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瓶邪摸鱼】吴邪虐狗超私密笔记

**我要甜!我要甜!我要甜!

**重点已经说了三遍了,并不知道会有多长——————

**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脑洞,基于原著的OOC,第一人称挑战

**OK????↓↓↓↓↓↓

 

我叫吴邪。这名字挺少见的,是我爷爷给我取的,老人家估计是想给我添点儿霸气,但是他估计忘了自己的姓。好在我读书的时候还不像现在,同学们都很温柔友好,所以并没有被取过什么奇怪的外号。我家的家庭条件挺优越,杭州如今房价不低,我家里里外外却有好几套房,除此外也有门面铺子,算下来资产不少。但是这些并不能为我增加什么筹码,因为据我了解,我家的资产来源并不是什么干净路子,所以我一直当着一个隐名埋名的二世祖。

我家族的产业是我的一个秘密。其实我还有另一个秘密,那就是我其实是个没有跟家里出柜的基佬。听上去好像没什么,毕竟现在社会风气走向奇怪得很,基佬倒成了时尚了,只是我的情况有些严峻,我爷爷虽然生了三个儿子,到孙子辈却只有我这一个独苗苗了,二叔三叔都一把年纪却不成家,全家都指望着我这一根香火。谁知道这根香火是盘蚊香呢?出柜的难度我自己估量过,万一我没找到一个抗打的男朋友顶着,那妥妥是要被打断腿的。

最后我还有一个秘密。

我还真找到一个特别抗打的男朋友。

说起来还挺戏剧性的。我是个学建筑的理工科宅男,毕业以后就守着自己家两个店面开了一个古董铺子,位置占了很大优势,靠西湖边儿上,来来去去赚的最大头的就是游客的钱。日子过得两点一线,没什么滋味儿,自然也是没有机会去谈恋爱的。

我男朋友就是有一天突然来了我的店里,问有没有古兵器。当时我人不在,店里只有一个伙计,虽有些懒但是还算机灵,马上就把人留住了给我打了电话。我当时一时间也没辙。古兵器是大件的货,我那小店是不敢收也没处收的。而且吧,我当时就觉得一个能随便找个店进去就买古兵器的人,一定有点名堂,便说得不清不楚的,把人套住了,约了时间面谈。见面之后我就被我男朋友给慑住了。他是个长相气质都很出挑的人,和我差不多高(后来才知道他比我矮一厘米),话很少,但是说话声音很好听,文静却不娘炮。我花光了心眼跟他兜圈子,费了老牛鼻子劲儿才算是和他认识了。后来就是普普通通的追人。我是没什么经验的,但是万能的百度上经验丰富,我男朋友也是新手,所以过不了多久我就把人拿了下来。

我一开始的时候,以为我男朋友是搞武术的,他第一次出现不就是为了买兵器么,市面上喜欢收藏古兵器的,不是老收藏家,就是武术家。他体格非常好,力气很大,速度也快。所以我这样误会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不是杭州本地人,告诉我说是广西的,但是他普通话口音很准,我觉得他可能是北方人迁到广西(我老家长沙,生在杭州,普通话不是很标准)。我们在一起后算是异地恋,见面最多就是通过网络视频,我听说这种感情最不靠谱,但是也许跟人有关,我男朋友是个很专一的人,就算我们聚少离多,感情也一直不错。

直到我和他交往两年之后,发生第一次争吵。

我三叔做的事半黑不白,他们的行话叫淘沙,其实就是盗墓。那天他给我发了条短信,说他得了“龙脊背”,也是行话,好东西的意思,我就去开开眼界。没想到我路上堵车去得晚了,居然在我三叔楼下正面撞上我男朋友。我刚想喊他,结果被我三叔一顿骂给打断,再回过神他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我三叔告诉我,就是他把那“龙脊背”买走了。那是一把绝好的古兵器,一把古刀。那个时候我还没怎么怀疑,因为我一直知道我男朋友是在收古兵器的,单纯以为他这次就是碰巧买到了我三叔手上。当天晚上我就给我男朋友打电话,问他这个事,他也说只是得了消息买个刀。

