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大逃杀(中)

(中)

解子扬把打空了弹匣的步枪摔在地上,咬着绷带的一头给自己包扎伤口,他一路来没有遇到太多人,但就是微妙的倒霉着,不是身陷爆炸区,就是物资紧张。

偏偏Lancer又是那么一个人,解子扬不敢将身家性命交给从者,挣扎得越发艰难。

潘子不能离御主太远,但又被下了言灵咒令不许靠得太近,只好保持一个能够及时回援的距离,在御主周身的区域徘徊。解子扬这个人心性不如何,但魔力却很充足,而且尤其擅长投影魔术(以自身魔力凭空造物),给潘子使用的冷兵器都很不错。

到第二日正午,机械女声再次全区全员播报,存活人数已经低至15人。

解子扬没有跟潘子交谈,但御从之间魔力公用,感应有一定的相同,死在他手上的散兵有一个,Lancer的对单兵武力值非常高,潘子手上足有七条人命。

解子扬觉得毛骨悚然。

短短三十六小时,在偌大的地图上偶遇上人都困难,也就是说,Lancer的行动方式,就是见人必杀!

这条来自吴家的狂犬,居然不是狂战士,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张海客凭借着张家内部特有的技能,尽可能的追逐着族长的踪迹。

黎簇被从者扛在肩上,无事可做,干脆掏出了一条黑巧克力吃了起来。他使用了极隐秘的手段,自带来了一些用于补充魔力的食物,本以为用不上,谁知道召唤张家的英灵会极速耗费魔力,就连他这样的特殊体质,都不得不开始第一次借助外物恢复魔力了。

“我说,Saber,你不是很怕你们族长吗?那为什么又要特意追着他跑?”

张海客属于张家里能力值很平均的英灵,但到目前为止,因为全神贯注追踪族长,所以还未正式动过手。他感知力很强,遇人则避,如此到了现在,装备物资攒了不少,还收集了不少有用的情报。

“有族长的地方一定会形成无人区!你说我为什么要偷偷跟着他?保留实力,看最后有没有可能在族长手下多挣扎几分钟,万一能打得过呢?做为英灵,梦想还是要有的。”

黎簇:“切……”

他突然想起什么。

“不对啊,据我所知,这一次的御主,除我以外,没有人有这么大的魔力储量,依你所说,张家的从者都极度耗魔的话,到底是谁能够供得起你族长?供魔不够的话,他的能力也会被大幅削弱吧?”

张海客脚下一顿,突然站住不跑了:“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黎簇从他肩头跳下来,补充了一口水分,查看了接下来的安全区的位置。

 

解雨臣戴上了墨镜,躺在车后座假寐休息。

Rider霍秀秀的骑乘技能是固有技,几乎完全不用耗费魔力,在移动工具彻底报废之前,他们的机动力就是全区无敌的。

Caster黑瞎子几乎完全看不见,他用特殊的观测魔术代替视力,还给车子套了个固有结界域。

而在他们这一组中,真正的输出人员却是身为御主的解雨臣。在由秀秀给他加速,黑瞎子给他加攻防的助力下,他负责在遇敌时上前近身肉搏。

正午时通报的死亡35人中,霍秀秀碾死一人,黑瞎子的魔术弄死一个,而死在解雨臣手上的,则高达八人。

解雨臣不是从未沾过血,但这么短时间的疯狂收割人命,还是第一次。他身心俱疲,暂时将一切事务都交给了两个从者,趁着正午炎热,人类活动减少,稍微歇息片刻。

霍秀秀咬着棒棒糖,单手扶着方向盘,连路都不用看。安全区缩减通知又出了,她花了两秒钟策划了一条最短路线,径直开过去。

两分钟后,进入了安全区。

只不过意外也就在此时发生了。

车前方五米,有个穿着一身黑的男人挡在路中,还背着一个人。

黑瞎子打了个喷嚏,没有感觉到魔力波动,对秀秀说:“抱团的散兵,碾压吧。”

秀秀点了点头,油门一踩撞了过去。

变故也就在这时发生——只见那奇怪的男人突然踏地,飞跃而起,轻盈地跳到了向他极速冲撞而来的车顶。原本就被秀秀的魔力侵蚀,并不太坚固的金属车顶轰然巨响,居然凹出了两个极其骇人的脚印。

解雨臣这时候也醒了,将火力最猛的武器拿在了手里。

“从者!”

秀秀都快要傻了。

黑瞎子还有判断能力:“我的妈啊!是狂战!他身上怎么没有魔力?!到底是哪家的英灵?!”

