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相易物语(11)

(11)

晚上,吴妈妈打电话来,说要接两个孩子去住,吴邪问了一下张和的意见,就应下了。吴妈妈年纪大了,只能呆在家里,时间一长就无聊,就轮着把蜜蜜和孩子们接过去陪她打发时间。她跟张起灵一样最宠小的,但是吴一穷最喜欢张和。张和下得一手好象棋,吴一穷送了他不少棋谱,老少两个一见面跟地下党接头似的,先去书房关了门杀两局。

家里规定了张和吴平上学时每天八点半,放假每天九点就必须要睡。吴平穿着睡衣,赖在吴邪床上不肯走,一定要跟他师娘睡。他撒娇的技术很高杆,不像其他的小孩就是哼哼唧唧,他都是睁着眼睛看着你,然后时不时扯扯衣袖啊拉拉衣角啊。最后逼着你投降。

不过吴平想要跟吴邪睡这个想法从没实现过。

一是因为男孩子要自立,两兄弟一起睡已经了不起了。二是因为吴邪认床认枕头认人,他睡觉要是张起灵不在旁边就铁定失眠。

张和就站在床边,看着吴平说:“再滚一遍就下来吧,师父说了,明天去奶奶家玩。”

吴平抱着吴邪的枕头,横在床上滚来滚去:“奶奶上次说,给我做白糖卷吃。师父师娘去么?”

“只把我们送过去。师娘忙,你别总是缠着他。”张和很严肃地教导自己弟弟,“还有,你暑假作业我帮你写了一半,但是剩下的你要自己写了。你字和师娘的越来越像,我写不了。”

其实幼儿园哪里有暑假作业,都是吴邪给布置的,每天抄诗词古文,做一些简单的算术题,还要默写英语单词。吴平到底还小,常常写着写着就跑神去玩别的了,就只能张和这个老成的哥哥帮他做一点,免得事后被骂。

吴平坐起来,翻身下床,然后尽力把被自己搞乱的床单扯平:“那我自己写,写不完再叫师父救我。”

张和懒得跟这小纨绔扯皮,牵着吴平的手回了自己房间睡觉去。

吴邪洗完澡出来,看见张起灵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正拿着那个银色苹果手机。他走过去靠着张起灵坐下,然后把头靠在张起灵肩上。

“研究出什么来了?看得这么认真。”

张起灵扭头看了一眼枕在自己肩头的吴邪,轻轻地问:“困了?”

吴邪没说话,只摇头。

张起灵:“没看出什么。去睡吧。”

吴邪还是没回声,他在张起灵肩头蹭了蹭,长舒了一口气。

张起灵把手机收回口袋里,然后侧身伸手环住吴邪的背,把人抱了起来。他把人送进卧室,放在床上,又出来拿了吴邪落在客厅的拖鞋,放在床边。

吴邪靠在床头看着张起灵,慢慢笑起来:“小哥,你都没变老,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

张起灵上了床,也靠坐在床头,把空调温度调整一下,又把薄被抖开,盖在吴邪身上。他做完这些,就转头看着吴邪,抚着吴邪的眼角,轻轻地说:“你也没变。”

“你骗什么鬼?”吴邪笑着说,“我都已经四十三了,怎么可能没变?有时候我看着你,觉得自己跟老牛吃嫩草似的。”

张起灵摇了摇头,说:“我才是老牛。”

吴邪笑得更欢,他也伸了手捧住张起灵的脸,然后把自己的脸贴上去左右碰了碰:“对,你这个小白脸老牛,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

张起灵没有回话。吴邪总是喜欢这么说,说有多么喜欢他多么爱他,但是这种事说得多了,也就麻木。张起灵从来没有开口说过他喜欢吴邪。

“小哥,你一直都是小哥,但是我却成了老吴,等我死了,你怎么办呢?”

张起灵是很忌讳这种话的,他用手指掐住吴邪的下巴,手上用力,嘴上还是轻轻地说:“不要说话。”

然后就吻上去。

这是一个很深重的吻。张起灵控制住吴邪的头不让他转开,自己还睁着眼睛,一边吻一边看着吴邪的脸。极近的距离,视线都有些恍惚。

许是经历的生死太多,吴邪把这事看得极淡,他总是能满不在乎地讨论自己的寿数,表情都是一派自然。他唯独看不淡的就是对张起灵放手。死亡会硬逼着他放手,他心有不甘。时光遗忘了张起灵,但是世上只有一个张起灵。吴邪哪怕体质变了,也还是在不断老去。

一吻过,吴邪推开张起灵,喘了好几口气:“你又来。我跟你说正事呢,听到没有?”

张起灵就这么看着他,然后说:“不会太久,吴邪,你不要怕。”

“我会怕?我怕什么。”吴邪用额头抵着张起灵的肩,语气轻缓,“最后大不了,就给你一枪,如果我打不了,就叫阿和动手。总不会让你又从我眼前跑了的。这样算来,应该怕的人是你吧。”

张起灵抬手摸摸吴邪后脑,然后说:“随你。”

 



#是不是奇怪这章这么短?因为下面是……你懂得#

#一边写文旁边家长一边催婚,我真是【】了dog了,实在没心情,明天再直接在这章接着更新#

评论 ( 38 )
热度 ( 245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