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嫁不出去(三四)

三四

(199)

在吴家客厅里的一群大佬得出结论。

二月红:“看来领证是不能了,对小邪不好。”

霍仙姑:“小邪很喜欢你,他性格看着温柔,其实是个牛脾气,换个人他一定不依的。”

黑背老六:“越来越麻烦,不如就不领证,有我们几个守着,想也不会有人敢对小邪指指点点。”

齐铁嘴:“小邪要是和我家那个兔崽子一样搞什么不婚,事情不就简单了?”

张启山:“老八闭嘴。我看老六的主意不错,总之一切还是看小邪自己。族长,你别把小邪往外推,看他自己怎么选就是。到时候其他的事,老九门自然会出该出的力。”

哑巴张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而里间书房里的吴老狗最后给吴邪说了一句:“你想留住这个叫张起灵的男人,就不能用寻常手段,懂吗?”

吴邪考虑了一下,问他爷爷:“一个孩子行不行?”

吴老狗又是高深莫测地笑:“看你本事。”

 

(200)

吴邪并不知道哑巴张最后和他那群战斗力爆表的爷爷奶奶说了些什么,他跟吴老狗一席话说完,自己思考了很久,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后颈。

Omega信息素腺体在后颈皮下大概仅半厘米的位置,从这个地方把alpha信息素注入,就能形成暂时标记。完全标记则要做全套,必须将信息素从生殖腔内部注入。男性omega理论上在主动发情期中被标记,怀孕率是百分之百。

吴邪拿出手机,翻开日历,算了算日子,然后给厍青打了个电话。

“喂?阿青,我家那个的信息素,你给提纯一个百分百纯度注射液寄给我吧。”

 

(201)

晚上安排住宿,吴三省看着哑巴张,拦在楼梯口寸步不让。

吴三省:“你绝对不能上楼知不知道?楼上是小邪的房间,你要是敢随便进去,我弄死你!”

胖子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楼客厅沙发上,被吴三省如临大敌的表情逗得不行,但是围观的人太多,他不敢笑得太嚣张,就凑在吴邪耳边悄悄对他说:“天真宝贝,你看你三叔,像不像老母鸡?”

吴邪也笑起来,他看着吴三省边说还伸开了手臂,对胖子的言论表示非常赞同:“确实像。噗……我也是才知道三叔这么逗,以前就以为他是个黑道大佬呢。”

“黑道大佬啊……”胖子把视线顺着大厅绕了一圈,看到玩手机游戏的解雨臣,玩大富翁的霍秀秀齐铁嘴张启山潘子,看脑残言情剧的二月红和霍仙姑,举着哑巴张的刀翻来覆去爱不释手的黑背老六,唯独吴邪爷爷吴老狗看着还算正常——端了一杯茶慢慢地喝,虽然腿上还趴了一只白毛小狗,“我看来看去,也就是小哥的气质最配得上‘黑道大佬’这四个字。”

吴邪伸了一根手指摆了摆:“No,nonono,胖子你说这话我还真就不服了,其他人不评价,我二叔才是真教父气质,往那里一坐,看谁谁怀孕。其实小哥虽然气质沉稳,但是身上还是会透露出那么一点打手的感觉。”

 

(202)

吴邪二叔吴二白,其人常常被人怀疑是两个alpha生出来的alpha,年轻的时候简直是行走的信息素发射器,上一次街就能让半打omega被动发情。不过他一直把自己老婆藏得很深,以至于连生身老爹吴老狗都不知道,老九门里知情的人就只有张启山。

此时的吴二白刚到达美国拉市。

美国这时是上午时分,张海杏去学校上课,家里就只有张海客一人。他在小花园里摆了小茶桌,准备好了茶水点心等待来客。

吴二白一身黑色长款风衣,从车上下来那风度能直接登报。走进别墅大门,看到花园里正在喝茶的张海客,先摆出谈判一号表情:“张先生,久等。”

张海客没有起身,而是坐在椅子上,朝吴二白举了举茶杯:“吴先生,从杭州来的雨前龙井,赏脸尝尝?”

吴二白拖开椅子坐下,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笑着说:“好茶。不过毕竟泡茶的水打了折扣,我可能是喝惯了西湖水,这美国的水泡得茶,喝着不怎么习惯。不好意思啊,见谅。”

张海客不甚在意地摆摆手:“吴先生说笑,这是我招待不周。”他掏出一根烟,含在唇边点燃了,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我们时间都很紧张,长话短说吧。虽然不能走明面上的程序,但是老章程是不能马虎的,这个聘礼的事,吴先生能做主,就先定下来。你看怎样?”

吴二白就从风衣内衬口袋拿出一本支票和一支笔:“聘礼就算了,还是说说入赘的事吧。”

 

(203)

吴邪半夜起床,先到胖子房间把人叫醒,然后两个人一起偷偷摸摸溜进哑巴张的房间。

哑巴张看到穿着蓝色小狗棉质睡衣,脚上还没穿拖鞋的吴邪,皱了皱眉,但还是依照吴邪的要求把房门反锁了。

吴邪小声说:“我爷爷答应了。”

胖子:“那感情好,我和小哥赶紧回去准备准备……”

哑巴张打断胖子,轻声说:“暂时不行,我要去青海一趟。”

吴邪第一次不是直接反对,而是问:“这一次要多久?”

哑巴张转头看着吴邪,轻轻地说:“三个月。”

吴邪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用无所谓的语气说:“才三个月啊……没事。刚好我联系了那边一个很厉害的医院,我们一起过去,你去之前先顺路去医院看看,再去做你的事。我就在医院等你好了。等你回来,再商量别的事。”

 

(204)

青海省格尔木市军事医院。

霍玲和齐羽接到吴邪的联络,对视苦笑。

一身白大褂的霍玲,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依然风姿绰约,她习惯化淡妆,樱色的唇线微微弯起:“小邪胆子这么大,要是张伯怪罪下来,我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话里全是无奈。

齐羽推了推眼镜,还是保持着高冷精英的形象,不过说的话就没那么有底气了:“先不说后果,做不做得成还是个难题。你不会不记得吧,他可是从那位手下走过一遍的,你准备用什么药?用多大剂量?呵,我发自真心建议用物理麻醉。”

霍玲:“别搞笑好不好?你上还是我上?我可是柔弱的女omega。”

齐羽:“徒手拆快递单手开啤酒瓶盖的人,还是别用‘柔弱’来形容自己。再说,我还是柔弱的男omega呢。”

办公室里就安静了很久,然后霍玲一拍桌子:“怕什么!一个beta而已!就是来十个alpha我也能吊打!先去住院部定一间vip,等人来了,我们治不了他,还怕小邪不能治他?”

 


#齐家不是满门皆O,就瞎子和齐羽是O而已#

#写吴邪算日子那里,总有种他是在算姨妈啥时候来的错觉_(:з」∠)_#

#二叔和海客大伯的对垒,哪个更男(se)神(qi)#

评论 ( 50 )
热度 ( 258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