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吴邪虐狗超私密笔记(3)

(3)

能和我吴邪分手的人这世上还没出生呢!我男朋友恢复记忆之后虽然气场更强大了一些,但是我根本就不虚他,他一直都是这个唬人的样子,我早就习惯了。我隐约猜到他要跟我分手的原因,可能是为了他曾经说的“重要的事”。但是他曾经还说过做完“重要的事”,就换工作养我呢!

我们三个好不容易回到永兴岛上,我不想在胖子面前和我男朋友吵架,就一直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关起门来和他认真探讨关于“分手”的严肃话题。

我知道我男朋友是出于某种理性考虑,才会要跟我分手,他多半也是为了我着想。但是谈恋爱这个事就不能太理性。我先把我对他的理解都说出来,然后就问他,我又不是女的,会怀孕生个孩子拖累他,为什么还一定要分手呢?

他说是因为危险,这摊浑水不适合我淌。

我就问,那他恢复记忆以前危不危险。

他回答说,更危险。

我:……

我真是被他这智商逗笑了。我就跟他算了一笔账:我和他好了两年多,初恋初吻初X全交代在他身上;平时交际圈子不大,完全没有备胎;现在住的房子两个人住太小,我已经开始计划换一套大点的房子,钱都攒了大半年,首付已经准备好了;因为他老是不关心自己的吃穿用度,他现在稍微上档次的衣服鞋子都是我给他买的……还有很多零零碎碎不一一列举,这要是分手,他必须赔偿我的损失。

我说的时候,我男朋友还真的认真听着,等我说完他还点头说行。

我让他别急,等我说完。他在我身上花的钱也不少:每次过来杭州看我,从来没有通知过我,我不知道他是坐火车还是坐飞机,总之路费肯定不少;我家老式空调噪音太大,我被吵得睡不着觉,他就里里外外全换成了新的;说我开的那辆破金杯(我爸妈在我刚拿驾照时送我的)太旧,怕行车不安全,送了一辆车,不是很大牌,但也不便宜(但是换车动静太大,我怕被家里发现,一直藏着没动);还时不时给我寄送一些名贵的补药……这样算下来,我又该给他补偿。

我男朋友就说,不用我补偿,给我的就是我的。

哦。那他是我男朋友,就一直都是我男朋友。

我男朋友还是说不行,必须得分手,不管我同不同意,哪怕我不同意,他也有的是办法让我再也见不到他。

想想我男朋友的职业,就知道他肯定是个狠人,和他硬碰硬是绝对讨不了好的。我也是被逼急了,火一上来直接就说,别说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他再也见不到我!我说完就从我男朋友随身带着行李里翻出一把匕首(他会把武器带在身边我知道),往脖子上一架,跟他说,钱的事都好办,我也不稀罕那几个钱,就是我浪费的青春时间感情,这可是无价的东西,他准备怎么赔偿?

我男朋友当场被我吓了一跳,他也绝对没想到我能干出这事,一下子就冲过来把我拿着的刀给打飞了,又一直握住我的手不让我乱来。

就是要给他看看,老子也是有血性的汉子!

我男朋友让我先冷静一下,我也让他先冷静一下。恢复记忆这事也许很大,但是和我分手这事也不小啊,他也必须冷静冷静。

我们又和胖子一起回了海南岛,在那里分别。胖子是北京人,直接坐飞机回去了。我男朋友没动静,我就打算带他一起回杭州,继续讨论“分手”的事。结果我去机场买票,跟我男朋友要身份证,他跟我说他没有。我整个人在机场风中凌乱,最后只能一个人走。

我不知道我男朋友是怎么离开的海南岛(可能是游泳吧,他那么牛逼),在我到杭州的第三天,他就来了。还放狠话说不管我答不答应以后都让我见不到他呢,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来。

