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同居物语(10)

(10)

张起灵素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道上外号哑巴张,可见一斑。

他并不是不爱说话,只是无话可说。没有可说的,不知道对谁说,说了也没卵用。如此就也习惯了沉默。

他初见吴邪时,这小子一脸慌慌张张从他身旁跑过,一看就知道是个不经事的。后来瓜子庙那一切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他不知为何就喜欢缠着自己。

张起灵是个人。哪怕再多人把他当成神一般膜拜畏惧,他始终都依然是个人。

所以对吴邪产生感情,自然也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是他并没有想过自己是喜欢吴邪的。张起灵是个男人,吴邪也是个男人。

在张起灵的概念里,并没有同性恋这个词。

但是他自觉有些理亏,就让着吴邪,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反正他也没什么所谓。

吴邪跨坐在张起灵身上,让他有点懵神,但是并没有太惊讶。张起灵只伸了手扶在吴邪后腰上,免得人往后摔了。在张起灵的概念里,并没有吴邪这十来年的凶残事迹记录,所以还当他是那个战斗力只有五的小菜鸡。需要他处处护着。

吴邪一直直着背,累得慌,干脆放松了劲趴下来,把下巴搁在张起灵肩头:“老子说了这么半天,你到底听明白没有?”

吴邪看不到,只感觉张起灵脑袋有什么动作,他朝人后脑勺呼了一巴掌:“说话!用嘴说!我后脑袋没长眼睛!”

张起灵就开口:“嗯,你让我娶你。”

“娶你个蛋蛋!要娶也是我娶你!”

张起灵没做声。

吴邪停了一会儿,还是自己说:“那也得是你入赘!屁也没有还想娶我,回去跟着你吃糠喝稀?老老实实记死了,户口本上我是户主。”

折腾了一周,吴邪确实是累了,说着说着声音就没了。张起灵察觉到身上的人睡着了,又等了个把小时,才徐徐动作起来。

他们的手依旧被手铐拷着,所以张起灵只能单手把吴邪抱起来。好在卧室的门没锁,只需要侧身就能用肩膀把门顶开。最后把人妥妥安放在床上,正要松手打算就坐在床边地板上将就一夜,被睡得迷迷糊糊的吴邪拉住。

“小……哥,别……床上来睡……”

于是又把人往里挪了挪,也躺上床睡了。

二日早,张起灵还只刚察觉吴邪左手动了动,睁开眼,就只见吴邪右手猛地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把刀,刷的就要砍下来。他迅速抬手敲向吴邪手肘麻穴,吴邪手一抖,但那刀竟然还没掉,张起灵眼神一变,转手改握住吴邪手腕,右手就着手铐把人反制住按在胸前,左手按在腕关节处一个巧劲,吴邪痛呼一声,终于松开了手。

刀掉在地上,哐啷一声脆响。

胖子闻声吓得穿了条裤衩就夺门而入,看着两个人在床上手缠腿绕的造型也顾不上吐槽,捡起刀就往房门外扔。

“早就叫你他娘的把刀扔了!吴邪!你是不是魔怔!”

张起灵都被胖子吼得一怔。

吴邪终于清醒了,捂着脸闷笑。

胖子一脸怒不可遏,在卧室里来回走了四五圈,最后一屁股坐在红木椅子上:“你他娘的这是要折腾死谁!老子说了有话好好说!笑笑笑,笑个屁!有点儿本事了就硬气起来了是吧!老子牛逼的时候你他娘的还穿开裆裤呢!”

吴邪强忍住不笑回了句:“我就是没睡醒有点迷糊,没事,胖子。”

胖子半天没吭声儿。

“没事,有我。”

胖子这才抬头,看见张起灵也看着自己,眼神里一派认真,才微微消火:“小哥,有你这句话,胖爷我也就放了半颗心了。”他又转头看向吴邪,吴邪还是被张起灵死死按在胸前,也不知是个什么表情,“天真,我说个实在的,你可别再把刀塞在枕头下面了,胖爷我真怕你一个不好就抽刀自我了断了。”

吴邪说话声有些不自然:“那哪儿能……我日子过得好好的,不就是没反应过来床上多了个人嘛,没事没事。”

胖子看了床上两个人好一会儿,终于还是长出了口气,起身,走到门边:“醒了就麻利点儿准备出门,说好了带胖爷我在杭州好好玩玩儿。”说完把门带上离开了。

吴邪没有动作,就这么巴在张起灵胸前。

张起灵觉得胸前有些发潮,抬起左手摸了摸吴邪的头发,刚想开口。

“闭嘴!”

于是就让吴邪这么安静了一会儿。

再抬头,什么也没有发生,都是张起灵的错觉。

吴邪还是没打开手铐。换衣服的时候解了,换完又给锁上,依旧是一件薄外套套在张起灵身上,两只手握在一起塞在衣兜里。

出门前胖子一看这熟悉的造型,呵呵笑了两句:“在北京还没秀够,回来杭州继续?”

“你知道什么,”吴邪拿了手机和包装在张起灵兜里,“白堤断桥上尽是,也不差我一个。”


评论 ( 12 )
热度 ( 384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