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言灵(三)

(三)

言灵,就是寄托在文字中的力量,如果要较真来说,算是念力的一种。这种东西虚无缥缈的太过分,吴邪不是亲眼看见他都不会信。

一开始他以为这个“闷油瓶”是自己的小说衍生出来的,后来多问了两句,发现不是。他竟然是自己的读者创造出来的,这也是吴邪一开始就能认出他并不是本人的根结所在。

张起灵这种人的存在,是一般人不可能凭空想象得出来的。读者们根据吴邪的文字描述,大概形成一种“这是一个非常强大非常牛逼的男人”的印象,但是具体的细节却无法补全,就比如他非人的肌理结构,读者们是不可能了解到的,因此这个灵体造物比闷油瓶本人要胖一些。

吴邪明白自己之前闹了乌龙,只是已经挂上去的文章,这时再看,评论量都已经好几千了,撤下来多有不合适。他看着“闷油瓶”,心里那种沉疴冰冷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来自不知数目的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那些隔着不知多远距离的读者们。

吴邪活了这许多年,自从被卷进这局,便尝尽人情冷暖。他褪去自己的软弱善良,变得强大坚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开始费尽心机,有多久没有接触到这样来自生人的善意?他自己都忘了。他开始写文章后,一直有粉丝跟他表白,也不过就是漠然地看看。因为那简简单单几个字,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太不真实。

而现在,那些文字化成了一个“闷油瓶”,把他送回了家。

吴邪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熟人,通宵都没有睡觉,把在他文下曾经留过评论的读者的ID都存了下来,把名单和一笔钱打给他的编辑。

“打赏不够用,用这些钱补上,每个人都发个红包吧。”

编辑还是头一次看到作者给读者发钱的,吴邪这一出手数目不小,工作量也确实有些大:“大神?受什么刺激了?不会真的是因为……吧?”

吴邪:“不是,之前的都是假的。小说你也信?”

编辑大松一口气,他也是追着看过来的,最后吴邪一篇骇人听闻标题的续文差点害他心梗:“那就好那就好。那个……八卦一下,关大,你真的在等人啊?”

这个编辑的底细早就被吴邪摸透了,知道他是无害的,恰好现下心情也不错,于是就真的跟他说起来:“嗯。约好了日子,还有几年,时候到了人就回来了。”

编辑的某根雷达顿时发动:“那就好那就好,嘿嘿,真是‘闷油瓶’啊?关大,我没想到你居然是妹子,开始看你文笔辣么犀利,一直把你当爷们儿了。诶,我继续八卦一下啊,你男朋友真有辣么牛逼?”

吴邪:“……”他自己都被噎了一下,“我哪里说自己是女的了?我可是三十多岁的大叔啊!”

编辑:“……哦……哦。我早说啊,大神你文笔老辣也确实不能是妹子。那什么……那我后面那个问题呢?”

吴邪反应了一会儿,才慢吞吞打字回道:“大概对你们来说,算超人级别了吧,能单手把我提溜起来。”

编辑惊叹:“哇!强攻型啊!嘿嘿嘿嘿(¯﹃¯)”

什么鬼,吴邪感到一点与年轻人的代沟,他发了一个微笑再见的表情,然后关了电脑。

灵体到底不是生命体,不需要休息,吴邪在“闷油瓶”身边坐到太阳升起。他给这个灵体取了个名字,叫“小闷”。别的不说,闷不吭声倒是被领会到了精髓,这点和本尊是真的一模一样。

吴邪也就是等个天亮,他记得在北京的时候,小闷是能见光的,一直跟着他走到了机场才消失。他简单洗漱一番,然后带着小闷出了门。

05年的时候,吴邪和张起灵在楼外楼吃完散伙饭,还搞不清楚状况。他在以后的日子中,经常回想那一段日子发生的事,像是要把那段记忆用凿子凿进心里,又常常反复设想自己如果在当时说什么话,把闷油瓶留下来的可能性。想完之后自己先笑,觉得自己实在异想天开,因为当时他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可能阻止闷油瓶。

不过有时候做这种无用的幻想,倒是能缓解一下他太过紧绷的神经。吴邪曾经拿在杭州过悠闲日子诱惑闷油瓶,他后来也时常想,如果闷油瓶回来了,他们可以一起去做点什么。

杭州养人,吴邪在外面奔波久了,对这一点的体会也就越深,他觉得疲惫到完全不能继续的时候,就喜欢泡上一壶茶去西湖边坐坐,可以什么都不看,就吹吹风,听听往来的人声。但是如果等闷油瓶回来,就不能这么简简单单的养老。吴邪希望把这个世界好的一面给闷油瓶看看,让他知道活着其实是件不错的事。他曾经做过一个计划,列了单子写上他想要带闷油瓶去做的事,光是杭州城范围内的就有好几页。

刚好现在有了机会,让他先做个彩排,以免到时候冷场尴尬。

首先是去吃了杭州的老式早点。

小笼包端上来的时候,吴邪才想起他还没问过:“你能吃这个吧?”他说得含糊其词,怕被旁人当神经病处理。

小闷同志依旧是慢了很多拍地思考了,才点头:“能。”

吴邪考虑到旁人看见一团空气吃小笼包会发生的后果,果断跟老板招呼:“老板,后面的东西都改成打包,这笼也给包上。”

拎着一袋子早点走在路边,吴邪把蓝牙耳机挂上,扮成一副正在打电话的样子,这样对着别人眼中的空气——小闷说话也不会被当成神经病。

“老杭州的早餐种类不少,但是一顿咱们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我就点了我以前常吃的几样。小笼包你别看全国各地都有,但是这家做的特别正宗,馅里的肉汁特别香。就是光吃有点腻,要配着豆浆或者稀饭吃。对了,小哥,你喝咸豆浆还是甜豆浆?先说好啊,我喝甜的。”

小闷这次回答得很快:“不知道。”

吴邪低头笑了一下:“那我就默认你也是甜豆浆派了。”

之后吴邪没有带小闷去西湖,他的单子上没有列任何一处景点。他带他去了他的小学。

还是假期,学校里没什么人,门卫倒是兢兢业业,盘问了很久才放人进去。

吴邪站在升旗台边上,抬头看光秃秃的杆子:“我读小学的时候挺普通的,不算那种特别拔尖的学生,那时候尖子生常常会被老师安排做国旗下讲话,我那时候就想,我要是也能讲一次就好了。”

他说到这里,看向小闷,发现小闷正在用眼神问他,那后来讲过吗?

吴邪摇头:“没有,小学最后一年我发奋学习了一阵,就是想上去一次,结果还是没成,回家抱着我爷爷大哭了一场。第二天我爷爷带我去西湖边,让我在那里讲,我还真讲了老半天。现在一想起来这事,就觉得自己真是傻得可爱。”

两个人(?)在学校里逛了一圈,就离开改道去了市中心。市中心自然是繁华的,吴邪原以为小闷在人群里会不自在,现在看来却没什么不适应。他想,或许闷油瓶本人也会是这样,他能入世也是出世的。

“杭州比较适合养老,但是好歹也是一线城市,该有的都有,这个广场到节假日常常会有商场搞促销表演,说不定会有什么大明星。我高中读书的时候,班上女孩子都追星,男孩子也追,不过就是追球星啦。小哥,你认识什么明星么?”

小闷:“关根大大。”

吴邪:“……哈哈,我哪里能算什么明星啊。”

 

#光分上中下写不完,改成一二三了#

#退后,我要开始煽情了!#

评论 ( 26 )
热度 ( 193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