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吴邪虐狗超私密笔记(5)

(5)

我不是那种男朋友没了就要死要活的人,加上当时我和胖子的处境并不安全,倒是把心思分了大半在保住自己的小命上。我三叔受伤不轻,出了山就进了医院。我和潘子胖子几个人蹲在吉林,胖子又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和我男朋友关系的人,他没有明说,只是带着我和潘子在城市里各种浪。我明白他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

不过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我觉得我男朋友肯定没死。

这种直觉毫无根据,云顶天宫那环境已经危险至极,我男朋友又是一个人单枪匹马进了那个诡异的青铜巨门里面,理论上来说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就是觉得他不会出事。不仅不会出事,而且还非常安全。

只是我觉得我男朋友没事,不代表事实就是这样。我就是这样每天矛盾不已。我男朋友走进那个青铜巨门的时候,还回过头特意跟我说了“再见”,他知道我当时和胖子躲在那里,也知道我在看着他。他说的“再见”,到底是以后再次相见,还是再也不见呢?

潘子有事回了长沙,胖子到底也只是和我们相逢于江湖,他也有自己的事,所以回了北京。留下我在医院照顾三叔,他老人家身体素质比我都好,很快就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总也不醒。我不敢离开他怕他又跑,我攒了一肚子问题想要问他,我想知道我男朋友到底是什么人,那张二十年前的合照是怎么回事,云顶天宫里面究竟有什么,我三叔为什么要把我坑到这里来,我男朋友为什么要进那个青铜门。这许许多多的疑问,我只巴望着我三叔能给我解惑。

我最后没等到我三叔醒,等来了我二叔。我二叔像拎着猴子一样拎着我三叔,把他押送回了病房。我这才知道我三叔早就醒了,只是在装昏迷,准备伺机从我眼皮子下溜走。

我使出浑身解数逼我三叔的供,差一点就对他说,快把他知道的,关于我男人的事统统交代清楚。好在我三叔很快就说了,让我免于在冲动之下,我男朋友又不在身边的时候贸贸然出柜。

我三叔跟我讲恐怖故事讲得正high,突然有人进来给我送了个快递。我一看,寄件人是张起灵,心里顿时一慌,忙去看我三叔脸色,发现他只是很凝重,似乎并不是发现了我和我男朋友的关系的样子,于是松了口气。

这口气马上又提了起来。那快递上的日期是四天前。我就知道我男朋友死不了,心里有些激动,当时想也没想就打开了包裹。没想到是两盘录影带,是那种只能用老式播放器播放的录影带,眼下没有设备,想看也看不了。

我很怀疑那录影带里面的内容,会不会是我每次和他视频时候的记录?那万一被三叔看见可就惨了。

我三叔也是个人精,很快便怀疑起来,他问我为什么会和张起灵有联系。我哑口无言,只能装傻说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张起灵看着就是个背后水深的人物(我男朋友的身份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做的事也肯定是捉摸不透的。这说法我三叔居然信了!三叔又要看录影带的内容,我又借口说没有设备放不了,把他糊弄了过去。

我三叔继续给我说故事,说到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解连环,我一想觉得不对,有些犹豫地问他,你觉得那时候打你和解连环的,会不会是张起灵呢?我三叔告诉我说他确实怀疑过我男朋友,不过很快就消除了怀疑。因为据他所知,他那身手对上我男朋友也只能算是三脚猫了,我男朋友如果想杀死他们,绝对分分钟的事。

我松了口气。

我三叔说的故事,有理有据条理清晰。相比之下我其实有些没有良心,更偏向于相信我男朋友跟我说的情况。不过最后我和三叔得出的结论非常诡异,只能把这件事按下不提。

我从网上追踪到了快递的发出地,记了下来,那多半就是我男朋友现在的坐标,我得尽快过去。我三叔催着我把录影带放出来看看,我有些心虚,只好祈祷我男朋友做事不会那么不靠谱。事实证明再没有比我男朋友靠谱的男人了,两盘录影带里都没有我和他的不雅视频。不过内容也不多好,是曾经对我男朋友有过觊觎之意的霍玲,她在录影中已经不算个正常人了,我也就没吃那个陈年老醋。我可是二十郎当岁的鲜嫩小帅哥,不跟老阿姨计较。

三叔没事之后,我回了杭州。胖子过来找我,又是想通过我搭上我三叔那个老司机的车捞点钱。紧接着还来了个稀客——那个境外公司的大美女领队阿宁,她给我也带了两盘录影带,虽然上面写的寄件人是我自己,但是我感觉得到,对面那个寄件的人,多半还是我男朋友!