到我家里之后,我男朋友连口水都不喝,还是说要分手。我当然不会答应,他也就没等我说话,直接就走了。

我其实真不怕他不见了。我三叔可是有些威望的,他老板绝对和我三叔认识,我如果一定要找到他,办法肯定多的是。

我男朋友走之后,我每天晚上再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我也不怕,就一直打到他接为止,他不跟我说话,我就跟他说啊。以前他话也不多,和他打冷战差别还真的不大。

这期间我一个蹲了牢房的发小老痒出了狱,先是找我借钱,我本来没放在心上——我攒的买房子付首付的钱就放在那里,估计短时间内也用不着了,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四百万。我都没想到要问他用这么多钱去做什么,只是估算着要凑齐这么多钱,我至少得卖掉一套房子,短时间内一定是没办法的。

我那发小就是因为盗墓进去的,还好情节不严重,只蹲了三年。他耳朵上戴了一个铜铃铛,跟我在沉船墓里见过的一种铜铃铛一模一样,我有了点兴趣,就详细问了问,老痒便撺掇我一起去“干一票大的”。

我本是不想去的,我男朋友和我三叔都交代过,要我离这么些事远一点,但是四百万和铜铃铛同时压在我眼前,就有些憋不住。

我当天晚上又给我男朋友打了电话,把这事跟他说了,老痒说的一些情况也尽量往清楚里说,想从他那里得一些指点。我男朋友沉默了很久很久,我差不多觉得我都要听着他的呼吸声睡着了,他才出声叫我不要去。

我男朋友这个人做事是很果断的,但是我感觉得到他在我身上就利落不起来,狠话说得出来,但是做不出狠事。他对老痒这件事的判断是不要我去,就说明这事有点猫腻。我也就直截了当问他是不是知道那个铜铃铛的来历,我男朋友又哑巴了。

所以我背地里叫我男朋友闷油瓶是有根据的,他有事的时候说话都尽量简洁,胡侃八卦你找他那就绝对得不到回应,他不想说话的时候就是一个死撬不开瓶盖的闷油瓶子。刚开始的时候我有些不满他的寡言,但是后来又喜欢他这一点,闷不吭声埋头做事有时候也是一个男人的浪漫。

我还是跟着老痒去了。

回来之后我非常后悔。

我有命回来真是祖宗保佑,睡觉都会做噩梦,连续几天之后我感觉自己扛不住,就在睡前给我男朋友打电话。他倒是很快就会接起来,但是还是不说话,我跟他说我这一次遇上的事,他也没发表任何评论。

然后每天晚上我都和他通着电话到我睡着,噩梦就渐渐不做了。

这是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之后,分开最久的一次,完全没有见过面,网络视频都没有,就只是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发短信就是我发过去,他不会回)。我有些想他,就叫他到杭州来,他终于出声回我了,说他不会来了,他和我已经分手了。

屁!就这也算分手,那昨天晚上他别哄我睡觉啊!

只是我男朋友犟起来也是真的犟,说不来就不来,我不依不饶缠了他一个多小时,他才答应和我开个视频。他那边网络不好,画面卡帧,我看他似乎是瘦了一些,就知道他这段时间也是没歇过气。我问他那件“重要的事”办得怎么样了,他说他的事跟我无关,然后要我以后别再跟着我三叔或者老痒他们乱跑,好好在杭州开店。

我就说,那我的事也不用他管。我说我看了很多我爷爷的笔记,以后也可以帮他。

我男朋友说了一句画风特别不对的话,我笑了很久——他说,他对于中国古墓的陷阱机关的了解,超过世界上任何人①,不需要在这方面帮他。

总的来说,我男朋友嘴上功夫还是斗不过我,实在拿我没辙的时候,他就保持沉默。


#①原著《怒海潜沙》里面的原话,老张真的就是这么说的,就是这么自信#

#本来打算明天再放,但是我根本管不住自己的麒麟臂#

评论 ( 53 )
热度 ( 421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