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瓶邪知乎体】有虚荣心到底好不好(下)

《物语系列》通贩地址,不来一本么(づ ̄ 3 ̄)づ

======================================


前文这里→(上)


(下)

还是说正题。

 

他离开的时候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每一个细微的细节都记得。Z先生那时才告诉我,他之所以要离开,是为了我,为了帮我做一件我做不到的事。

 

我想换成是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样一个原因,都要被感动到当场痛哭。我当时也算是咬牙才忍住了。

 

Z先生离开我以后,我一直怀揣着一种空虚又飘忽的心情生活,总觉得少了什么。周围的人再也不会知道我身边有过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就算是跟他们说了,也只会当成故事听听。

 

我的虚荣心开始被现实打压,压抑,抑制。但是我要在这里说的就是,虚荣心不可能消失。

 

一长段时间后,我和Z先生共同的另一位朋友一起去了西藏,因为我得到了关于Z身世的线索。

 

在这里说明一下,Z先生的母亲是藏人,所以他的五官比较突出,长相很出挑。

 

我之所以还要继续说Z先生离开之后的事,是因为在西藏发生过一件让我虚荣心彻底爆发的事——我找到了Z先生的亲戚,或者说是他们家族的人找到了我。带头的人是Z的堂兄,对我说的话很不客气。说白了就是很不礼貌。

 

这位堂兄的用词很刻薄,时时都在提醒我,Z并不是我以为的那种人,摆出一副他与Z的关系很亲近,而我的感觉都是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的样子。

 

实话说我是个脾气很好的人,Z也曾经以我作为衡量脾气最好的标准,如果我发火生气,就说明事情真有不对。但是那时候我真的气到爆炸。

 

那种你捧在手心里跟别人炫耀了很久的宝贝,突然冒出来一个傻逼说,那是他的。无比操蛋的感觉。原谅我爆了粗口,但是真的是忍无可忍,现在一想起来都很生气!

 

太生气了!我又想起来了!不写了,让他给我煮杯牛奶喝!

----------------------------------------------------------------

牛奶喝完了,还是回来写吧,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那位堂兄后来也跟我道过歉了,说当时只是想试探一下我。

 

谢谢评论里大家的关心,堂兄不算是奇葩亲戚,但是他们家是有些大的家族,钱多不多我也不太关心,但是家族里每一个人都很厉害,个人技能都很出众是真的。就是他们的社会关系比较复杂,所以防心特别重,才会用那么刺激的手段。我后来能够理解堂兄的用心。不过这位堂兄的性格有些恶劣,总是容易惹人生气,和文文静静的Z先生相差甚远,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一起长大的,居然长成现在这种天差地别的模样。

 

我因为虚荣心爆发,而突然就同时爆发了并发的,我在最开始的时候说过的那些:嫉妒、自卑、贪婪……最重要的就是独占欲。

 

所以说虚荣心并不是个好东西,有一点点正常,但是要注意及时遏止,否则就会发生不可控制的事。

 

我为了保有自己的这份虚荣心,开始和各种人和事作斗争。为了弄清Z先生的身世,为了弄清Z先生要帮我做那件我做不了的事的原因,为了能争取早一点让他回来。最后也算是成功做出了一份事业,虽然没有能够让他提前回来,但是解决了他回来的一些后顾之忧。

 

我还是因此有些骄傲的。

 

Z先生回来之后,我的虚荣心也并没有就此走到终点。先前说了,他这个人,总是会无意识地做出一些很撩拨人的举动,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自带撩汉/妹技能。他在我们业内很有地位,很多人等他出山请他做事,但是他都全权交给我处理。

 

我觉得自己恍恍惚惚跟宋高宗有些像——手下一员无敌猛将,偏还只听自己的,说是指哪儿打哪儿都不为过。极端一点,说是狐假虎威都可以。当然了,我虽然没有他那么厉害,不过事业做久了也能当得老油条。就是有了他站在身后,感觉底气更足,一口气可以上五楼不费劲。

 

那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生活都变得更舒适了,也有空闲用双眼寻找周围的美了。

 

我还是想要再多强调,Z先生这个人实在太……太……令人色授魂与?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才好。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我想虚荣心不爆棚也是很困难的。

 

联系送鱼的快递到了,Z在装袋,我去帮忙了,稍后继续。

-----------------------------------------------------------------

目前已经寄了最先留言的十位,每人五条,个头都差不多,快递单号私信留言了,注意查收吧,邮费是到付哦。

 

