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夺神(40)(end)

《物语系列》通贩地址,不来一本么(づ ̄ 3 ̄)づ

======================================


(40)

异能者是怎么出现的,以目前的科技水平,对外的解释是物竞天择的结果。作为屹立于这个星球金字塔顶端的物种,人类也在不断进化。曾有极端进化物种研究者发表言论,说普通人迟早要被自然界淘汰,而异能者才是上天的宠儿。无论怎么说,哨兵向导身上仍旧充满了人类所不知道的奥秘。

没有前例可循,所以没有人知道张起灵把精神力强行灌输给吴邪之后,会发生什么。精神力融合?似乎失败了。吴邪的精神体进化成“天狼”,明明是个哨兵,却拥有向导的精神力分化功能。张起灵的精神体还具有独立的意识,他自己的小哈士奇却陷入了沉睡。

重症监护室中,张起灵还没有睁开眼,绑在他身上的仪器先冒烟。以他所在的位置为圆心,一股可怕的压力向周边扩散开,所有与电磁有关的仪器物件全部报废,白塔的警报器都只响了一声就哑火了。

禁闭室因为白噪音发射器报废而变成了一个普通房间,黑瞎子再蹲在里面也没有意义。他被张起灵的精神力碾压得头部剧痛,可想而知这个范围内的其他哨兵有多么凄惨。

情况有点糟糕,黑瞎子拨通了王胖子的联络器。

王胖子的语气也很严峻:“吴邪失联,但是就在刚才,从地下爆发了超出我理解范围的精神力波动,突破了神殿基地外围的屏蔽系统,我都被震得吐血!”

黑瞎子:“哑巴也炸了,现在白塔被他碾压得只有我一个人能直着站。怎么办?你能进去看看吴邪的情况么?”

胖子:“我要是能进去,一开始就进去了!屏蔽系统还是没有关闭,我硬闯进去下不了三层!”

“完蛋,我也飞不过来,先联系总统老头吧!”黑瞎子镇定道,“我怀疑吴邪精神力暴走了,他这次很有可能会和‘造神’同归于尽,胖爷你注意着情况,一有进去的可能性就尽量把吴邪救出来。”

而就如黑瞎子猜测的那样,吴邪精神力暴走了。他的意识在光怪陆离中无序地游移,而且在被慢慢拖曳向精神力井。一开始麒麟还有意识,试图唤醒吴邪无果,也被拉入了混乱之中。

黑瞎子硬撑着走了两步就放弃了,他扶着墙走到外面走廊的窗口,砸开了窗户直接跳下楼。外面的空地上不是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的哨兵,就是被震慑傻了呆坐在地上的向导,看起来的确是没人能帮他。他放出自己的森蚺,黑色巨蟒却一出现就被直挺挺地压在了地上。

黑瞎子鼻尖上的冷汗都聚了豆大,呼吸都困难起来:“帅哥,带、带我离开这里!”

森蚺拍了拍尾巴尖,十分缓慢地把黑瞎子的腰身缠住,然后拖着人艰难挪动,走了一分钟,都只移动了两米。黑瞎子已经睁不开眼了,突然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吴邪的坐标。”

妈的,这家伙终于知道别伤及无辜了!黑瞎子火速报上坐标,感觉身上压力骤减,立即又给胖子通联络过去。

黑瞎子:“胖爷!躲开白塔到基地的直线连接范围!哑巴要开大了!”

胖子还没反应过来:“卧槽?这直线距离超过500公里了吧!”

黑瞎子:“768公里!别说了,他要来了!你快躲开!小心被压死!”

其实这时候,不用黑瞎子再继续强调,胖子已经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压力从背后传来,他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站起身拔腿就朝旁边狂奔。

“娘啊!女神这大是全球支援就算啦!他妈怎么还这么宽!日日日日日日!”一阵狂风从背后擦过,胖子被带得摔出了好几米,他嘴上在骂,其实心里已经定了下来,这么牛逼的大招,绝对能够控住场。

等胖子重新趴稳了,转头去看旁边是个什么情形,顿时觉得黑瞎子是个大好人——旁边的地皮被掀了起来,土都被铲了半米深。

胖子崇拜了好几秒,反应过来:“诶?不对啊?向导的精神力不是说不能碰非生命体吗?”