车顶的凹陷更深,很快便被强行捅破,因在高速行驶中,呼呼灌入的大风将解雨臣最后的一句话吹得支离破碎——

“不应该……他一直都……怎么可能……是狂阶……张起灵……”

 

“击杀、2号,存活者、14人。”

云彩听到通报,脸色巨变,一脚急刹车踩下来,胖子从后排直接滚到了前排。

“妹儿?怎么了?”

云彩脸色很白,她的魔力不强,魔术运用也不出色,但天生的直觉力强得匪夷所思。

“Archer,出现了,异端。”

胖子没放在心上。

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总击杀数是最多的,有17个。

弓阶Archer独有自由行动的能力,他们的计划是在最后的御主对决中,分开行动。云彩车技彪悍,也一直在伪装Rider,可以用这个优势麻痹敌方,取其不意而胜。

但云彩直觉很不好:“计划改变一下,Archer,我以一大言灵咒令命令你,绝对不能离开我身边、以二大言灵咒令命令你,绝对不能离开我身边、以唔——”

胖子立刻出手捂住云彩的嘴,他这才知道云彩是来真的。

“三言灵别都用光啊!我答应你,绝对不离开你身边!还有最后一次咒令,用在更加有用的地方吧?”

云彩的眼泪掉下来。

因为她预感,这次不一次用光,就再也用不上了。

 

吴邪醒过来的时候,浑身像是被人打了好几顿一样的痛。

很早以前,爷爷就告诉过他,吴家的御主用得最好的职阶是枪阶Lancer,而且吴邪天生体内魔术回路纤细,魔力弱,根本不适合参加圣杯争夺。

再加上这一次的选拔与普通人的绝地求生混杂在一起,情况更加复杂。

吴家原本要来的御主是吴三省。

吴邪是偷了三叔的手册和圣遗物,擅自跑出来的。

而他歪打正着召唤出来的从者——狂战士——张起灵,又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张起灵是英灵世族张家的族长,圣杯争夺战以来仅出现过两次,并且都不是作为一人之从者出现。要召唤他,需要耗费的魔力极其可怕,一人之力根本做不到,所以都是以一群人做支撑,才能请得动他。

张起灵是特殊职阶英灵,此前,一次作为救世者,一次作为裁定者参战,毫无疑问都是力压其余六人。

用黑金刀召唤,不一定会是他本人,吴三省本意是召唤枪阶黑瞎子或者剑阶张海客的。哪知道吴邪能有这样逆天的,也不知是好还是坏的运气,居然成功召唤出了黑金刀的主人本尊,虽然是用了狂阶强行召唤……

作为裁定者出过战的张起灵,本应是具有历届圣杯争夺战的记忆的,但变成狂阶之后,他就理所应当的失忆了。睁开眼感觉魔力不足,就理直气壮地按住御主,强行交换了整整两分半钟的唾液,要不是因为安全区变更警告不停的闪烁,会直接继续强行交换更加不可描述的体液也说不定。

张起灵就抱着吴邪,在最后三十秒狂奔进入了安全区。

然后……

然后吴邪就被从者按在地上补了一顿好魔。

补魔完毕,张起灵才勉强满足,此时又到了安全区变更时间,于是又是一阵飞速迁移。

极速移动自然是需要耗费魔力的,于是二人就进入了以上过程的循环中。直至遇到正面撞上来的解雨臣一组,循环才被打破。

吴邪扶着腰咬牙切齿:“三、三十多还不到四十小时,我居然被做、做了……”到后来记忆模糊,根本数不清有多少次……

张起灵背着他,慢慢地行走在这一次视野开阔的安全区中,远远看见了有个人影,蹲身捡起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块,甩了过去。

吴邪的颈环闪了闪,机械女声通报:“击杀、11号,存活者、3人。”

吴邪:“……嗯?”他突然清醒了,“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还有15个活人?怎么我睡一觉就只剩三个了?”

狂战士张起灵不说话。

吴邪:“才三个人活着,那就是御主也有死了的?这么凶残啊……”

背着昏睡的御主,单挑了解雨臣那种一御二从的开挂般的存在,并且终于将能够看得到的活人全都击杀的狂战士张起灵,疑似深受狂化影响,还是不说话。他把吴邪放下来,扶着他的肩,用黑得深邃的眼睛凝视着对方。

吴邪:“……又来?”

张起灵凑上去,含住了吴邪的嘴唇。


#从者不算人类,所以不计入击杀和存活数#

#补魔拉灯……嗨呀!狂战士的补魔!有什么好写的!就是很直接的那种啊!大家意思意思脑补一下就行啦!#

#通贩:《列车号PX817》 (《嫁不出去》+《夺神》+《把持不住》)#

评论 ( 30 )
热度 ( 360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