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咸鱼传(41)(云雷祭琮)

**传说中的人物与传说中的山,咸鱼翻身动如禽兽身手如风哥、体质聚邪邪以及终于开始露一手的原创人物的故事!OOC惯例!

**瞎几把写探险,地名可考但内容全是编的谢谢!

**ok?


《云雷祭琮》


(41)

舟山是群岛,中心的几个面积大的岛都发展得很快,人流量不小,但也有离陆地远,靠外围的小岛人迹罕至。小岛面积过于有限,也创造不了太多的经济价值,最多就是供一些海钓爱好者歇脚,或是有些采风的游人会来摄影。但这样的人也不多,毕竟风景好的小岛不止一个,别的还离陆地近,来回折腾都省事。

张海客一开始选定驻扎点,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这个还可以勉强称为“岛”的小岛屿出发,深入东海的途中还能遇见几个屿,如有意外,这些屿也能作为暂时的落脚点。

他们原本还打算雇佣两个老道的渔民做向导,但人家一听他们要干的事儿,只翻了个白眼说他们发神经,转身就走,连钱都不能挽留——他们要在茫茫东海中,寻找最大的蜃气区,俗称,海市蜃楼。

没有向导,就只能瞎找,这才有了分队行动的计划。因着张家的人对幻觉的抗性比较高,所以每个队伍里都会有至少一个张家人,安全系数可以说是非常高了,就算没什么收获,也不至于出大事故。但就是这样精心安排了,也还是发生了一队人全部失联,再去寻找还是失联,最后搭进去两个头头——张海客和王盟都不是一个方向出发的,居然也都失联了——这样的重大事故。

黎簇扶着吴邪的手臂下船的时候,就发现最远处的帐篷区吵吵嚷嚷,气氛十分紧张。

白蛇个头很高,在人群里相当显眼,他似乎是在与人吵架,表情很凶恶,然后突然后退了几步,似乎是被人搡了出去。黎簇这时候果断掏出了家伙,一枪打在了其中一个人脚后跟的沙地上。

吵闹的人群顿时安静如鸡。

“黎、黎哥来了啊……”

“别吵了!快闭嘴!黎哥来了!”

营地里还有几个张家人,从始至终都没搭理这些伙计内讧的事,坐在海边的一块大礁岩上,泡脚的泡脚,抽烟的抽烟,还有个拿着手机玩自拍的。他们听见枪声,漫漫地飞了个余光过来,结果就看到了把手揣在袖子里的张起灵,跟在吴邪身后跳下了船。

“族长!握草……快别抽烟了,赶紧的掐了!”

“我鞋、诶我鞋呢?操你把我鞋踢海里去了!娘的老子光脚见族长啊,日!废了你!”

“别打,哎呀,你们能不能先别打!先下去,不然我要掉进海里去了!”

一群人比吴家的伙计速度快多了,好十几条大长腿往吴邪眼前一杵,排头的一个先把碍眼的黎簇往旁边一扒,才对着吴邪和张起灵打招呼道:“族长,族长夫……”

张起灵:“咳嗯。”

“哦——嗯。”

吴邪:“……”他其实和这些张家的人直接接触得不多,相处起来总觉得拘束,也就懒得计较称呼的问题,“小哥你留着吧,我过去那边看看。”

这时一阵风刮过,把吴邪冷得一哆嗦,他又看了张起灵一遍,让后面一个伙计从行李包里把他的围巾取出来。拿来后一条自己戴着,一条缠在张起灵脖子上,裹得严实了,才放心和黎簇走开。

白蛇迎着吴邪走过来:“你过来做什么?赶紧回去。”

吴邪就笑:“看样子,是出了大事儿吧?我怎么能够走呢?王盟人呢?”

