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瓶/莫毛/影日/佐鸣/轰出/盗笔剑三全职运动番小英雄❤废柴文手/混乱邪恶杂食系/一腔热爱都填了脑洞

咸鱼传(31)

后面备注太长,把广告放前面了= =

通贩:《列车号PX817》 (《嫁不出去》+《夺神》+《把持不住》)

(11)

酒吧之约,最后还是被吴邪应下了,他毕竟有求于人,心里再不愿意,也总是要妥协的。

只是在去之前,还是先让黎簇打听了一下那间酒吧到底有什么背景。

谁知道黎簇一听,脸色大变,抱住自己的胸说:“老大,你别是想让我去那儿吧?!我不去啊!你自己去!那里就适合你去!”说完,转眼看见了坐在旁边的张起灵,立刻又改口,“不不不!那里你也不适合去,咱们手下可能派不出能去的人……”

吴邪不解:“什么能去不能去的,那酒吧规矩这么大?”

黎簇把脑袋摇成拨浪鼓:“不是,那、那是有名的gay bar啊!”

吴邪睁大眼:“什么吧?”

黎簇:“同性恋酒吧!”

张起灵:“……”

吴邪默然,过了会儿才说:“我应都应了,现在说这些没用,到时候小哥陪我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那酒吧背后有什么背景没有?”

黎簇:“有。那间酒吧的背后老板是四九城里的一位官家小姐,母家有钱父亲有权,要不是因为是个拉拉,就可以说是二代圈里的头头了。”

吴邪了悟地点了点头,又问:“因为是女同性恋,所以当不了二代圈的头头了,那她现在是什么?”

黎簇:“二代圈里同性恋的头头。”

吴邪:“……”

因为之前发生了被人袭击的事,所以吴邪这次出门也不能只带张起灵一个,可是那地方又确实特殊,伙计们也别扭,选来选去,就让黎簇、苏万,再加一个张富贵一起去。

张富贵:“我不想去啊,我不喜欢男人呀!”

地点约在酒吧,时间也就不可能是白天,当日九点过后,一行人才终于慢吞吞的达到酒吧大门口。

黎簇几人属于便衣保镖,不跟着吴邪一同走,进去之后就各自找地方安顿。

吴邪带着张起灵进去,跟吧台的调酒师报出罗珺的名号,立刻就有人来领着他们去了里面的小隔间。

这酒吧没有全封闭的包厢,隔间也不过是隔断了视线,大厅里的音乐够响,从根本上就杜绝了隔间之间相互影响的可能性。吴邪走进隔间,发现罗珺早已经等候在了那里,而且仅仅只有他一人,随行秘书和保镖都不见踪影。

罗珺见吴邪来了,立刻露出笑脸,给吴邪让出里面的宽位。吴邪也不推辞,擦身坐进去,跟在他后面的张起灵却没这个待遇,被罗珺挡在了外面,与他两个人一起坐外侧的硬凳。

罗珺叫来服务生,点了一杯鸡尾酒:“这是小傅给我推荐的,说是她店里调酒师的招牌,度数不高,口感偏甜。我记得你爱吃桂花酥,就让调酒师在里头加了一点儿糖桂花,等会儿来了,可要给点儿面子尝尝。如果觉得不好喝,我回头就去砸了小傅的招牌。”

吴邪感觉有点奇怪。他可还记得这姓罗的上一次说过要追求他,没想到这人这么直接,明目张胆的讨好人,偏偏做的点到即止,让人别扭之下,又生不出太多厌恶。

不过有件事,还是要先说清楚的。

吴邪:“罗先生,上一次的事情……我家小哥也不是对你有恶意,只是因为当时情况紧急,他有点着急上火,才会错手打到你,实在是对不起。”

罗珺笑着摇摇头,似乎是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被揍成猪头的事:“我知道的,当时情况特殊,没什么关系。不过——”他侧身从背后的公文包里取出几张资料文件,放在吴邪面前,“那些人已经进去了,都有案底,最少的要蹲一年,最长的是三十年,他们的老大目前在逃,不过全国通缉令已经发出,他跑不了多久。”

“……”吴邪哑然,他拿过文件,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你……”

罗珺笑着看着吴邪道:“我喜欢你,自然不可能让别人动你,如果这么点儿小事儿也摆不平,那我读这么多书,做到现在这个位置,又有什么用?”

