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瓶邪】同居物语1

#日常

#除了OOC啥也没有的砂糖,糖里可能有毒,OOC都因为我是他们干爹,不亲

#可能有【】


(1)

到了如今这日子,吴邪的名字已经在道上响当当了。先不说这几年他为人越发深沉内敛,外人看了无不觉得其人莫测,今年更是收了消失多年曾经道上赫赫有名的哑巴张当看家掌眼贴身保镖,只这一点就看得出小佛爷如今家底厚实——哑巴张当年身价多少,道上几个大头头心里可都是门儿清。

但是实际上大名鼎鼎鬼神莫近的哑巴张,历史监控张家族长张起灵,他的生活和江湖上那些听着就能闻着腥风血雨的传言,画风完全不一样。

吴邪当爷当出了脾气,时时得仔细伺候,他早年奔波几乎熬干了精力,现在身体就开始有些走下坡路,他积威甚重,也就不愿把这么些糟心事儿透给别人知道。张起灵却独独不是吴邪的“别人”,所以自然一手负责照顾吴老板吴小佛爷。

“小哥……人呢?”

卧室里传来吴邪还迷糊的说话声,张起灵擦了擦手,走回卧室伺候人起床。

吴邪依旧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听着门响了,半抬了眼皮瞄了一眼,看见人走到床跟前,把两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

张起灵就轻轻握住吴邪的手腕,不大不小使了个巧劲儿,把人拉坐起来。

“早上吃什么?”

“生煎,熬了粥。”

“肉的?不吃。”

“虾仁。”

“哦,那我吃。”

张起灵把提前收好的衣服递过来,吴邪捡了件套头衫穿了,直接下床穿了拖鞋就往外走,还没走到门边就发现自己只能原地踏步,低头一看,一条手臂横栏在腰间。

“把裤子穿上,凉。”

吴邪老大不愿意,使劲儿去扒拉腰间的手臂,却无奈这手臂实在是可以和铁箍相媲美,只得放弃,但是嘴上还是要抗争一下:“麻烦,家里不凉,这么穿就行了,不是才刚入秋么,这是杭州又不是你那长白山顶的冰窟窿。”

张起灵自来是个惜字如金的,就是对上吴邪,也不过比对旁人多一些不同,他懒得和这小精怪打嘴仗,手臂一个发力,又把好好站着的人给甩回了床上。

“卧槽你干嘛!”

“把裤子穿上。”

张起灵说着,一手把吴邪按在床上防止人跑了,一手拿了裤子抖搂了两下:“是不是要我给你穿?”

吴邪气笑了,也懒得白费劲挣扎了,准备老实看看张爷准备怎么给个大男人穿裤子。

张起灵看吴邪动也不动,一副铁了心要和自己作对的样子,又把裤子扔开,伸着手指轻轻蹭了蹭吴邪的脸颊,被自己足足细致养了一个多月,终于丰润了点,但还是远不及十来年前的样子了。他俯下身,鼻子贴着鼻子,轻轻开口:“不想穿,就继续在床上呆着。”

如此说完,也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一手捏住吴邪下巴亲下去,一手拉着吴邪内裤的边,刷的就把裤头给扯了下来,远远丢开。

吴邪被毫无预兆扒成了个光屁股,还没发出声抗议,嘴里被张起灵的舌头堵得满满的,一想出声发出的就是些意味不明呜咽。他也不是才和张起灵比肺活量了,然而可想而知是无一胜绩。他以前还和胖子调侃过张起灵只怕是百年老处男,结果亲身体验了才知道处男是自己。那闷油瓶不知手上功夫厉害,舌头上的本事也精巧,吴邪只觉得那热舌在自己上颚重重刮舔而过,就能从后脑升起一阵强烈的酥爽,忍不住长吟出声。

“嗯——唔……放开!”爽是爽了,但是这一吻过长,差点没把吴邪憋死,最后使了老劲才把张起灵脑袋推开。

张起灵被吴邪一巴掌推在脸上,脸型都变了,偏偏还是那么一副表情,莫名就有种反差的喜感,吴邪只看一眼,就噗得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小哥,你脸好软啊!”说着继续手贱,捏起张起灵的颊肉不算,还往外扯了扯。

张起灵就凭他瞎胡闹,也不阻止,就是看着他。他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但是眼中却有了波动,就好像一向无波的寒潭突然卷起了浪。

吴邪也就这么被他看着,看了好一会儿,还是先忍不住,抬起脖子在张起灵鼻尖上亲一记,笑嘻嘻的:“小哥你长得不错啊!”

张起灵也低头回亲,亲在吴邪的侧脸:“你的脸也很软,也长得好看。”

被这闷油瓶夸奖长得好看,这可是件新鲜事,吴邪抬手抱住张起灵的脖子,把人搂住抱在胸口。张起灵就顺着他,但也不完全压下去,只虚压在吴邪身上。

“会说好听的话哄人了,张大爷等级又升了啊,几时是不是还能写首情诗来念念?”

“不会写诗。”

“哦,知道你是文盲。”

“上过私塾,不算。”

吴邪呵呵笑两声:“我可是正正经经本科学位证的,你有么?你别到时候拿出个什么秀才文书,而今可是社会主义了,不认那个。”这么说也就是开玩笑,毕竟时间经历摆在那里,他也就是有个正经文凭撑腰,哪里真比得过脑袋身上里全是硬货的张大爷。

张起灵也不生气,扯过团在床尾的空调被,盖在两人身上。

“再睡一会儿,饭醒了再热。”

 


评论 ( 16 )
热度 ( 740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