吴邪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能感觉到的只有眩晕和疼痛,意识和肉体已经完全脱离,满脑子都充斥着张起灵血液的味道。他不知道,他的意识其实就在自己的精神图景中飘动。

吴邪的精神图景是颇具魔幻风格的。张起灵之前强行破坏了那座小房子,储量超大的液化精神力就涌出来,在图景中聚成了一片汪洋。依旧是天地倒悬,倒挂在天上的山石森林倒映在水中反而被摆正了,原本悬在半空中扎根着巨树的岩石都变成了浮于水面的小岛。

在空中,从远处向更远处延伸的淡红色光带上走过来一个人,他朝着吴邪所在的方向抬起右臂张开五指,猛地直接把人吸拖了过去。然后抱入怀中。

吴邪睁开眼,发现自己处于一间空旷的房间,房间正中一座雕塑,雕刻着背对背站立的两个人,面相模糊。

从雕像背后出来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果然不愧是上天的宠儿,天神一般的人物。张起灵,老头子我佩服。”

吴邪身上的武器已经在他被搬到这个房间来的过程中被收走了。他先是伸手摸了摸自己胸口,闷油瓶的血样还在,又去摸藏在后腰带夹层中的微型脉冲炮,感觉到了硬度,才放下心来,对着那个看起来分分钟就要老死的老头说:“你再佩服也没用,老爷爷,张起灵是我的。”说完又觉得在一个老人面前这么嚣张有些不好,加了两个字,“向导。”

老头子颤抖着摇了摇头:“你小子,还差得远呢。这一次如果不是张起灵救了你,你已经被拖进井里成废人了。”

吴邪没有被他这句话打击到:“老爷爷,你知不知道反派一般死于什么原因?”

那老头没理吴邪这个无厘头的问题,自顾自说道:“我以为张起灵解封一个‘神级’就够他耗光所有的精神力源了,没想到他还留了一手……”

“他哪里会留一手啊,那个石头脑袋。”吴邪嗤笑着,掏出脉冲炮对准那老头的脑门,“虽然不知道精神力源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他都开始吐血了还能指望我发现不了?是不是傻!他会把精神力灌给我,难道我不会灌给他吗?说吧,死前交代清楚,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和张起灵有什么仇,还有哪些残党!”

那老头听到吴邪的解释,眼睛都差点瞪脱眶,给人一种他马上就要一个激动从轮椅上站起来的错觉:“你、你说什么!不可能的……他给你灌输精神力就已经占满整个链接通道了,你又从哪里给他反灌?!”

吴邪伸了两根手指挠了挠脸:“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和他之间,好像有两条精神链接通道的样子?”

那老头被吴邪漫不经心地解释气得发抖,不可置信道:“两条?怎么可能!”

“他标记我一条,我标记他一条嘛。哎,要不是刚刚的事,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标记了他呢!当时还在白塔说要再把他标记一次,现在回想一下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吴邪又把脉冲炮往前顶了一下,“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快回答我的问题!”

老头原本狰狞的表情此时都颓丧了下来,脸上显出死气:“你手中的武器,是用来玉石俱焚的吧。你这次如果能够活着回去,那也算有本事。我可以告诉你,我姓汪。”

吴邪:“上议院的那个汪议长是你们的人?好了,老人家看着年纪也不轻了,算得高寿,可以安心死了。”

脉冲炮的威力能一发从地底打上地面,无论吴邪这时候横向还是纵向开炮,都会造成坍塌,他自己也会埋在地底。

但是这一次他笃定自己不会死。

吴邪看了那老头一眼,把脉冲炮对向地下,另一只手高举过头顶,大喊:“小哥!帮我开路!”

在脉冲光束发射出去的同时,一股狂暴无比的精神力从吴邪高举的手中发出,凝结成实体的精神力直接打穿了头顶的天花板,然后层层直上。吴邪被脉冲的反作用力冲上去,像一颗炮弹一样打穿了整九十九层的造神基地,直接飞上了天。

等在外面的王胖子先是感觉到屏蔽系统已经消失,紧接着就是一阵巨响,然后就看见有个疑似人形的玩意儿冲上了天空。他仰起头,也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打开了联络器的录制功能。

吴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高啊!下不去啦!小哥!”