这些人都是外八行的,为的也是吴邪身上的秘密,一旦被捕,难保不会把消息传到上面去。

罗珺知道吴邪担心什么,补充道:“关于你的任何事,都不会留下记录,大可以放心。虽然买不了一环的别墅,但只要是在北京,你的安全就是绝对的,这个胸脯我还是拍得起。”

吴邪无言以对,他下意识的看向张起灵。

这个习惯是多年养成的,在吴邪拿不定主意,或者觉得不安的时候,他就会看向张起灵。只不过有一段时间,即使他去看了,身边也并没有这个人。

这动作自然也被一直关注着吴邪的罗珺看在眼里,他嗤笑了一声。

张起灵抬起眼,盯着罗珺,罗珺也不示弱,凭着让他盯。一般人扛不了几分钟张起灵这种几乎带着重量的视线,但罗珺偏偏能,他从没见过血,身上没有半分杀气,但也身经无数大场面。

少年时,罗珺的父亲就因下派抗洪而牺牲,成了烈士,罗珺被铁血老爷子亲自调教长成,只有不停的被人指责长得太慢,恨不得一夜能够顶天立地,继承老爷子的肩章,担负起整个罗家。他从不对人施放恶意,却遭受过数之不尽的暗中袭击,扛点杀气还真不算什么。

张起灵站了起来,俯视着罗珺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罗珺也跟着站了起来——他身高接近一米九,比张起灵高出小半个头,竟然还隐隐有了些压迫感:“我想要什么,跟你没有关系。”

这两个人眼看着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吴邪赶紧站出来,把张起灵拉开,劝解道:“有话好好说,怎么突然就……”

张起灵打断吴邪的话,对罗珺说:“把声音关了。”

吴邪一脸茫然。

罗珺却笑了。

张起灵说的是这间酒吧的背景音乐。从进门开始,音乐就是一首歌的单曲循环,吴邪没注意这么多,也根本没有听懂这首不算舒缓的粤语歌,但是过了这么一段时间,张起灵已经听够了。

吴邪:“什么声音?你们两个能不能正常一点!还有,罗先生,我觉得还是跟你说清楚比较好,我和小哥是……”

罗珺把手指比在自己嘴上,让吴邪不要说话,然后握着吴邪的手臂,把人拉到大厅里:“我以为第一个发现的会是你。”

这间酒吧是gaybar,但罗珺也是第一次来,他与傅家有些关系,于是拜托酒吧老板傅小姐“清”了场,今夜里来的都是圈子里有些身份的,相互之间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这些熟客看到罗珺拉着人出来,都给了笑脸过来,接着就去各自谈笑了。

罗珺把吴邪拉到大厅侧面的小舞台边,请他坐在侧面的高脚凳上,自己则是跳上了台,和DJ打了招呼,拿起了话筒。

“我现在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吴邪,”罗珺看着吴邪,眼睛在酒吧舞台绚丽的灯光下,泛出潋滟的光芒,“本来是想要等你来发现,没想到……呵呵,不过也无所谓了。”

吴邪隐约猜到什么,惊讶得嘴都张大了,说实话,他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追求。

音乐暂停了一秒,接着又响起,和之前的旋律没有区别。

罗珺单手握着话筒,开口唱歌。也不知是不是受过精英教育的公子都是这样,罗珺说话声音好听,唱歌也好听,吴邪没听过这首歌的原唱,却发自真心觉得这姓罗的唱得很专业。

听到一半,吴邪的手机一震,黎簇发来的信息:“吴老大,苏万刚查到的,粤语歌,《天地不容》,你还是赶紧看看歌词吧!”


#《天地不容》,胡鸿钧演唱。歌词如下:

既是如此冷静 为何动了情

每次快哭泣 我会合上眼睛

似是前生注定 为寻觅着你身影

名字身份声音个性 串起这宿命

一生都冷清 让我一次任性

急速心跳声 睡去的 都要苏醒

难道天空海阔 没寸土容纳心声

为着等你回应 全城亦要为我安静

难道天边海角 没处可逃避黑影

敢跨过悬崖绝岭 以生命成就爱情

结局尘埃已定 仍怀念过程

细节已冰封 错对没法说清

既是前生注定 愿陪伴着你身影

迷路终可找到引领 漆黑也会有星

一生都冷清 直到失去耐性

急速心跳声 睡去的 都要苏醒

难道天空海阔 没寸土容纳心声

为着等你回应 全城亦要为我安静

难道天边海角 没处可逃避黑影

想起你明明在笑 我总是红着眼睛

难道天空海阔 没寸土容纳心声

为着等你回应

全城没有别个比我坚定

难道天边海角 没处可逃避黑影

敢跨过悬崖绝岭 这感动原是爱情

#

评论 ( 76 )
热度 ( 336 )

© T_theresa | Powered by LOFTER