看了评论里大家的建议,也觉得“苏”这个词形容Z恰好。至于我和他谁先表白这个问题,我是坚持认为是他的。虽然最直白的那句话是我先说,不过在此之前他就已经说过无数句差不多意思的话了。我甚至怀疑他脑子里住了一个夏目漱石或者屈先生,一句话从来不好好说,一定要用潜台词来表达。好在我的理解能力不差,要是换成我们的那个朋友,估计这辈子都不能走在一起了。

 

有人说我这份虚荣心来得好,到手一个超级苏的男友。我只是没有说过,我在这中间花费的代价是多么高昂,高昂到我今后一生都难以偿还。不是金钱方面,而是人情。人情债有时候是还不起的,在Z还没有回来之前,我背负着这些觉得压力很大。虚荣心和好胜心是推使着我继续的力量,但是这其中一个不好,我就会彻底失败,就会被打入比谷底还要谷底的深渊。夸张一点说是万劫不复也行。

 

要问Z先生具体有多麻烦,那就太多了。首先一点就是,Z先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你跟他做任何交流,都要提前做好他根本不理你的心理准备。强迫症患者最好不要和他聊天,因为他极其喜欢使用潜台词,一句话要说不说,十分令人抓狂。再者还有,因为Z先生的身份地位,所以常常有莫名其妙的人会找来请他。他是事故体质,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那种,我常常有冲动想把他关在小黑屋里,这样可以省下很多操心。

 

而Z先生最麻烦的一点,就是因为他本人地位在业内很高,所以周身气场特别强,但是他又是一个对生活琐事特别无所谓的人。我们的很多熟人到现在都还误会他是个自理能力为零的生活白痴,其实不是,只不过他的无所谓太超常人理解的范畴,做的一些事简直是散发着强烈的傻逼气息。

 

举个例子吧,他切菜剁骨常常用一把刀,因为他用刀很有技巧,所以菜和骨头都能切得很好,但是我家的菜刀却因此倒大霉,每隔几天就会有豁口。如果这时再让他去磨刀,那么这把菜刀果断就要报废了。因为他对刀具一类的物件用力总是有些过猛,似乎是不适应掌握这些居家生活用的轻便刀具。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坐在你身边,拿了一把剁骨刀给你削苹果皮,苹果皮还能一直连着不断。

 

总之这类非日常的场面,经常在我家发生,令我很是无语。但是他一本正经,气场强大,给人一种“虽然有点违和但是他的话也正常”的错觉。

 

他每天只给我一定的时间上网,今天的份额用光了,我要陪他去钓鱼,明天再接着说吧。顺便家里的腊鱼还有很多,大家不用担心没得送,还想要的就直接私信留言。

-----------------------------------------------------------------

说Z先生反差萌的那位,我想你一定是个小姑娘。

 

Z先生虽然萌,这一点我也不可否认,但是你当面对着他是绝对萌不起来的。我因为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很久了,有了免疫力,我们的那位朋友为人比较豪爽粗糙,所以相处起来也很自然。但是其他人,就好比跟随我时间最长的一位员工,在他面前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我徒弟一直把他奉为男神,正面对上也只会傻笑,要是让他多说两句话就会开始一惊一乍了,非常不淡定。

 

具体要形容Z的气场有多强,我很难一句话说清楚。他有时候像个小可怜一样窝在沙发上玩手机一动不动,那就半点气场也没有,但是如果有他不赞同的事发生,就会像超人变身一样。不,他甚至都不用扒衣服,只需要站起来走到你跟前,压低了声音跟你说:“XX,不能AA/到BB的时候了/去CC。”

 

对,没有错,上文中的那个“XX”多半是我。

----------------------------------------------------------

说到这后面有些跑题了,分割一下,做个总结。

 

一个问题回答了三天,其实说来说去,要表达的意思还是一个:虚荣心并不好,不过也难以避免。如果题主是被虚荣心所困扰,我给的建议就是理智看待然后及时控制,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把自己的虚荣心分散出去,免得以后一发不可收拾。

 

可以不用赞我了,封后不再更新。

【最后郑重强调,Z先生是我一个人的,你们就别瞎想了。】

------------------------------封-------------------------


#论邪帝一本正经的回答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老张就没有知乎吗?#

#你猜他有没有~#

#那他窝在沙发上玩手机,难道是纯粹给邪帝当大腿枕么→_→#

评论 ( 41 )
热度 ( 673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