张起灵只有意识体,他在吴邪的精神图景里看不到外界的情况,只能按照吴邪给他的提示做出判断。

凌空出现的黑色巨狼翻腾一周之后突然背展双翼,用爪子一把捞住已经开始下坠的吴邪,向着胖子所在的位置俯冲滑翔。

胖子目瞪口呆:“卧……槽……这尼玛……帅破天了……天真是真男神了啊……”

吴邪:“停啊啊啊啊啊!要啃到地啦!”

胖子:“……当我没说。”

被“双翼天狼”压在地上的吴邪和同样趴在地上的胖子对视一笑,然后又听到轰隆巨响,两人看向发出响声的地方——原本的造神神殿已经坍塌成了一个大坑。

胖子咽了口唾沫,把联络器上面的任务内容放出来给吴邪看:“说的是让你关屏蔽系统,你怎么……”

吴邪也尴尬起来,迟疑地问:“……要赔钱吗?”

……

胖总统看完胖子录下来的影像,笑眯着眼说:“按道理来说是要赔钱的,因为联邦本来是希望能留下屏蔽系统用于研究。”

吴邪脸都绿了。

胖总统接着说:“但是鉴于你完成了另一个难度无法定级的任务,所以赔款就抵消了。”

吴邪松一口气。

胖子这时从背后掐了吴邪一把,吴邪马上就又问:“那我还有任务奖励的吧?”

胖总统笑眯眯地点头,递给吴邪一把钥匙:“那肯定有的,联邦可不会让战士们流汗流血又流泪的,来,收好。”

吴邪捧着钥匙看了看,后头的胖子也好奇地伸过头来看,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奇怪起来。

胖子:“天真,我认识这把钥匙……”

吴邪转过头:“难不成这任务奖励还是循环利用的?”

胖子:“这是女神家门第二道实体锁的钥匙,我以前见他掏出来过。”

“啊?第二层?”吴邪看着胖总统和蔼的笑脸,“第一道都没打开,光给我第二道的钥匙有什么用?”

胖总统笑而不语。

吴邪低头摸着钥匙想了一会儿,然后抬头问:“小哥家门第一道锁,是不是,密码锁?”

胖总统继续笑而不语。

吴邪紧接着又问:“那没有第三道锁了吧?”

……

胖子从白塔把张起灵接出来,沿途路过的所有人都对女神大人露出了无限崇敬以及惧怕的目光。

张起灵自己就可以感觉到吴邪正等在白塔的大门口,但他还是开口问了王胖子:“他为什么不过来?”

胖子一开口差点咬了自己舌头:“特、他准备在大门口给你一个出院惊喜啊!”

惊喜就是吴邪穿了一身高档西装(跟花爷借的),捧了一大束红玫瑰,靠在一辆暗红色的豪车(跟黑瞎子借的)前盖上,摆了一个特别骚包的姿势。他看见张起灵走过来了,便站直起来,理了理领带,迎面走了过去。

张起灵看着吴邪笑了一下。

吴邪举着玫瑰单膝跪在张起灵面前,朗声说:“小哥,我跟你正式求婚,答应我吧?以后都跟我回家!”

旁边围观的解雨臣霍秀秀黑瞎子王胖子纷纷开始起哄叫好,鼓起掌来。

看得出来吴邪还是有些紧张的,他握着花束的手心出了汗有些滑,还换了下手。

张起灵牵起吴邪举着花的手,拉到自己面前,侧头在吴邪手背上印下一吻:“好。”

吴邪大喜,刚想欢呼,结果整个人突然腾空起来——张起灵拦腰把吴邪扛在肩上,然后向周围的同伴们点了点头:“我们回家了,再见。”

吴邪:“诶?不对啊!不是我求婚的吗?小哥放我下来啊!好多人在看着呢!”

张起灵:“吴邪,指路,带我回家。”

吴邪:“就是你自己原来住的地方,总统先生把你家钥匙给我了嘿嘿……不对!别岔开话题!快把我放下来啊!”

“不重。”

“不是因为这个!”

“不累。”

“也不是因为这个啊啊啊!”



#发完了#

#还有番外的,嗯,不着急#

#说是40就是40!说到做到!我个人觉得小吴求婚的时候还是骚包了一把的!#

评论 ( 41 )
热度 ( 309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