我男朋友也许是怕我笨,还特意把详细地址隐晦地连带着送了过来(其实他那办法比我自己查快递复杂多了)。我当下二话不说,奔着格尔木就去了。

万万没想到,我发生了高原反应。我完全忘了格尔木是在青藏高原上的!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高原反应扑了一脸,很丢脸地晕倒在机场。就算吃了药也好得没那么快,我条件反射就掏出手机给我男朋友打电话。结果是空号。

我男朋友把他原本用的号码注销了。

我又气又有些难受,看来闷油瓶这次是真的铁了心要跟我分手了。不过又想到录影带,觉得事情也许并不简单。非万不得已我是不愿意和我男朋友分开的,拼一口气我这次也要弄清这里头的弯弯绕绕。我一定要见到我男朋友真人不可!

到了那个地下疗养院之后,因为我只有一个人,比不得以前跟着大队伍,胆子小了很多,看什么都觉得恐怖。我收获了不少有用的线索——至少知道我男朋友有个要对付的对手“它”。

果然想做事还是要胆子大,我终于在这里把我男朋友活捉。他和进去那个青铜巨门之前没什么大的变化,但我觉得他又清瘦了一些。我总是一段时间不见我男朋友就会觉得他瘦了一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就好像我每次回家我妈都会说我瘦了一样。

和我男朋友一起的还有一个神经兮兮的黑眼镜,看上去不是个正经人。我男朋友带着我从疗养院跑出去,上了一辆依维柯,车里多是熟人,就是那个阿宁的队伍。我又累又不高兴——我不喜欢看见我男朋友和阿宁他们搅在一起,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后来扎营分装备,那个黑眼镜还因为之前上车我赶不上,我男朋友帮我挡了一下车门而嘲笑我,他很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个拖累。

阿宁让我男朋友自己负责我,我男朋友也没有办法,这里人多口杂的,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排我,只能很无奈地劝我回去。我会跟来这里还不是因为他?想赶我走绝对没门儿!我爷爷曾经教导我做事情要主动,于是我直接找上阿宁,自告奋勇要加入他们的队伍。阿宁也许是考虑到了我曾经在云顶天空里的表现还可圈可点,很爽快就答应了。

我不可能放任我男朋友就这样和我分手,我必须找个机会跟他仔仔细细明明白白说清楚,反正眼下,除了死,我不会考虑别的和他分开的原因。

于是就在去往塔木陀的半途,我和我男朋友在定主卓玛的帐篷外进行了一次十分矫情的长谈。

这次长谈几乎让我重新认识了一次我男朋友。原本在我心中,我男朋友是个无比强大的人,他能做到很多我不可能做到的事(下地以前是一次性提两罐煤气上楼,后来就是凌空拧断海猴子的脖子等等),我一直觉得我男朋友是个坚不可摧的人,就像很多电影里的英雄那样。我因此迷恋他。但在他说出“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的时候,我突然也感受到了他的脆弱。我想我误会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坚不可摧的人,就算是我男朋友,也有办不到的事。我第一次正视起他失忆的事,他因为这个而痛苦迷茫,我却从来没有发现。

比起我男朋友跟我分手,他这个样子我看着更难受。也管不得旁边有没有人在看了,我只能抱着他,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有我,如果他消失,我一定会发现。

我一直知道我男朋友并不是真心想跟我分手,他是处于各种各样的迫不得已。他最后跟我说,他会一直站在我这边。我男朋友说他会一直保护我。我听进去了他这段话,然后跟他把新电话号码要了过来。我男朋友并不是有意要换号码,他上次为了进青铜门换了一身阴兵的衣服,旧手机落在了云顶天宫里边。

就这样,我也不知道和我男朋友分没分手。就是黑眼镜其实一直在偷看,后来又笑了我一顿。


#觉得这章不甜的,一定是没有认真看,或者没有认真看原著!这里可是官方瓶邪认证的铁证啊![doge]#

评论 ( 41 )
热度 ( 375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