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相易物语(3)

(3)

2003年8月17日。

吴邪自认为自己前半生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是现在这状况还真是有些棘手。佛爷当久了,突然一朝回到解放前。吴邪照着自己的记忆梳理时间线,如果他是回到2004年的这天,可能还算是普通hard模式,但是2003年,可以说是extra地狱模式。

张起灵在西沙恢复了记忆,而自己正处于刚入局又一无所知,身手奇烂,和胖子的关系也没那么铁,三叔解叔傻傻分不清楚,黑眼镜还不知在哪个山旮旯里。

吴邪摸索着口袋里那个张起灵的手机,想了个把小时,决定先把张起灵骗过来。如果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周围所有人,唯有现在的张起灵是可以绝对信任的,因为没有欲望,也就绝对不会害他。

要骗张起灵现身还算简单,吴邪勾起唇角,张起灵说过他那时会和张家单线联络,有个内部的短号,他打过去,就算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都没有,凭他能搞到这个号码,张起灵也一定会被吊出来。

只要张起灵出现在他面前,就一切都好办。

一个多月后,解子扬邀他去的秦岭,就是能回到正确时间点最有可能的办法。

吴邪用的店里的座机打电话,接通后,果然那边先问。

“你是谁?”

吴邪:“小哥?不过我还是想叫你一声,张起灵。我是吴邪,正常来说几个月前我们才见过面,不过我现在有点事要和你说,很重要,如果可以,希望你能三天内到杭州我的店里来一趟。当然了,你肯定不会信我这么几句话。”

那边一直沉默。

吴邪:“你要是不相信,我就会走你们张家的程序找你,张海客,现在不是正好在香港么?”

“嗯。详细地址。”

吴邪:“你拿笔记着,我怕你半路上忘了。”

三天后,吴邪早早等在店里。他自己也不想起这么早,毕竟五六年没起过早床,但是他这几天睡不好,早上被光一照就醒了,想赖床都不行。

王盟看吴邪脸色发白,就问:“老板,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吴邪摇摇头,现在的王盟和那时的自己都是半斤八两,让他知道的太多不好:“我没事,就是这几天失眠。对了,王盟,你去买点哈密瓜来。”

“老板,你想吃哈密瓜啊?买一切还是买一个?”

“一个。今天我男人过来,你再去楼外楼定个包间吧。”

王盟:“……是、是啥?老板你的谁来?”

吴邪不耐烦多说,只翻了个白眼。

离正午十二点还差半小时的时候,店门一响,一个背着大旅行包一身深色登山装的男人走进门。现在正值流火七月,但是这男人这么一身装扮居然脸上没汗。

王盟有心上去围观一番,但是没胆,就藏在电脑后面伸着脖子看。

吴邪看见人,依旧坐着没起身:“我怎么知道,你就是他,你们张家人,戴面具的本事可是厉害得很。”

张起灵:“你不是吴邪。”

王盟被这两句对话吓得一身鸡皮疙瘩,说好的是老板男朋友呢?

吴邪:“我当然是吴邪。张起灵,”他起身靠近,眼神在张起灵身上扫一遍,“……你他妈几天没洗澡了!快给老子回家洗澡换衣服!王盟!下午关店歇业!”他说着拉住张起灵的手就往门外走,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又返身回来。

“王盟,你去买两套穿着凉快的衣服,送我家去。”

王盟:“好的,老板。额……姑爷穿什么码?”

“跟我一个码。”

“哦。”

张起灵被吴邪拉着手:“……”

张起灵被吴邪压在浴室前前后后洗刷了个干净,王盟衣服还没送来,吴邪就只给他找了一条裤衩先穿了,就裸着上身坐在客厅里。

吴邪坐在张起灵身边,不知在等什么,一直没开口说话。

“你有什么事?”

吴邪听张起灵问他,才把视线从电视上移开:“你衣服洗了?”

“……”

王盟这时刚好按了门铃,吴邪用脚踢了踢张起灵小腿:“去开门去,你的衣服。”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然后起身去开门。

王盟对着张起灵的胸肌腹肌咽了咽口水,把衣服袋子递过去:“姑、姑爷好?”

“王盟,擦擦,别对我的人流口水,要找自己去外面另外找个。”

张起灵沉默地提着袋子又走回客厅坐下。王盟也跟在后面进了门。

吴邪斜睨了张起灵一眼:“就知道傻坐着,去把衣服换了啊,自己的衣服也洗了。对了,你午饭吃了没有?”

王盟:“楼外楼定好了。”

张起灵:“……你到底有什么事?”

吴邪理都不理:“什么事都给我先吃完饭再说。去,卧室换衣服去。”

张起灵又用莫名的眼神看了吴邪一眼,然后真的就去换衣服了。


#小哥看着脑门没汗,实际上他是有点方的#

评论 ( 53 )
热度 ( 283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