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相易物语(16)

(16)

回家一路不可谓不纠结。

城区里过了这么多年,路线多多少少有改动。吴邪记忆中的路线已经有些不对了,张起灵记得的来时的路有些是单行线。总之两个人都不太清楚,停停走走问了好几次路才摸回家。

好在钥匙在衣服口袋里,不然连门都进不去,还要叫人来开锁,那画面吴邪光是想想就觉得够了。

刚打开家门,就听到客厅的座机在响。吴邪家的座机装的有来电显示,看号码居然是店里打来的。

吴邪看着张起灵,不知道该不该接。张起灵也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自己接起了电话。

管事老赵终于等到有人接电话了,恨不得叩谢菩萨:“老板,你终于回来了!我打你手机一直打不通,打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还以为老板你出事了呢!”

张起灵:“……是我。”

“啊!是张爷啊!老板呢?”

张起灵看一眼吴邪,把听筒递过去,吴邪接过,硬着头皮开口:“找我有什么事吗?”

老赵:“老板!哎呀老板,我们大伙儿还以为老板你出了什么事!知道张爷和你在一起就放心了,下午打你和张爷的手机都打不通,大家心里都吊着呢!是这么回事,下午从下面收上来一件龙脊背,但是何先生看了说不好说,其他几个掌眼也都各是各的说法,争了两个多钟头了,脸红脖子粗就是没个定论,所以想请张爷来看看。再就是,还有另外两家想收这东西,小王哥做主带人拦下了一家,剩下的想问问您是个什么意思。”

吴邪:“……哦,我知道了。”他看着张起灵,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一长串的问题。龙脊背!他长这么大见过的龙脊背就是闷油瓶那把黑金古刀,怎么会知道该如何处理?叫闷油瓶去看看估计没问题,但是自己这里的问题就大了啊!

张起灵点点头,然后对着吴邪做了个口型,“拦住”。

吴邪:“张爷说他会来看,你们先把别的人都拦住,东西留着,还有别的事吗?”

老赵:“没了,老板,张爷是晚上就过来还是?”

张起灵摇头,吴邪就说:“今天就算了吧,明天一早过来。”

老赵那边松了口气:“好的,那就不打扰老板了。”

挂断电话,吴邪哭丧着脸看着张起灵,说:“小哥,这下怎么办,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明天去连人都不认识,肯定会露馅啊!”

张起灵也陷入了思考,的确,未来的吴邪这一手,硬是把他们卡死了只能尽力待在家里,既保证他们不会出乱子,又保证他们找不到什么信息。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就说我失忆。”

吴邪:“啊?小哥你开什么玩笑,无缘无故的,怎么失忆?”

张起灵不说话了。

吴邪在沙发上坐下,抱着脑袋使劲想。店里的人叫闷油瓶张爷,一定对他比较熟悉了,但是这称呼是带着恭敬的,说明闷油瓶很有地位,收的货到所有人都确定不了的地步才打电话来,说明闷油瓶不轻易出手,而其他人也知道他这一点。很有可能闷油瓶的性格对外还是老样子,所以他只要自自然然地去认个东西就行。

至于自己,吴邪就头大了,他直觉自己变化大得有些离谱,虽然原因不明,但是单看未来那个闷油瓶对待自己的态度,就知道未来自己可能不是个脾气好的人。但是脾气不好的表现形式那么多,他怎么知道是要演暴躁黑社会老大那款还是阴鸷毒枭那款?那个人还要自己拿主意,又要用什么样的方法处理抢货这种事呢?

吴邪有些苦恼地说:“小哥,你真是方便,不管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话少,要演起来也容易,我就惨了,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伤脑筋啊!”

张起灵也坐下来,与吴邪隔了半人的距离,抿了抿唇:“我知道一点。”

吴邪有些惊讶地抬头,睁大了眼睛看向张起灵:“小哥!你知道什么?”

“他看起来还是和你一样,做事更果断,下手不毒但狠,”张起灵一边回忆一边说起来,“不摆脸色,也不常笑,发火的时候眼神会变得狠厉。会用枪。”

吴邪听完,低头酝酿了一下,然后摆了个自以为很果断狠厉的表情看向张起灵。

吴邪:“小哥,你看,这样行吗?”

张起灵淡淡看了吴邪一眼,没说话,只摇头。

“唉……这到底要怎么搞啊!我怎么会成这么一个人,真是想破头都想不明白!”吴邪抹了把脸,觉得脸部肌肉都被自己拗到酸痛。

“你太刻意了,很容易被看出来。”

“但是不刻意的话,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我和他,完全就是两个人了吧?”

张起灵顿了顿,抬眼看着吴邪,摇头:“不,他就是你,你就是他。你们是一个人。”他说完,起身向原本是客房的房间走去。

吴邪独自坐在沙发上,仔细思考闷油瓶说的这句话。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十七年的时间,到底改变了什么呢?改变了闷油瓶和自己的关系,或是自己的财产社会地位,或是自己的生活习惯?还是说,改变的根本都是表象。

陷入人生思考的吴邪还没有得出个结论,就觉得头顶一片阴影。他抬头一看,发现是原本已经回房的闷油瓶又回来了。

“吴邪,没有客房。”

吴邪闻言起身,把四扇房门都打开看了一遍——一间主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卧室里面只有一张上下床型的儿童床,最后剩下一间居然是宠物房,天花板挂着猫爬绳,各种大大小小的猫玩具摆了一地。



#就问小哥,胖子都睡不下去的木沙发你睡不睡!#

#科学解答上一章的时间换算:

第一次:20邪晚饭时间过去,03邪当时是中午,03邪在20年睡过一夜,第二天夜里穿回去,20年代时间流逝一整天外加晚饭后的时间,算1.25天。而20邪则在03年度过半天+等小哥的三天,第三天等到人,下午接近晚饭时穿回去,算三天多一点,张爷是凭邪帝的手机时间判断的,所以有一点误差,就说了3.5。这就是第一次的1.25比3.5,03年代时间流速是20年的两倍多一点;

第二次:20张爷晚上去,呆了三天整,20邪帝从看见03哥开始计时,到最后把车停在路边,一共接近8小时,算0.3天,然后20邪就深夜到达给张爷讲鬼故事去了。所以第二次是0.3比3,时间流速已经变大成了十倍;

邪帝以这两次的数据为凭,猜测下一次的时间比是1比40,其实是按后一次是前一次的四倍算的,不是按爆炸增长,那么如果是爆炸增长呢?很有可能流速比会达到1比80,可不可怕?80天的时间,邪帝能出柜无数次哦#

评论 ( 35 )
热度 ( 200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