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吴邪虐狗超私密笔记(番外)

(番外·王盟被虐狗超惨笔记)

我叫王盟,是一个三面间谍。额……单是这么说可能不是很明白,其实详细说来就是,我虽然给我小老板打工,但实际上还是我小老板他三叔的小伙计,然而实际的实际上,我还是我小老板他三叔的二哥的眼线。

我虽说身份有些复杂,但是为人还是很正直。不说别的,就说,至少我是个直男。

我小老板大学毕业就开了小古董铺,整天忙忙活活的,捯饬从他三叔牙缝里漏出来的一点零碎物件,还挺开心。他总是自以为演技一流,把自己的基佬身份掩饰得很完美,殊不知我一双火眼金睛早就识破了他小钙的真面目。

他有了男朋友那事,我没敢跟三爷说,只告诉了二爷。二爷听了,小小一个茶碗的茶水硬是喝了半个多钟头,才发话说,随他去。

好嘛,随他去就随他去。

我小老板也是有意隐瞒的,不过他单纯得过头,完全不知道谈了恋爱和单身的人,气场都会不一样。他和他男朋友打个电话只知道要避开我,但是完全没有考虑过霸占唯一的厕所两个小时,会给因为等得无聊喝了两大壶水的我造成多么沉重的打击。

后来他们两个人开始喜欢邮寄东西。我小老板他男友总是把东西寄到铺子里,我没有办法也只能帮忙签收。有时候只有一张明信片,还不装进信封里,要说的话就那么大喇喇暴露在凡是接过手的人的眼里。他男朋友写得一手好字,不过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写的内容有时候酸得过分。我因此也算是把小初高时学的一塌糊涂的古诗文捡了起来,尤其是带了情意内容的,几乎能倒背。

我小老板在家里受宠,有了男朋友之后就又多了一个人宠。他男朋友如果来了杭州看他,那必然是上下班陪同,中午饭必送。怕被我发现,两个人就在铺子不远的小路口接头。我有次出门扔垃圾,瞥了一眼,就看见我小老板挂在人家脖子上。我猜他是撒娇要亲,但是又想这可是在大马路上,他男朋友看着挺正派的,多半不会答应。然后我就看他男朋友用拇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又把指腹点在我小老板嘴上。

妈的,那天午饭我没胃口吃了,一直饿到了晚上才泡了包方便面。

我小老板也不是完全把他男朋友藏了不许熟人认识,只是换了个身份,说是熟识的朋友。他有次和他男朋友出门约会回来,把我逮在铺子里说了整整一个小时他男朋友在公交车站狠揍扒手的伟绩,期间眉飞色舞,两眼闪闪发光。大概在我小老板的心中,他男朋友就跟美国漫画里的超人差不了多少。

小老板男朋友是个很神秘的人,大概在他们谈起恋爱一年后吧,就开始给我小老板灌各种各样的中药补品。我小老板吃不得苦,喝起药来一脸要死,但是又很听话,他男朋友送来多少就喝多少。他抱怨补药难喝,就算加了蜜味道也怪,说自己可能是穷苦命,养身体的好东西都入不得口。我竟无言以对。

我曾经把他熬过了的药渣拿给二爷检查,这也是怕我小老板被人害了。二爷过了目就是唏嘘,说我老板他男朋友真是有钱有手段,更是有心,药的方子不说,药材都是顶级的极品。那用来调了味的蜜,也是高原上质量最好的极品王浆蜜,我随手查了市价,论克卖的东西。

我小老板要这样还是穷苦命,那我可以直接去投西湖会小青。

小老板本来是个很朴素的男孩子,和我一样穿几十块的裤子百来块的外衣,只是他有了男朋友之后,慢慢就变了。他男朋友是个衣服架子,身材脱衣有没有肉我是不知道,但是穿衣是很显瘦的。我小老板就定了一本时尚杂志,每个月都要留意最新款的衣裤,有时还要我给参考出主意。他男朋友来了杭州,就每一天都是穿他给买的新衣服。最久一次是住了一个月,三十一天都不带重样。