“失联了。”

吴邪点点头,脸色冷下来。

王盟一直管着这边的人手,他一失联,可不就要乱起来。吴家从吴三省吴二白手里留下来的伙计,都是能够独挡一面的厉害角色,当年跟过吴邪去长白山接人的,但后来人员来往变动,不少老人都金盆洗手了,新人多是由王盟和黎簇负责,对吴家的忠诚度没那么高,能力也还不够出类拔萃,就是有各行业新人的通病,心倒是很大。吴邪从2015年之后就渐渐隐退了,名声渐渐变成了传说,越传越玄乎,也就不真实起来。现在不比以往,信息迭代太快,黎簇的凶名又够响,慢慢的,很多新生代就仅仅是听说过吴邪,至于信不信他的那些事,就不好说了。

白蛇虽然是吴二白那边的老人,也跟过吴邪很长的时间,但之后并没有在这边的盘口现过身,今天这么出来,没一个人把他放在心上,谈不上尊重不尊重,也就肆无忌惮地动了手。白蛇脾气也不是好的,不过是见黎簇已经到了,才没有当场发作。可是火气确实是被激起来了。

黎簇带来的人都是他自己的心腹,一般都是保护吴邪居多,几个人冲上去就把嚷嚷得最起劲的几个刺儿头揪了出来,压到黎簇面前。

那几人原先还挺狂的,这时候看见黎簇,立马就怂了,说话时嘴皮子都打颤。

“黎、黎哥,我、我不是……”

“你不是,你没有,那你倒是给我哭啊?”黎簇用枪口拍了拍那人的脸,“老子不过来,你们就准备翻天了啊?最近是吃了什么好吃的,熊心豹子胆吗?啊?!”

那人头上的冷汗刷得冒出来了,“哇”的一声真的哭了出来。

旁边几个人也大气都不敢出了,哆哆嗦嗦趴在了地上,生怕黎簇一个发宝气,就把他们打成筛子。

“好了,都把人骂哭了,行了吧。”吴邪觉得好笑,这时知道哭,先前又干什么去了?“有趴在地上哭的时间,不如快点去做事,将功补过吧。”

黎簇冷哼一声,说:“听见了?还不赶紧滚去做事!”

那几人这才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跑远了。

这边,张起灵被几个张家人围着,就眼下的情况做详细了解。

“张海客倒霉了。入春水汽变多,风向变化很诡异,他和王盟不是一个方向出发的,都没了下落,估计是入了蜃气区出不来了。”

“我们最远接近过琉球,再过去会被日本发现,所以退了回来,当时去天气比较好,云层高,海面上什么都没有。”

“现在的问题是,蜃气区一直在移动,我们没办法找到,靠运气进去了,看现在的情况,也无法把消息传递出来,很麻烦。”

张起灵:“嗯。最先失去联系的人是走哪个方向的?”

几人相互确认了一下,回道:“偏北。”

张起灵就说:“那就没错,他们是在蜃气没有扩散时误入的。收拾装备,准备出海。”

“嗯!”

吩咐完,张起灵就准备回到吴邪身边去,但是一迈步,却没能走动。

张富贵拽住了张起灵的皮衣,目光远远地望向黑云逼厌的海天交界线。

他第一次出海,有点儿晕船,下来的时候就落在了最后,没看见黎簇开枪,也没见着其他张家人一开始慌里慌张不甚严肃的样子。下船之后,首先就注意到天气不好,头顶的云层很低也就罢了,远处海上的云既低,颜色还是鸦黑的,十分可怖。

海边的风也大得超乎了张富贵的想象,还夹着股涩苦涩苦的腥咸,迎风站着,眼睛都很难睁开,硬是睁开了,也像是被迎面洒了几把盐,刺得眼珠子生疼。

也就是这样糟糕的环境,让张富贵察觉到了怪异。他望向一般人看不见的远方,那里的光线非常非常暗,白天也跟深夜一般。又顺着风声听到了一些声音,不是很清晰,但确实有人类可以理解的内容。

“族长,这里有点不太对,”张富贵侧脸朝向大海,耳朵微微一动,“我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真不是我要撞梗,明明是我先写!(别当真)#

#这一段主要是表现吴邪的←重点#

#通贩:《列车号PX817》 (《嫁不出去》+《夺神》+《把持不住》)#

评论 ( 28 )
热度 ( 271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