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瓶邪】神TM年会(元旦短篇贺)

**公历新的一年第一天全城停水,感觉很舒畅!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别人都有年终总结我没有,太辣鸡,没脸总结

**三叔跨年短篇延展,纯娱乐无逻辑,OOC

**OK??????

 

《神TM年会》

 

吴邪没有在外工作过,是以从未参加过那种企业年会,不过他听说过这种活动,手头拮据的小公司多是吃吃喝喝唱唱K了事,财大气粗的大公司甚至会高价邀请明星出场,场面之大堪比地方春晚。收到电子邀请函的第一时间,他就起了兴趣,想去围观一二。

可此事并不单纯,邀请函明着是发给他,实际上直指他家老闷,如果去了,说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小张哥对付不了吴邪,只好换张海客上场,两句话没说就摸到了吴邪的痒处。

“虽然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但是我们的企业文化历史悠久,还是很有些内涵的。”

张氏的企业文化脱胎于老张家,那历史怕是和中国有文字可考的历史一般久了,吴邪对此还是很服气的。

“而且,与会的都是张家的人,吴邪,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家族的人,跟族长是比不了,小本事嘛,还是不少的。”

吴邪称是,回想起了张家古楼里那些“右手形状的几把”,也是深以为然。

“都是张家的保留节目,外头可没有这么原汁原味的了。也就是今年,公司刚刚起步,还不算特别忙,以后忙起来,说不定就没空再开年会了。”

国人心理,但凡事物挂上了“仅此一次,过时不候”的标签,价值就会蹭蹭上涨。经张海客一番胡吹还吹,吴邪最后还是没禁住诱惑,答应了下来。

张海客大计得逞,不忘提醒:“别忘了,带家属一起出席!”

吴邪:“……”果然还是瞄准了闷油瓶。

答应下来后,吴邪还是花了精力准备的。他对公司年会的认知来自于网络和电视,搜索了一番注意事项后,决定带张起灵买新西服。

张起灵本人还有点勉强。他不太愿意上街,尤其这几日双蛋节日,街上人群接踵,热闹非凡。更别说还要去商场买西装,背景音乐不是“好运来”就是“jingle bells”,每换一套出来,还会被路人围观偷拍。很奇怪。

买完西装还要去剃头,那就更烦。

一个头发五颜六色的小年轻围着你,不停地说“先生好帅呀烫头吗染色吗不如办张卡吧”,比苍蝇还要聒噪,偏偏避无可避。

张起灵回忆起自己小时候,仅有几次找剃头匠剃头,一把剪子一柄剃刀,三两下干净利落。现在倒好,剃个头,剪刀一溜打开有十几把,理发师翘着小拇指捏着,半个小时才能剪左眼上头那两寸宽的地儿,剪几刀,还要拿个喷水壶对着喷,脖颈子都能被喷湿半边。

好容易结束了,站起身呼口气,却发现一旁的吴邪头上包着保鲜膜端坐着看杂志,问了才知道,还要等他一个小时。

张起灵:“……”

一顿折腾下来,天都黑了。

上车后,吴邪就开始交代。

“他们明摆着是要你去,邀请我只是个借口。”他郑重说道,“肯定要灌你酒的,意思意思抿一口就行,千万别被灌醉了,不然肯定会被他们拖去小黑屋,让你被动的给我戴绿帽子。”

张起灵:“……”

“你是张家族长,虽然没有参与公司的建设,但是张氏的精神领袖,通俗来说,就是吉祥物,太上皇,地位超然,出席这种正式的场合,就要注意形象,和蔼中不失严肃。”

张起灵:“……”

“唔……搞不好还会请你上台发个言什么的,我看网上很多公司都有这个环节。”吴邪大腿一拍,“那还是提前准备个草稿比较好,你话少,万一上台了说不了两句,人那么多就会很尴尬的。”

张起灵:“……”

不得不说,有时候黑瞎子说的话还有几分道理,找个心思细腻还年纪小的对象,是一种甜蜜而沉重重重……的负担。

所谓的发言草稿,最后以两个人都不知道要写什么而放弃告终。

到了酒店门口,临下车,吴邪低头一思索,说:“小哥,要不你也去表演个节目好了!”

张起灵:“……”

突然就对这个“年会”产生了恶感。

张家包下了宴会厅。

厅一侧有带LED屏的小舞台,屏幕上正在滚动播放着特意制作的视频,配乐不知是哪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张家人唱的,粤语的《光辉岁月》,寓意不错,发音标准,就是跑调。

厅中摆着十几张圆桌,菜品都上齐了,只是还没开餐。

入口两侧则是排摆着两列花篮,吴邪去看了,居然还是别的公司送来的,让他觉得很神奇。

胖子比他们先到,已经和张海客聊嗨了。黑瞎子远远地坐在离小舞台最近的那一桌,手里拿着一把二胡在调音。黎簇和苏万就坐在黑瞎子旁边,低着头凑在一起,大概是在打什么手游。

吴邪最后给张起灵整理了一下领带,并肩走进去。

从第一个注意到他们来了的张家人开始,无声的议论迅速蔓延开,喧闹嘈杂的谈话声不到十几秒就全歇了,黑瞎子调试二胡的声音顿时突兀起来。

“嗯?”黑瞎子茫然地抬头,看到门口的两人,才明白过来,举起弓子挥了挥,就算是打过了招呼,接着就继续调试。

张海客走过来,看到西装革履还做了新发型的张起灵,哑口无言。

吴邪扫视一周,才发现所有人里就他和张起灵穿了正装。

吴邪:“……”他好歹忍住了没皱眉,问张海客,“你们这公司的年会,就这么不正式的吗?都不要求着装?”

