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相易物语(20)

(20)

张起灵看完货,就直接在搬来的椅子上坐下,不再出声了。

吴邪一个人面对七八双眼睛,把手装进裤兜里捏紧拳头,然后也走过去坐下。不知为何,伙计搬来两把椅子挨得特别近,吴邪把手臂搁在扶手上,手肘能直接碰到闷油瓶的手臂。但是他忍住没把手臂缩回来。

老赵拿着电话过来,递给吴邪:“老板,小王哥。”

吴邪把电话接过来:“喂?”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老板!人已经都挡回去了,你看是自己收着,还是放消息出去?正好北京王老板那边说现在那边市场正好缺货呢。”

吴邪听到王盟的声音,那叫个亲切,没忍住笑得大了,赶紧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发现其实根本没人看着他。伙计们一般都不太敢直视吴邪,特别是张起灵也在场的时候,怕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吴邪还是第一次有自己的龙脊背,要马上就转手卖出去也有些舍不得,但是他不清楚自己怎么说才是正确的,怕不小心露馅。手下养了这么多伙计,这东西也不是自己亲自淘上来的,不换成现金分出去,只怕不太好。

这一迟疑,就被王盟脑补一番,直接误解了意思:“老板?你是不是有意思自己留下来啊,那我去跟王老板说一声。这次红包包多大?”

吴邪:“……”他愣愣听了,心里只骂败家,但是又苦于说不得,垂眼思索了一下,“红包的事,我自己问问他们的想法,你就别管了。”

王盟:“那行。哦,还有件事,老板你不是要我帮小张爷找男班主任吗?我找了好几个学校,定了个名单,你什么时候看看?”

吴邪这才想起自己现在还有两个儿子,据说是送到爸妈家住一天,但是最迟晚饭也要去接了。

处男二十多年的吴邪怎么也没想到,他连个女朋友都还没交过,就要开始操心儿子的教育问题,实在是头大。但是事到临头,不干还不行。

吴邪:“你……发个邮件给我吧,我回家再看。”这么暂时敷衍一下,他可不敢擅自做主,万一选的不好那不是害了人家小孩子。

在吴邪打电话的时候,老赵就一直在他侧后方半米处等着,看吴邪挂了电话,就又把电话接过去。

吴邪心里不断感叹自己的排场真是大,又想起要发红包的事,就问老赵:“带东西过来的人都在哪里?你把他们叫来,我有些事要问问。”

老赵斜着眼看了看旁边那几个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的伙计,伸手一指:“老板,就是他们几个,东西是从江西那边出来的,没过长沙。”

吴邪看着那几个彪形大汉,脑门一滴无形的冷汗滴下来。他转头看了眼闷油瓶,勉强找到点安全感。要是万一被识破,闷油瓶肯定能把他抢救出去。

那些伙计不是常在铺子里待的,不太敢和吴邪贴近了交流,就在原地没动,隔着有一两米的距离。

其中一个穿灰色汗衫的说:“老板,红包什么的,您照往常意思意思就行,咱哥几个不差那钱,就是把这东西带来给您看看,合不合您的心意。您看得上就好。”

这话里有几分真心,吴邪刹那间还真分辨不出,不过,他倒是了解到,自己现在的身份真的很不寻常。于是又想起那天早上听到闷油瓶手机响时的铃声,“佛爷”。曾经老九门第一家张家的家主,就被人尊称为“张大佛爷”,如今吴邪也被人称作“佛爷”,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水分?但是红包倒是好解决了。

吴邪就对管事老赵说:“那就照往常的数,再每人加个五成给他们包吧,这东西光看分量,也是挺辛苦人的。然后其他人也都包个,有好东西,大家一起高兴高兴,你看着办吧。”

老赵点头,拿出手机用计算器算了算:“行,老板,那我回头把账单直接给张爷。”

吴邪:“嗯。”为什么是给闷油瓶?怎么原来家里是闷油瓶管账吗?闷油瓶原来也会看账吗?吴邪这么想着,转头去看闷油瓶,发现闷油瓶正好也看向他。

张起灵看着吴邪,感觉周围其他人也或有或无地看向这边,便站起身,伸手拉住吴邪的手,把他也拉起来:“累了?”

吴邪只觉得手心发烫,脸上的温度也有些上升,他想忍住,但是这种事根本忍不住,只好小声喊了一声:“小哥……”

张起灵听出他可能是有什么问题,上去直接把人抱住,把吴邪脑袋按在自己胸前,不让别人看见:“走吧,回家。”

老赵看这架势,就以为吴邪是又头疼,赶紧让人把路让开。

张起灵也借势干脆把吴邪一把抱起来,直接向店外走去。

小跑腿跑过来,手里拿着吴邪的车钥匙,隔着半米的距离跟在张起灵身后:“张爷,我开车送你们回家吧,老板这个样子……”

张起灵没回话。

吴邪抱着张起灵的脖子,心里一片卧槽,脸上都要烧熟了,但是他不敢抬头,怕被人看出来,只能把脸压在自己臂弯里,暗骂闷油瓶这人不按常理出牌,自己会演戏,不代表搭档也会啊!

小跑腿从后视镜看着吴邪一直被张起灵抱在怀里,就主动说:“老板不舒服,晚上接两位小少爷的事就交给我吧。”

张起灵抬眼,从后视镜看着小跑腿,半晌才微微颔首。



#小哥是很懂得,毕竟活久见,演得得心应手,但是影帝能不能照顾下演艺圈新人天真的感受?#

评论 ( 27 )
热度 ( 253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