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嫁不出去(三六)

三六

(211)

吴邪坐在车里,黑瞎子坐在他旁边,一直摆着一张笑脸,吴邪觉得这个人多半是个笑脸面瘫。他打量了黑瞎子许久,才问:“你就是黑瞎子?姓齐?你和羽叔什么关系?”

黑瞎子呵呵笑着说:“齐羽啊……我哥啊,怎么?”

吴邪:“羽叔是你哥,那我不是也要叫你叔?占我便宜。”

黑瞎子:“我不在家里混了,跟着哑巴做事,你得跟着哑巴叫我,小嫂子,可不敢让你叫我叔。”

吴邪:“别叫我小嫂子,别扭。你是个omega?跟着小哥多久了?”

黑瞎子:“多久啊……十几年了吧?”

吴邪:“哦……”

黑瞎子:“然而我十几年前就做了绝育手术,小嫂子不用担心,就哑巴那种的,倒贴钱给我我也不要。”

 

(212)

绝育手术这种东西对于吴邪来说是很遥远的事。

哑巴张身上动过的手术是以前没有听说的非法的,但是绝育手术是吴邪听说过的非法的,同是非法手术,哑巴张的那种是个有脑子的alpha都不会自愿做,但是黑瞎子的这种却使很多omega趋之若鹜。

一旦omega做了绝育手术,那么他就能再不受发情期和信息素困扰,加上omega自身超高的智商,八成能因此得到比绝育前更高的成就。但是国家不会允许这种手术推广,它依然是非法的。

这是多年前一批激进派omega推广开的东西。

 

(213)

吴邪和胖子汇合之后,看到了背着一大袋装备的潘子,一滴冷汗就从额角滴下来。

潘子也知道他家小三爷看着他绝对是心虚的,所以没怎么说话,只把张启山临走交代给他的话复述了一遍。

张启山对吴邪说的话:“我最多还能给你一个月。有人要张起灵的命,张爷爷能力有限,只能帮你拖延。小邪,保重。”

吴邪被这句话吓到了,他联系起之前哑巴张身上的种种境遇,有些发慌,找来黑瞎子打听:“你以前是不是加过激进改革派?听说过里面有没有小哥的仇家?”

黑瞎子对吴邪刮目相看:“不错啊,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对,有人和他有仇,有大仇,不把他弄死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仇。”

吴邪脸色刷得就白了。

激进派的名声是很好也很坏的,好,是因为里面全是各种风情万种的omega,坏,是因为他们都不把alpha当人看。吴邪想到以前看过的新闻报道,脑子里真是乱成一片。

吴邪哑声问胖子:“胖子,小哥现在,会不会已经落到那些人手里了?”

胖子无言。

 

(214)

哑巴张还真就落到了激进派手里。

原本的计划是很好的,阿宁把他从吴邪身边带走,他自己中途就能脱离大队伍,然后到柴达木深处一个研究所里,去把东西偷拿出来。但是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直升机的驾驶员半路叛变,直接把飞机开进了研究所。

哑巴张和阿宁被活捉。

研究员多是omega,阿宁想反抗也出不了手,刻在基因里的天性让她无法对omega使用暴力。阿宁就把希望都压在哑巴张身上,指望他能爆发一次突围,结果这人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上去没有半点着急的样子。

阿宁心里一片冰凉,想到她还没有谈过恋爱,就落到了这群美人蛇手里,真是痛并快乐着——啊,这群白大褂一个个都好香啊……

最后接手哑巴张和阿宁的是一个年纪挺大的女人,虽然脸上没什么皱纹,但是一头头发已经全白了,她并排走在哑巴张旁边,悄悄给哑巴张塞了一张纸条:“到了这里最好把你们的嘴管好,千万别说不该说的话。”

 

(215)

陈文锦最后还是接了电话,她坐在办公室里,脸色被过亮的灯光照得惨白:“我只答应做这一回,当年欠你们的就算一笔勾销。”

张海客心里松了口气,嘴上却半点不显:“好。不过,文锦,你就不想知道,吴三省现在怎么样了吗?”

陈文锦握笔的手紧了一下:“……不想。好了,你们的事不是什么简单的,我还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办。总之我只负责把人送出来,至于你们要的东西,就不关我的事了。”

张海客叹了口气:“所以当初我就说了,不该让你们去!你们老九门,呵呵,做事也是不过脑子,现在栽了这么多进去,到底值不值……”

陈文锦挂了电话,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拿出藏在钱包夹层里的照片,看着上面吴三省的笑脸,也在心里问自己,到底值不值呢?

到了现在,也只能值了。

 

(216)

哑巴张展开纸条,看见上面的一行小字,有些诧异。

“我是看在阿青的面子上,才帮你这一回,保你一命,以后好好对你的omega。”

阿宁手上拷着手铐脚上戴着脚链,不过这些不妨碍她凑过去看纸条上的内容,看完沉默了一会儿,扯着嘴角拍了拍哑巴张的肩:“好命啊,积了八辈子德的好命!张先生,没想到吴邪有本事影响到这里,你这下不用担心了。”

哑巴张真的说不出什么来了。

这个老研究员哑巴张只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他这次要拿的东西的主人,也不知吴邪是怎么搭上的线。如果他被放出去,再进来可能就不那么容易了。原本打算好借着被抓的机会,把东西带出去,没想到又因为吴邪而出了岔子。

哑巴张握了握自己的右手,他现在身上穿的一身衣服还是吴邪给他选的,说是穿着好看,他想起吴邪老是缠着他,大大咧咧着说要给他生孩子,突然笑了一下,继而冷下脸。

吴邪还这么小,老九门这次又出昏招,把定好的计划打乱得面目全非。

 


#冲啊!冲向广西云彩家!!!啊啊啊啊我要写云彩!!!!!(但是还差很长一段距离QAQ)#

评论 ( 27 )
热度 ( 262 )
  1. Your HeroT_theresa 转载了此文字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