张海客已经猜到这两人为什么会做这打扮,虽然没有笑出声,但眼神里满是笑意:“年终聚会嘛,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让大家伙儿放松放松,就不讲究那些规矩了。再说,这儿有不少是要表演节目的,穿西装不太方便发挥,没办法统一,干脆就不要求了。”

张起灵:“……”

族长到场,小张哥便宣布年会正式开始,节目搞起来,也可以开餐了,边吃边喝边看节目,都高兴点儿。

吴邪看着那群板着脸,不约而同拽得二五八万的张家人,表情淡淡的攀谈碰杯,实在是不知道哪儿能看出来他们高兴。

但是场子里的气氛确实挺热闹。

随着张起灵,吴邪他们自然是坐舞台正前方的主桌,张海客几个公司的核心元老作陪,不出所料,上来先敬了族长三杯。

张起灵牢记吴邪的交代,端着杯子假意舔了舔。

吴邪见状,也放了心,把注意力放到了舞台上的节目上。

张家的节目很传统,上午看到节目单时,便是扑面而来的古朴气息,类似于古代市集街边的杂耍,没有花里胡哨的虚假表演,都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吴邪幼时跟着爷爷看戏,学到了在精彩处叫好的技能,被这古朴的节目一感染,正好用上,边鼓掌边气势如虹的喊出一个“好”字。

台上表演的那人,脸肉眼可见的红了,对着台下稍微鞠个躬,赶忙逃离了舞台。

张起灵:“……”

张海客:“……”

如果是时下流行的歌舞,吴邪还不会这么投入,偏就是这些老式杂耍,让他兴味盎然,吃饭的胃口都被带着大了许多。

又有个节目,表演口技,表演者展着折扇挡住半边脸,一时表演闹市人群,一时变成山林鸟兽,还有山风水流瀑布海浪,最后压轴竟然表演了吴邪的杭普。

胖子“豁”了一声,转头看向吴邪,又看台上,直说神了。

张起灵的手放在桌上,轻敲了几下,张海客瞟了一眼,猜测族长心情还可以。

唯独吴邪脑回路不同,扭头狠瞪了张海客一眼,质问:“你他娘的又派人监视我?!”

张海客:“……”他急中生智,“为了节目,不是监视,这不是头个人齐全的年会么,为了效果早早开始准备了,这孩子比较实诚,觉得这样子比较有惊喜感,所以悄悄取材,诶,取材!”

吴邪有些狐疑,碍于场合,没做过多纠缠,继续看节目去了。

见糊弄过去,张海客松了口气,与小张哥对饮一杯压压惊。

黑瞎子的二胡表演夹在这群张家杂技中,就有些平庸,他带着墨镜,也不像电视上那些表演者,拉的时候还摇头晃脑,仅仅是正坐着。也有出彩的地方,他指法惊艳,曲子难度颇大,还是原创的,吴邪用手机录了下来,觉得非常有纪念意义。

黑瞎子一下台,就被黎簇苏万联手灌了小半斤酒,当时就摇头了。

原本觉得一晚上的时间太长,经历了才发现,其实很短。

整个年会行至尾声,吴邪也喝得晕晕乎乎,撑在桌上,和胖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荤话。

张海客觉得时机成熟,便推着张起灵的背,将人拉到台上,话筒举在嘴边。

“我们张家,今年也算是新生重聚的一年了,现在就请族长来给大家说两句,来,鼓掌欢迎!”

台下顿时爆发出整场最热烈的掌声。

张起灵眨了眨眼。他听了吴邪的话,并无醉意,但很明显,台下已经横尸遍野。话筒抵在下巴上,想直接走人,又想起吴邪说了,要“和蔼”。

于是只好开了尊口:“嗯,新年好,让吴邪来说。”

说完推开话筒,下去把吴邪搂了上台。

张海客:“……”

吴邪头晕,还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他看到话筒,清了清嗓。

“感谢各位的邀请,让我们能看到这样一场精彩的节目表演。新的一年,也祝各位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在场几个已经一百出头的人:“……”

“张氏公司,对于各位来说,不仅是新的开始,也是团圆,我们也祝贵司事业蒸蒸日上,商场武运昌隆。”

说到这里,吴邪自己先带头鼓掌,台下便也跟着拍手。

最后吴邪总结:“至于你们的族长,张起灵同志,是我的,感谢各位的关心和挂念。”

说完,自己拍了拍手,转头发现张起灵没拍,握着他的手腕摇了摇:“鼓掌呀。”

张起灵也就抬手,鼓起掌来。

张海客抹了把脸,强颜欢笑,拿过话筒:“……谢谢族长和吴邪先生的发言!”

 

当晚,黎簇就把吴邪发言的视频上传了朋友圈。


fin。


#元旦快乐!#

评论 ( 56 )
热度 ( 986 )
  1. 荷花T_theresa 转载了此文字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