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嫁不出去(四九)

四九

(289)

哑巴张睡在客厅沙发上,半夜里突然觉得不对,睁开眼就看见吴邪蹲在他脑袋边。

哑巴张看出吴邪精神并不好,于是坐起来,把吴邪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吴邪扣住哑巴张的手不让他放开,慢慢向后倒在沙发靠背上。

“小哥,我睡不着。”

哑巴张就偏头看着吴邪,发现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在这个寂静的深夜,哑巴张以绝佳的眼力看到吴邪眼角有了几条细纹。他拉过吴邪,终于把这个人紧紧抱进自己怀里。

“你不在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想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那个时候多幼稚啊,因为你一张帅脸,就愿意守着几瓶子信息素合成剂过日子,还别说要一个人生孩子。但是小邪他越长就越像你,我看见他,就能想起你。我就会想,我还是值得的,选了你,至少我儿子基因就非常好。你一直没有消息,我最后找到的线索只摸到汪家的一个地下实验室。我其实,其实……”吴邪停顿了一下,他到现在越发不愿意透出脆弱的情绪,总是自己调节,“我很怕你已经死在哪个我不知道的地底,死在手术台上,甚至已经泡进了福尔马林里面……我常常做梦梦到,哪怕已经成了一块一块的标本,我也要把你带出来。你死了也得埋在我家坟地里。

“我吴邪,最多最多能接受自己丧偶,是绝对不可能离异的。”

哑巴张摸了摸吴邪的头发,这头颜色稍浅的发丝还是像记忆中多年以前一样,柔软而坚韧的,他多的什么也没说,不过“嗯”了一声。

 

(290)

张小邪早上起床,发现他妈不在床上,出去一看,他妈正枕着他爸大腿睡得打鼾。他看到他爸朝他看了过来,非常自觉地伸了一根手指比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然后他爸就对他点了下头。

张小邪从来就只见过哑巴张的照片,他也是刚真正接触他爸两天,但是已经完全懂了他妈说的“你爸就是个闷嘴葫芦”“你爸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是个什么概念。他眨了眨眼,仔细回忆了一下,他爸从看见他开始,除了解释他这十年来的事,说过的话就没超过两百字。

也是真的厉害,张小邪觉得他爸这样有些酷,决定学着点。

 

(291)

下午来吴邪家里的两拨人撞了车。

吴三省其实还不知道哑巴张回来了的消息,他只是例行来看自己宝贝侄子和侄孙,顺便送个账本。

而张海客和张海杏则是有备而来。两个人光是给张小邪带的书就有一旅行箱,还背负着老张家其他人的祈愿,带上了这几年所有收入的一半。

三个人本来在楼道口碰上,就不是很对付,结果门一开,吴三省看见张小邪不像以前一见人就叫“三爷爷”,而是板着张脸,只把门拉开,然后朝里面看了看,用眼神示意请他们进门。

吴三省就揉了揉张小邪的脑袋:“你小子干什么了,装模作样的,跟谁学……”他边说边走,一进去就看见哑巴张坐在客厅,吴邪还躺在他腿上,“哦,跟你野爹学的。”

吴邪:“三叔你够了!都从以前的野男人变成野爹了,你就不能说点好的?”

 

(292)

吴邪就是去厨房切个果盘的功夫,张海杏就已经快和吴三省动起手来了。

这还是吴邪家首回一次性装了五个alpha,虽然这里面哑巴张不好斗,张小邪还没长成,但是吴三省和张海杏都是炮仗性子,一点就炸。

吴邪上去直接把果盘往两个人中间一拍:“你们这是要打架?打算让我以后做夹心饼双面胶吗?老实坐好吃水果!”

吴三省取了一块火龙果塞进嘴里使劲嚼了嚼:“小邪!我可是你三叔!”

吴邪:“你要不是我三叔,现在已经躺在街角垃圾堆里了。”

张海杏:“就是!早躺垃圾堆里了!”

吴邪:“别嘚瑟,你也一样。”

 

(293)

张海客看了哑巴张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族长,你还是没变。”

哑巴张自然是不会作声的。

张小邪就盯着他爸看了一会儿,问张海客:“大伯,哪儿没变啊?”

张海客就说:“你爸脸嫩,不容易老,你看,是不是和你妈给你看的照片上差不多?”

张小邪又扳住了哑巴张的脸仔细凑近了看,发现还真是,他爸比他妈大辣么多,可是看上去却像同龄人,他刮着肚子里的词说了一句:“这就叫老黄瓜刷绿漆?”

一边偷偷听了半天的吴邪:“噗……”

 

(294)

老九门时隔十年,再次大聚会。而这次参加的人还要加上老张家的人。两方人马分坐在茶室两边,老九门首位本来应该是张启山,但是他本人主动让位给了吴二白。于是就变成吴二白与张海客分别坐在两方的首位对峙,第二位则是吴三省和张海杏互瞪。

老张家这边也有几个年长的,不过他们多年不管事,纯粹来看个热闹。

二月红还是和几个小辈坐在一起,霍秀秀已经和解雨臣完婚多年,不过仍旧没有孩子。据说没有孩子小姑娘就不会真正长大,所以霍秀秀还是和当年一样,活活泼泼的,缠着她二爷爷给她剥橙子吃。二月红也就依着她。

吴二白:“既是入赘,当该我们来出聘礼。他大哥,出个价吧。”

张海客:“宝宝既然跟了我们族长姓,那可就算不得入赘了,这聘礼理应我们这边来出。”

吴二白:“话不是这么说,他们的孩子以后还不知会有几个,但是张起灵是个言出必行的人,道上谁不知道?以前他自己说的会入赘,他大哥,你不会是要不顾你们族长自己的意愿吧?”

张海客:“我可不是看得他的意思。让宝宝姓张可是吴邪的意思,我顾忌的也是你们吴邪的意思。如果族长不入赘,吴邪不仅是吴家家主,还是老张家的教母,利弊摆在这里。”

吴二白:“小邪身为吴家家主,做好分内的事就需得尽心尽力。”意思是吴邪哪里来的精力还去管你们老张家那些事。

吴三省:“你当谁都稀罕你们老张家那堆破烂玩意儿啊!跟你们说,我们家小邪,不!外!嫁!”



#继野男人之后,又一称号——野爹,不是打野的爹啊别搞错了#

#老张家和老九门最后一次撕逼,奖品就是张小邪#

评论 ( 42 )
热度 ( 301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