以及一个失了忆的张起灵。

从蛇沼回来之后,张起灵度过了一段思维混乱期,才恢复了正常意识。

在北京的医院里,他看着吴邪,开口问了第一个问题:“他是谁?”

吴邪翻了个白眼,一边用热毛巾给张起灵敷打吊瓶打得青肿的手背,一边回答:“他是北京的王胖子,和我们一起过命的兄弟。”

胖子就在一边奇道:“小哥,你怎么不问天真是谁?你记得他了?”

张起灵摇头:“想不起来。但是我知道,他是我的人。”

吴邪又翻了个白眼。

“这还能知道?卧槽,挺神奇啊?”胖子颇为八卦的怪笑起来,对着吴邪一阵挤眉弄眼,“小哥,你怎么知道的?”

张起灵有些茫然的看着吴邪,这种神色,吴邪可以肯定,在他没有失忆的时候是绝不会出现的:“他总是在叫我。”

吴邪再次翻了个白眼,伸手捏了捏张起灵的脸颊肉:“别说出来,那胖子涮你玩呢,他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失忆了的张起灵倒是不像之前那么内敛,他轻轻把吴邪的手背拍了一下,皱着眉严肃地说:“不要闹。”

王胖子看稀奇看得笑岔气,吴邪依旧是翻了个白眼。

等到了晚上,胖子是回了自家睡觉。

吴邪在张起灵的单人病房里另外要了一把折叠躺椅,准备将就一下。天气渐渐有些热,但又不到开冷气的程度,考虑到张起灵的身体,吴邪连电风扇也不敢开,于是就打算把上衣脱了,意思意思盖着肚皮睡一晚。

他才刚把衣服撩起来,就听到背后闷油瓶开口:“过来。”语气里十足的命令。

“做什么?”吴邪只好又把衣服放下去,走到张起灵的病床边,弯下腰跟他说话。

张起灵突然伸出手,掐住吴邪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一拉。吴邪猝不及防被拉倒趴在了张起灵胸口,他听见自己脑门在张起灵胸膛上磕出了一声不小的动静,还怕把人撞坏了,赶紧想要起身看看。结果被张起灵按着腰窝不让动。

于是吴邪只能动嘴问问:“小哥,你没被我撞疼吧?肋骨痛不痛?”

张起灵把下巴搁在吴邪头顶,他摇了摇头,缓缓开口说:“你又叫我了。”

其实吴邪到现在还不是很明白,张起灵口中所说的“叫他”到底是怎么感应到的。有时候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想关于闷油瓶的事,但是这人却笃定是自己叫了他。

张起灵把手从吴邪的衣服下摆伸进去,掌心贴着温热干燥的柔软皮肤,一路顺着脊椎骨的浅沟摸上去,直到摸到了后颈,才转向摸下来。他这样反复摸了几次,差点把吴邪直接摸睡着了。

不过腹部被慢慢硬挺起来的事物顶住的感觉,把吴邪从昏昏欲睡的边缘拖了回来。他有些别扭地撑住张起灵的胸膛,努力让自己坐起来,低头朝张起灵的胯下一看,果然入眼就是一个高耸的帐篷。

吴邪突然起了坏心思。他按着张起灵的胸口让他躺着别动,然后伸出一点点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这状似勾引的举动,还是他搜刮了脑海中一点曾经看过的小电影想出来的。

然后吴邪就看见张起灵胸口明显起伏了几下。

张起灵猛地挣开了吴邪的压制,他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窝,极度反常地大口喘气,轻轻闷哼出声:“唔……”

吴邪被吓了一跳。他忙不迭扶着张起灵,用手帮他顺气,着急地问:“小哥小哥,怎么了?哪里痛?”


#终于有了一章不用贴图搞链接的……吧?如果屏蔽了就再发一遍链接版好了= =#

#实验:关于吴邪使用“大召唤术”时老张的外在表现#


评论 ( 51 )
热度 ( 392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