所以吵架还不是从这里开始。而是从我跟着我三叔第一次去下地干活儿开始。

去看那“龙脊背”的时候,我收了一张帛书的复印件,拿给我三叔一看,他就跟我说那是一张古墓的地图,我们要发达了。我这个人是有些好奇心的,加上总是蹲在杭州这一亩三分地也腻味,纠缠着我三叔要跟过去见识一下。我三叔答应我,只要我不下去,带我去看看没关系。当天晚上和我男朋友打完电话之后,还因为能够近距离观摩“淘沙”而兴奋得睡不着觉。

盗墓是件有些危险的事,我三叔手下养了很多厉害的伙计,平日没事就是黑社会的打手,有了活儿就下地挖宝贝,人很多,我都不怎么认识。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我居然在我三叔的队伍里看见了我男朋友。那感觉,真就是晴天霹雳一样。

我之前一直以为我男朋友是个有正当职业的,十分有钱的,内涵丰富的好男人,看到他出现在我三叔队伍里,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我故意坐在他邻座,装陌生人找他搭话,他居然也就装作不认识我,一路上好几十个钟头的车程,我气得肺都要炸了。而我男朋友特别淡定,呼都不打地睡了一路。

我三叔看我看得很严,主要是怕我出事。我不好跟我男朋友直接吵,就一直等着,看有没有机会能两个人独处。还真给我等到了。我三叔把我和我男朋友安排了一个房休息,还特意告诉我说,这么干是因为我男朋友人最厉害,还有帮助他人的习惯,和他住我最安全。

安全个屁!

我回房之后,把门关严实了,就开始跟我男朋友吵架。唉……那一架吵的真是,我觉得我要是我男朋友,估计耳朵都要被震碎了。他没回一句嘴,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注意安全”。我很感动他这种时时刻刻为我好的心态,但也由此见识到了我男朋友真正的情商有多低——看来之前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他情商高的那个样子都是临时抱佛脚装来的。

我和他吵完架(虽然是单方面的,但是我觉得这就是吵架),气得吃不下饭,晚上睡下没一会儿,肚子就饿得咕咕叫。我自觉还在赌气,不想从床上起来。一直翻来覆去到半夜,我听到我男朋友起了床出门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回来。

他听觉很灵敏,一直听着我肚子叫的声音,给我在厨房偷偷煮了一碗面。

我和他第一次吵架就这么无疾而终。吃了那碗面之后,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些失眠,只好跑去跟我男朋友一起睡(他很会哄我睡觉),这样子完全没办法继续冷战。

后来就是跟着我三叔下地,发生了很多我从来没听说过也不敢想的事,我男朋友在一群人里面果然是最厉害的那个。途中还认识了一个很奇葩的胖子,也很厉害。我在这里面纯粹就是个拖油瓶。

三叔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我不敢和我男朋友走得太近,怕被看出来。只是我男朋友有些护短,一有情况就往我这边靠,我拿眼神赶他,他就小幅度摇头拒绝我。就这样明显了,我三叔竟然没有发觉什么,我也算是见识到了我三叔的神经之粗。倒是新认识的那个胖子,中途有段时间,我和我男朋友因为意外失散了,和那个胖子独处在一个石坑里,那胖子开门见山就问我“和那小哥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我人前都是叫我男朋友“小哥”)。我知道是被胖子看出来了,但是也没承认。后来我们汇合的时候,我男朋友误会胖子要害我,还飞了一刀差点把那胖子当场宰了。他又趁人都不注意的时候,给我喂了一个特别苦的东西吃(也是后来知道那是麒麟竭,一种对身体好的药材)。

这一趟我三叔手下牺牲了一个伙计,我第一次看见有人在我眼跟前死,心里很不好受。出去之后虽然把挖出来的东西换了不少钱,我也很不高兴。很快我就和三叔分开走了。我男朋友就在队伍散了之后跟上我,一路陪我回了杭州家里。他也是个闷不吭声的,我那个时候才知道他其实有些失血过多,身体很不舒服。

一进门就晕过去什么的,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

于是我男朋友就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休养,这期间我店里的伙计都不知道我跟人同居了。

 


评论 ( 39 )
热度 ( 623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