他们的感情是非常好的,好到我差一点也要怀疑自己的性向选择。

只是后来我小老板和他男朋友就出事了。

我虽然曾经有悄悄腹诽秀恩爱会死得快,但绝对没有真想他们两个会有性命之忧。只是我小老板他们家背景水深,小老板男朋友背景水更深。两个人就那么相互拉扯着跌进坑里,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害了谁。

我以为二爷当初不拦着,就是料到这之后会变成这种情形,但是事到了临头,他还是勃然大怒发了大火。我小老板是没什么心机,但是脾气很硬,他要为了他男朋友出生入死,我们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拦得住。

我小老板和他男朋友有个共同的好友,北京的胖爷。他是个很明白很通透的人,我和他都曾经是站在第一线吃狗粮的同志,有时会交流一下正确的狗粮下饭的方式。他后来跟着小老板出去奔命。

而我一个人留守铺子,寂寞了很久,久到我以为自己就要变态了。

再然后我小老板就和他男朋友回来了。

这时候我小老板已经不是小老板,而是佛爷级别的大老板,他男朋友也不是男朋友,而是他男人。

他们两个分开的时间有些久,相互想念我也是能够理解,只是黏糊的劲头有些过界,还一点都不顾场合,这我就很难忍了。

老板男人身份特殊,老板也格调相当高,秀起恩爱来比起十来年前更加丧心病狂。什么绝品孤本都是说送就送,出门踏青至少也是个王族陵。我就只负责处理他们捎带回来的伴手礼,随便透个口信出去,道上收货的口子都要抢破头。

至于老板,那就是更加受宠。他本来娇养,后来受了大罪,家里头的老人一个个把他爱得如眼似珠,三十多岁近四十了依旧生活很难自理。后他男人又回来,就更是恨不得整天把他含在嘴里,手下来送货的伙计说话声大了都要被看。老板男人看人一眼可不是普通一眼,没有点道行没见过血的肯定当场就要倒,杀气十分重。

我还记得胖爷就曾跟我抱怨,他们初识就是老板男人要一刀削死他,只是因为他误会胖爷要加害我老板。

我老板念旧,早年一辆小破金杯开了许多年,后来他男人走了,又过了几年,才换成一辆新车。要说这新车其实奇怪得很,款式不新,是好几年之前的,但是却完全没有上过路。我后来知道这是老板男人早早就给老板买了放在那里的,只是一开始老板不敢用,怕暴露。

新车后视镜上挂了一个小娃娃,是我老板亲手做的。他那时为了做个娃娃,跟一堆小姑娘坐在手工店里,捏着缝衣针偏着头,努了很认真的力。最后让我评价,我也只敢说像。老板男人不在时,总是很不开心,不说点好话给他听怕没得好下场。

等老板男人回来,后视镜上的小娃娃就多了一个。我发自真心觉得第二个好看许多,至少两眼对称手臂齐长。第二个小娃娃就是老板男人做的了,右手被老板和第一个娃娃缝在了一起。我从此再也不坐我老板的车。

老板身体有些不好。他早年一直喝他男人给的补药,后来他男人离开,药便断了。他又在外死去活来地奔走,积累到现在算是有了很多顽疾。老板男人回来之后,每日的药就又开始续上,方子也还是过了二爷的眼,只听说是比多年前那副更厉害些,不知道他男人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高原蜂王浆而今我也能喝得起,只是我是自己心疼我自己。

我老板后来还和他男人办了一场小小的婚宴,来人不多,但都是有身份的大人物。我跟着老板年头长,也算沾光,出了席。

亲友致辞时也算了我一个,我拿着前一夜写了很久的稿子读完,坐下之前被我下一个的胖爷拉住。胖爷是没带稿子,张口直接就来。胖爷说,这么多年,就他和我最近距离受我老板的虐狗攻击,每次大招都是生受了无一幸免的。老板和他男人结婚他没多说的,就只一句,以后虐狗拜托去虐别人吧。

我对胖爷所言深表赞同,但我看老板已经高兴得喝过了头,估计根本就没听见。


#目前就只想出这么一个番外#

#盟盟……[蜡烛]#

评论 ( 46 )
热度 ( 792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